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狂探 > 第719章 歪打正著
    “你……你的頭發……變長了!?”趙玉把苗英從地上扶起,幫她擦了擦眼淚,左手卻緊緊拉住苗英的胳膊,生怕她會跑了似的。

    “我說過多少遍,讓你不要疏于練習,不要疏于練習,”苗英卻鼓著鼻子教訓道,“你看你都退步成什么樣子了?剛才我只是勒住了你的脖子,要是我拿著刀子捅你一刀呢?”

    “嗯……”聽到此話,趙玉連忙指著那個面具,答非所問地說道,“你的品位也是越來越差了,你戴個毛利人的面具做什么?反差太大了知道不,其實,我早就知道是你了!”

    “轉移話題吧你就!”苗英擦了一把眼淚,嗔怪道,“自從我走以后,我看你是一次也沒有訓練過吧?你看你都弱成什么樣子了?還是那些下三濫的招數,還是那個混蛋癌晚期患者,你這樣……怎么能讓我放心呢?”

    “老大,是你轉移話題好不好?你最后可是被我給打敗了吧?”趙玉不服。

    “你看不出來,那是我在讓著你嗎?”苗英嘴硬,“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早就輸了!”

    “什么?讓著我?你好好看看那個衣架,砸折了都!這是讓著我嗎?還有……”趙玉一指自己的腦袋,“你擂我太陽穴的那一拳,我可沒看出手下留情的意思來呢……”

    “你……還嘴硬?臭流氓!”

    苗英揚起手臂作勢欲打,趙玉卻臭不要臉地主動把臉貼了上去,陶醉般地說道:“哎呀……已經很久沒有人管我喊過臭流氓了,太舒服了,太親切了,也只有我家喵喵罵出來得最好聽啊!”

    “你!?唉!”苗英又好氣又好笑地嘆了口氣,“真是狗改不了吃那個……臭流氓……”

    “哎呦……你快打我幾下吧,我受不了了……”趙玉越胖越喘地說道,“我想死你的拳頭了!”

    “好啊!”

    苗英毫不猶豫地張開拳頭直接瞄向了趙玉的面門,耳聽得拳風勁猛,趙玉卻愜意地倏閉上了眼,還做出了一副享受的德行!

    苗英當然不可能狠心下手,拳頭在離趙玉鼻梁0.5毫米的地方赫然停住。趙玉睜開眼睛一看,立刻雙手齊上,將苗英第二次抱到了懷里。

    隨后,他轉身一倒,二人便一起摔在了床上。

    “英英啊,其實,我不是疏于練習,而是……我一直在不停地查案子,根本沒有時間啊!”趙玉攬著親愛的苗英,一面用手輕輕撫摸她的臉龐,一面做出了解釋。

    “我聽說了,你去了特調組,還當上組長,還偵破了一件大案子!”苗英亦是深情地望著趙玉說道,“可惜啊,我最終還是沒能跟你一起!真是令人羨慕啊!”

    “對了!”話題說到這里,趙玉急忙抓住苗英的雙手,急切地問道,“你快告訴我,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為什么非要離開我?為什么又大老遠地跑到了新西蘭?這到底是為什么?在蘭丁島上,你到底做了什么?”

    誰知,趙玉還沒有完全問完,苗英卻猛地撲了過來,在趙玉的嘴上狠狠吻了下去……

    苗英的動情,一下勾起了趙玉那隱忍了許久的相思之痛,開始激烈迎合,二人痛痛快快地擁吻了許久,然后便水到渠成般地進入到了下一環節……

    趙玉當然知道,既然苗英能夠出現在自己的房間之內,說明她和大使館的關系肯定不一般。

    既然衣架也砸了,臺燈也碎了,CD機里的《鐵血丹心》也用最大的音量播放了,可是,除了剛才有人過來喊他吃飯之外,使館的人竟然毫無反應,這無疑說明,他們應該知道,現在房間里正在發生什么了吧?

    所以,趙玉也是徹底放松,毫無保留,把一腔熱血全都奉獻了出來!

