E小說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章節目錄第2495章 一個都走不了!
    驚恐之色只在這名化玄境初期修者的臉上停留了一瞬,便是永遠地凝固住了,一道黑綠之氣瘋狂涌動之下,所有人都是下意識地退了一步。

    “中……中毒了?”

    其中那名圣階低級的煉脈師顫聲出口,卻是壓得極低,似乎生怕被某個存在聽到一般,但那內心的恐懼,卻是再也揮之不去。

    很明顯那名身材已經變得僵硬,滿臉黑氣的化玄境初期修者,是在這頃刻之間就中了一種極其厲害的劇毒。

    想到那些關于蒼龍帝后的傳說,所有人都是心有余悸,暗道那化玄境初期的修者還真是禍從口出啊,這樣的話語,又豈能拿到明面上來說?

    場中這些碧雷城的修者們,自然有一些心存厚道之輩,但常年在大陸之上摸披滾打,早已經煉就了一身的圓滑,并不會輕易去得罪那些實力比自己強的修者。

    剛才云笑所說固然是讓人義憤填膺,但那化玄境初期的修者明顯是忘了,就算他心中如何不屑厭惡,從鳳棲宮出來的絕世天才,也絕對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現在看來,何止是不能抗衡,那簡直就是不堪一擊啊,甚至沒有人看清楚雪棄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施展的劇毒。

    畢竟那化玄境初期的修者,剛才離雪棄幾有數百丈,而在如此遙遠的距離,還是被一擊致命,這樣的手段,絕不是一些化玄境中后期修者所能做得到的。

    這些九重大陸上的修者們,已經修煉到了圣脈三境的層次,就算是沒吃過豬肉,總也看過豬跑的,至不濟也該是聽說過的吧。

    蒼龍帝后陸沁婉出自毒脈師家族陸家,乃是當今陸家最為耀眼的人物,比起陸家族長陸絕天的名頭來,都還要大得多。

    相傳陸沁婉的毒脈之術,已經是九重龍霄第一,哪怕是心毒宗宗主楊問古,還有萬素門門主姬文昌,在毒脈之術的造詣上,都差著陸沁婉一籌。

    就這樣一位號稱九重龍霄毒脈之術第一的強人,所教出來的弟子,又豈會是易與之輩?看到這一幕的眾人,對于雪棄的手段,無疑又多了幾分了解。

    “難道他也和那云笑一樣,達到了洞幽境巔峰的層次?”

    一些心思敏銳之輩,看著那個滿臉漆黑如墨的化玄境初期修者,不由喃喃出聲,暗道如今的九重龍霄年輕一輩,到底是怎么了?

    要知道以前的九重龍霄,公認出天才最多最快的地方,就是蒼龍帝宮的龍學宮了,但其中最為厲害的一名天才洛堯,似乎也才剛剛突破到洞幽境初期不久吧?

    就那樣的絕世妖孽,還是蒼龍帝宮主宰蒼龍帝的弟子,以往的時候,洛堯的大名那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可是眼前此刻,無論是剛剛強勢重傷帝宮所所司云雷子的云笑,還是那個一出現就極為驚艷的鳳棲宮天才少女雪棄,表現出來的實力,都比洛堯要強了不止一籌。

    這樣的事實,簡直顛覆了諸多圍觀修者的修煉觀,尤其是看到那一男一女年輕得不像話的面孔之時,他們更是有一種郁悶和憋屈。

    可笑他們修煉了數十上百年,甚至是幾百年的時間,卻依舊在初入化玄境的層次搖擺不定,人家就已經走到洞幽境的頂峰了。

    達到圣脈三境之后,別說是大階之間的突破了,就算是你想要突破一重小境界,都還得看機緣和運氣。

    很多人都是一輩子困在某一個小境界,終生不得突破,事實上這才是大陸修煉界的正常現象,像云笑和雪棄這般的妖孽天才,都只能算是個例罷了。

    但偏偏在這小小的碧雷城之中,今日就出現了兩個,無論是云笑還是雪棄,表現出來的實力,都是遠超這些老一輩修者的逆天。

    想到這一點,諸人雖然心中頗多情緒,卻又有著一種另類的期待,那就是妖孽如云笑和雪棄,到底哪一個才能取得最終的勝利呢?

    自從知道了雪棄的名字,想起她是從鳳棲宮而來的時候,眾人心中就沒有那么多糾結了,剛才雪棄口中那古怪的一聲“好弟弟”,恐怕也是一種另類的嘲諷稱謂罷了。

    這一個滿大陸如雷貫耳的帝宮通緝要犯云笑,一個蒼龍帝后最為得意的弟子,若是對上的話,擦出的火花,絕對是前所未有的精彩。

    或許在這些圍觀修者們的心中,像云笑這般的絕世妖孽,蒼龍帝宮也只能派出同樣年輕的天才將其收拾,才算是對得起蒼帝宮的身份吧?

