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狂探 > 第581章 還有心思把妹?
    “崔麗珠?當然認識了!”馬老旦毫不猶豫地回答,“那可是我們張平街的頭馬,技術最好……嗯……”

    馬老旦差點說出了他們的職業,趕緊閉了嘴。

    “那……你能不能幫我找到她?”趙玉急切地問道。

    誰知,就在趙玉著急問話的時候,從外圍忽然走進一隊身穿制服的警員出來。這隊人的身份應該不低,剛一進入,旁邊維持秩序的民警便趕緊跑過來匯報情況,言辭甚為恭敬。

    聽完之后,這些人徑直走向趙玉,其中一位領頭的老警員不客氣地沖他問道:“喂,你是干什么的?有人說你剛才自稱警察,你是哪個分局的?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警官……”誰知,早先那位灑水車司機又忽然冒了出來,對眾人說道,“本來,是我的灑水車撞了面包車,可不知為什么,這位自稱警官的先生又把他們打了一頓,然后又冒出倆不穿衣服的,然后又過來另一輛面包車,他們還打了起來……”

    “好家伙,你語文是胎教嗎?”旁邊的馬老旦打趣道,“難怪開一輩子灑水車!不過……我可得好好感謝你一下,要不是你撞了他們,我現在可能已經被他們滅口了……”

    “住嘴!”趙玉喝令一聲,然后轉回頭沖眾警員說道,“我是中央特別調查小組的!”趙玉掏出自己的證件,鄭重其事地說道,“我正在調查一起案子!而且,我的汽車被這幫人給撞了,他們還肇事逃逸!我跟他們理論,他們又出手打人,所以我就把他們全都打了!”

    “嗯……”眾警員撓頭,那位老警員揚起嘴角問,“你是不是也出車禍了?你說的都是什么意思,我們怎么聽不明白?”

    “就是……什么中央特別調查小組?”后面一位小警員笑道,“這頭銜聽上去很嚇人啊!我怎么沒有聽說過呢?呵呵……”

    他這么一笑,眾人全都跟著忍俊不禁。

    趙玉扭頭瞅了小警員一眼,冷冷地回了一句:“我不光是頭銜嚇人你信不信?要不,你告訴我你的警號,試一試?”

    “什……什么……”小警員一愣。

    “喂,說什么呢?”老警員不干了,“我現在懷疑你冒充警察!你呀,還是先跟我回警局解釋解釋去吧!”

    說著,他從腰間掏出了手銬。

    “對啊!”小警員見老警員撐腰,急忙硬氣地說道,“剛才有人看到,是你把這些人打傷的!你打人本就不對,還敢這么橫?沒準兒,你是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吧?”

    “好,好!那我不橫了……”趙玉笑著抄起電話,直接給晉安省的省廳副廳長辦公室掛了一電,“喂,是廳長秘書嗎?我要找陳建國廳長,我是中央特調組的趙玉,你一說他就知道了!”

    看到趙玉竟然直接把電話打到了省廳,這幾位警員登時變了臉色。

    “喂?陳廳長嗎?我是小趙兒,對……我還在晉平查案子呢!不過,這里有幾個警員在找我的麻煩啊!”趙玉瞅了瞅老警員,問了他一句,“喂,你們是哪個分局的?”

    這一下,老警員不敢說話了,眾人全都鴉雀無聲。

    “啞巴了你?說話啊?哪個分局的?”趙玉一瞪眼珠子,眾警員驀地嚇了一個哆嗦。

    “好!好!”說著,趙玉直接把手機遞給了他,“快,陳廳長找你!”

    “陳……廳長……”老警員的腦門已經冒了汗,作為普通警員來講,他們哪里接觸過這么高級的人物?他哆哆嗦嗦地接過電話,待聽到里面傳來廳長訓話之后,他趕緊立正站好,口中連連稱是。

    掛掉電話之后,他整個人都快癱了。

    “不……不好意思啊,特派員同志!”老警員立刻換了臉色,點頭哈腰地對趙玉說道,“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還望您不要怪罪!這里有什么事情,您盡管吩咐……”

    “還特派員!我又不是特務!”趙玉冷哼道,“是特別調查員好不好?我剛才已經跟你們說過情況了!這些……”他指了指那些被他打得慘不忍睹的打手說道,“這些人撞了我的車子,肇事逃逸,而且還涉嫌違法拘謹他人!所以,必須統統帶回警局審問!”

    “呵呵,你們警方做得可真是出彩啊!”趙玉陰險地揶揄道,“看見了嗎?我剛才明明已經示意過他們,我是一個警察了!可是呢,他們卻拿著棍子就過來打我,我不自衛行嗎?行嗎?行嗎?”

    趙玉的聲調一個比一個高,嚇得眾警員冷汗直冒,脖子直縮。

    “是!是!您說得對,說得對!”老警員一面阿諛奉承,一面沖手下命令,“聽見沒有?全都帶回警局!一定要嚴肅處理!”

    這一次,警員們再沒一個敢多嘴的,趕緊七手八腳地給那些打手帶上了手銬。

    “那……那我呢?”馬老旦沖趙玉央求道,“您看,我跟我女朋友都這德行了,要不,我們先回家喝碗涼茶壓壓驚去?”

    “去你奶奶個熊!”趙玉直接懟了回去,“你是當事人,你不回去錄口供怎么行?走!”

    ……

    十多分鐘之后,趙玉跟著眾警員來到了當地分局。

    他們人還沒到,市局領導的電話便已經打過來了。緊接著,分局局長亦是高度關注,甚至親自站在分局門口迎接。

    趙玉心里一陣得意,特調員的身份雖然沒有什么實際權力,可是名頭卻是真響,簡直就是一個裝逼利器!

    分局局長當即批評了那幾位警員,然后對趙玉表示,一定會好好重視此事,對那些不法分子嚴懲不怠。

    本來,趙玉準備了一大堆敲竹杠的話,想要讓那些打手們賠他修車錢。可是,由于忽然冒出了一個認識崔麗珠的馬老旦來,他再無閑情逸致去裝什么逼了。

    來到分局沒多久,他便親自找到馬老旦問話了。

    馬老旦畢竟身份特殊,回答問話也是挑三揀四,不敢說錯一句。他只是一再強調,幾天前,他老爸失蹤了,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好吧,既然你不肯說實話,那就讓我來說吧!”趙玉直入主題地說道,“不是你們家出大事了,而是你們集團出大事了!崔麗珠背著你們干了一票大買賣,偷了某人的保險柜!然后,你老爸失蹤!再然后,你們在批發市場的倉庫被警方查抄,龐勇等人悉數落網;再再然后,你又被人尋了仇,差點兒性命不保,對不對?”

    “我的天?”馬老旦聽完就傻了,瞪大眼珠子問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對我們的事情,這么清楚?”

    “和你一起被綁的女人是誰?”趙玉咄咄逼人地問了一句。

    “我……我女朋友啊!認識沒幾天呢!”馬老旦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們倆正在家里玩兒著呢,忽然就被合勝信貸的人給綁票了!這幫人你們也看到了,連件衣服都不給我們穿!多缺德?”

    “那……他們為什么要綁你?唉?等等……”趙玉擰著眉毛喝道,“我靠!你老爸失蹤,倉庫被抄,人也被捉,你丫居然還有心思泡妞兒?你……你夠想得開的啊?”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