    大使館瀕臨惠靈頓海邊,在趙玉房間外的房檐上本來停著好幾只休息的海鳥。可房間內猛然響起的劇烈顫動,卻把他們全都驚得飛走了……

    一直到晚上八點多鐘,房間內的異常響動這才終于告一段落。

    此時此刻,苗英一手端著一杯紅酒,另一手端著酒杯,給自己斟了小半杯紅酒。

    “這是79年的白沙威濃!”苗英品了一口,說道,“為了招呼你,我爸特意要我給你捎過來的!”

    “啊?”趙玉一愣,急忙說道,“老丈人給的啊?這么說……”

    “來……嘗嘗吧!”

    苗英把手里的酒杯遞給趙玉。誰知,趙玉因為激動,并沒接過酒杯,而是伸手抓起酒瓶,來了個對瓶吹!

    咕嚕嚕……

    幾口酒下肚,趙玉哦地吐了吐舌頭,咂嘴說道:“這酒……還真特么好喝!替我謝謝老丈人吧!”

    “混蛋,混蛋!”苗英嬌嗔地拍了拍趙玉肩膀,“暴殄天物啊你,這種酒世界上也超不過一百瓶去了!要是被我老爸知道,你……唉……”

    “好啦,親愛的,你趕緊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趙玉終于想起正事來,說道,“這樣,作為交換,你告訴我你的秘密,我就把無頭女尸案的偵破過程告訴你!”

    “什么!?”一聽此話,苗英的眼睛里登時放起了光,“不……不是藥廠殺人案嗎?怎么……無頭女尸……天吶!這不是黃皮本上的案件嗎?你可別告訴我,在我不在的時候,你把它也給破了!這才……這才多長時間啊?”

    “活該……”趙玉直言不諱地說道,“誰叫你狠心地離我而去呢?我要是再找不到你,恐怕剩下的案子,也就全都被我拿下了吧!”

    “你……你快告訴我,兇手到底是誰!?”苗英急忙像個小孩子一般,拉拽著趙玉的胳膊央求,可是,待看到趙玉緘口不語之后,她這才撅了撅嘴,說道,“好吧,我先說,我先說行了吧?”

    “嗯!”趙玉又仰脖喝了幾口紅酒,然后才滿意地做出了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來。

    “嗯……從哪兒說起呢?”苗英看著酒瓶說道,“嗯……從我上次回家開始吧!當初,我已經把咱們兩個的事情告訴給我老爸和老媽了,這么說吧,你可別生氣啊,當他們了解了你的情況之后,如果按照100分滿分的話,我老爸給你打了一個19.5分,我老媽則給你打了11.5分……”

    “我去……你爸媽是當會計的嗎?小數點兒用得挺好啊?”趙玉無奈地吐了吐舌頭,又仰脖喝了一口紅酒。

    “嗯……不過嘛!”苗英轉而說道,“當前幾天,他們得知那個裝在旅行箱里的資料,是被你得到的之后,這個分數已經發生了驚天大逆轉了!要不然,我老爸也不會特意囑咐我,給你捎這瓶紅酒了!你知道嗎?澳洲有個游艇大亨,曾經出200萬美金買這瓶酒,我爸都沒舍得賣呢!”

    噗……

    聽到這句話之后,趙玉差點兒沒把嘴里的酒吐到苗英臉上!

    “你……你也真夠執著的!”然而,苗英并不在意什么紅酒,而是心情激動地說道,“你這個大傻瓜!因為一張照片,你竟然跑了這么老遠過來找我!是不是傻?我不是說過,讓你忘了我嗎?”

    “那么……”趙玉伸手攬住了苗英的玉頸,鄭重地反問了一句,“你忘得了我嗎?”

    趙玉話音未落,苗英的眼眶再度濕潤,她輕輕地撫摸著趙玉的手,說道:“其實,這一切都是我從來沒有想過,也從來不希望的!

    “趙玉,我是身不由己,而你卻是歪打正著,你可能還不知道,你在蘭丁島上的一場暗戰,已經改變了整個格局!現在一切都不同了,所以……我今天才能冒險過來見你!!!”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