    若是云笑真的被蒼龍帝宮派出的至圣境巡察者擊殺,那未免太過無趣,豈不是從側面說明,在年輕一輩的培養上,蒼龍帝宮并不是大陸一家獨大的?

    此刻雪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注定了這是一場龍爭虎斗,自剛剛雪棄表現出那一手之后,所有人都不再是只看好云笑了。

    從蒼龍帝宮出來的修者,一向比外間的修者更有優越感,這是建立在他們的戰斗力,遠超同等級修者的基礎之上,也是他們最大的底氣。

    在眾人心中,如果那一男一女真的都只是洞幽境巔峰修為的話,那雪棄的贏面至少也要占個七八成。

    畢竟云笑名頭的崛起,不過是在最近一兩年的時間,但蒼龍帝宮卻早已經在九重霄稱霸了數百年之久,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只是這些圍觀修者們并不知道的是,曾經在云笑修為還在雪棄之下的時候,就已經擊敗過雪棄兩次了,那兩次的戰斗,都是以弱勝強。

    或許并不能稱之為以弱勝強,云笑比雪棄差的,只是那一點點脈氣罷了,不管是對脈技的掌控,還是對雪棄手段的熟悉,才是他能克敵制勝的關鍵。

    “嘖嘖,看來我還真沒有說錯,這么長時間過去,你的心性依舊如此狠辣!”

    看著那邊一臉漆黑倒地的化玄境初期修者,云笑并沒有太過在意,只是臉上浮現出一抹感慨之色,說出來的話,依舊蘊含極其強力的嘲諷。

    只是云笑心中清楚,當年商家滅門之禍這件事,就是雪棄心中最大的一根刺,就算她口上不承認,心底卻也不愿意別人來揭開這道瘡疤。

    可以說剛才那個化玄境初期的修者,是揭開了雪棄的逆鱗,如此身死也算是在情理之中了,也只有實力在雪棄之上的修者,才能在她施展的劇毒之下逃得一條性命。

    “死到臨頭,還要逞口舌之利!”

    雪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狠戾的兇光,其后伸出手來指向云笑,聽得她繼續說道:“今日不僅是你,這碧雷城聽到此事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活著離開!”

    “什么?”

    聽得雪棄這狠戾之言,云笑還沒有如何,但是那些在遠處圍觀的普通修者們,卻是臉色大變,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什么。

    嗖嗖嗖……

    一想到那個可能,不少身影在聽到雪棄話語之后,都是迫不及待地身形掠出,朝著城外急掠而去,似乎是生怕走得慢一步,就要死于非命一般。

    剛才雪棄已經展現出了自己超乎常理的毒脈之術,一個化玄境初期的修者,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來,便被生生毒殺,這是何等的可畏可怖?

    沒有人知道雪棄殺掉云笑之后,到底會如何對待自己,會不會真像她所說的那樣,不放任何一個人離開,因為他們都聽到了某個特殊的秘密。

    這些年來,諸多修者也曾聽過蒼龍帝宮的強者們,動轍滅人滿門的隱事,雖然沒有親眼所見,但僅僅是屠城,像雪棄這樣的鳳棲宮天才,也并非沒有做不出來的可能。

    或許對于蒼龍帝宮來說,區區一個碧雷城,比起雪棄來真的半點也沒有可比性吧?

    尤其是那位鳳棲宮主人,若是用全城性命換雪棄的心情,恐怕也會毫不猶豫的。

    更何況若是雪棄將滿城修者的性命都給收走,又有誰會知道這到底是哪個干的呢?到時候以蒼龍帝宮的強勢,顛倒是非黑白,只是一件再容易不過的事情罷了。

    “真是急著找死,神仙也攔不住!”

    見得那些朝著外間掠出的身影,雪棄的眼眸之中不由閃過一絲不屑之光,口中的輕聲,讓得那些未動的圍觀修者們,都是臉色劇變地若有所思。

    云笑自然是早就感應到了一些端倪,卻并沒有出言去提醒那些掠身而出的修者們,這各人有各人的緣法,閻王若是非要讓你三更死,那絕不可能留人到五更。

    在云笑看來,那些急于想要逃出生天的修者們,就是雪棄用來震懾余人的棋子,而且這種震懾效果,應該很快便要出現了。

    “啊!”

    再過片刻,首先一道慘叫之聲傳來的時候,讓得原地未動的諸多修者們,臉上的驚懼更加濃郁了幾分,尤其是看到那慘叫聲主人倏然身死已經無力往下掉的時候。

    哪怕是隔著這么遠的距離,這些最少也是化玄境初期的修者們,都能看到那人臉上的一片漆黑之色,明顯是和剛才的某人一樣,身中劇毒而死了。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