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狂探 > 第2054章 拼盡全力
    “也就是說……”汽車上,丁嵐向趙玉問道,“就算找到行車記錄儀的內存卡也沒有用了,因為,記錄儀根本什么都沒有錄下!”

    此刻,汽車由一名國情科的探員駕駛,此人是李珍珠特意為趙玉安排的司機。

    由于李珍珠得留在城南主持大局,所以只能委派這位司機,將趙玉送回首爾。

    丁嵐不放心趙玉,所以也跟著一起前來。

    盡管,他們知道這位司機有可能聽的懂漢語,但還是在車上展開了討論。

    “我好奇的不是行車記錄儀,而是那位具隊長,”趙玉說道,“按照這家伙的性子,應該把我當成敵人才對吧?

    “怎么會把這么敏感的消息提供給我呢?”

    “當偵探太累了,”丁嵐將雙手壓在腦后,慵懶地說道,“每個人的態度,你都得去研究嗎?

    “就不能是人家被你的偵探能力給折服了?

    “難道……你還懷疑,人家給你提供的假消息,騙你不成?”

    哦……

    趙玉沒有說話,但是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要知道,這位具隊長現在的處境已經變得非常尷尬,由于許美娜的被捕,他或許已經知道,有人已經在懷疑他了。

    一旦國情科開始調查他,那么必然會要求他停止在廣搜隊的工作。

    他現在積極向趙玉示好,說不定,也是有了一些預感,只想盡快將黑瞳案偵破吧?

    當然,丁嵐說得也不錯,既然具隊長肯把消息告訴趙玉,那么也可以說明,具隊長相信自己的能力。

    “只不過嘛……”丁嵐琢磨著說道,“既然他已經意識到了司機的重要性,那么應該,早就審過無數遍了吧?

    “為什么不直接給我們看審問記錄?

    “我們現在去找那個司機,還能問出什么東西來嗎?”

    “不管問不問得出來,”趙玉言簡意賅,“都得問!”

    “你之前說,你走錯路了,那么姐夫……”丁嵐努嘴言道,“我們為什么不從第一名被害人身上下功夫呢?

    “至少,她不像權佑東這樣,是個劣跡斑斑的人吧?要想調查她的問題,會不會更加容易一些?”

    “不,沒那么簡單,”趙玉說道,“李一燕是銀行的信貸員,和咱們這邊的銀行不一樣,他們有審核小額信貸的權利。

    “每一筆錢雖然不大,但是,對于那些申請貸款的人卻非常重要!”

    “哦……”丁嵐領悟,“也就是說,你們懷疑,兇手是因為李一燕沒有貸給他錢,造成了嚴重的后果,所以才殺掉她的?”

    “黑瞳寓意著視而不見或者冷漠,”趙玉說道,“和李一燕的工作很貼切啊!據說,她每個月需要審核的貸款超過500件,如果真是因為這個原因,恐怕很難找出來。”

    “還真是……”丁嵐皺眉,“但是,再難也得找吧?如果有人對她懷恨在心,或許應該有什么征兆吧?”

    “我也是這么想的,”趙玉說道,“我打算明天,再跟李一燕的同事和家人聊聊!

    “之前,我們一直把重點放在李一燕和權佑東的關系上,現在看起來,是真的沒有什么關系了!

    “所以只能再重新回來,從李一燕的人際關系查起!”

    “好,我陪著你!干爹跟我說,”丁嵐將嘴唇貼近趙玉的耳朵,小聲說道,“任務有變,讓我們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明白!”趙玉搓手,“也或許,這案子并不會拖太久,畢竟,在最新出現的黑瞳案之中,有著明顯的嫌疑人!”

    “但愿吧!不過……也盼著,也不盼著……”丁嵐沖趙玉玩味一笑,再次低聲說道,“如果案子破了,接下來,又得干大事了!”

    趙玉知道,丁嵐所說的大事,自然是席偉寶藏。

    由于米國參與了進來,對于席偉寶藏的尋找無疑多了很多變數。

    如果阿美蘿拉和席夢娜最后全被移交給他們,那么這種后果,自然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可想而知的是,圍繞著席偉寶藏,必然還有一場腥風血雨在等待著他們。

    “對了,還有一件事,”丁嵐忽然話鋒一轉,對趙玉說道,“那個日方專家,你最好留點神兒!”

    “什么?思維這么跳躍嗎?”趙玉揚起眉毛,“怎么突然提起她來?雅子小姐怎么了?”

    “不是瞎說,是直覺!”丁嵐叮囑道,“那女的別看神神叨叨的,但是眼睛里閃著一種不安定的因素,你最好小心著點兒!

    “說不定,她這次來首爾,還有著別的目的……”

    “放心吧,”趙玉說道,“我已經讓李珍珠查過她的底了,應該沒有問題!但是,神神叨叨倒還挺貼切的。”

    “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丁嵐說道,“你們偵探界應該也是如此吧?縱然拼盡了全力,可這世界上,依然還有很多懸案無法解決!”

    “怎么了妹妹?你今天怎么這么感慨呢?”趙玉盯著丁嵐問道,“你是在說,45年前的橫濱黑瞳案嗎?”

    “差不多吧!”丁嵐點頭,“我在想,如果當年有人能夠查明白那兩個10歲女童被害的真相,也就沒有后面的黑瞳案了。

    “可是,就算黑瞳案沒有了,可依然還是有別的案件,比如鬼王案,惡魔案,你依然還在疲于奔命吧?”

    “你這個思想可是有點兒消極,”趙玉說道,“縱然你說的都是事實,縱然世界上依然有解決不了的案子,但是,我們都得拼盡全力啊?

    “你今天……怎么有點兒不對勁啊?”

    “嗯……”丁嵐背靠在座椅上,眼露凄怨地說道,“當我穿上美人魚的衣服,被關在魚缸里的時候,我感覺,我已經被整個世界拋棄了!

    “當我從魚缸里面,看到你也被他們抓住的時候,”丁嵐感慨言道,“我已經下定了決心!

    “如果他們要用我來威脅你的話,我寧愿立刻淹死在魚缸里面……”

    聽到這句話,趙玉只覺心頭一陣顫動,當即攬住了丁嵐的肩膀,勸慰道:“傻丫頭,那幫人早就被我算計了,他們是玩不過你姐夫我的!

    “以后……”趙玉拍著丁嵐的肩膀說道,“再遇到這種事情,千萬要對我有信心!知道不?”

    “嗯……知道了……”丁嵐像一只乖巧的靈貓,趁機鉆入趙玉的懷中,點頭說道,“就是感覺,你當時穿著游泳褲的樣子,有點兒太難看了!

    “別人都是迷彩服和西裝,而你……那樣子想起來就好笑!”

    “呵呵呵……”趙玉得意訕笑,“那是你姐夫我有個性嘛……”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