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狂探 > 第2075章 久遠的名字
    “什么?”當二人走出教堂之后,丁嵐不可思議地問道,“就在教堂后面居住?信號已經定位到了?”

    “這有什么好意外的?教堂后面是一片人口密集的居民區,住在這種人員密集的地方,更有利于掩藏身份。”

    說話間,趙玉已經看到,李珍珠手下的探員從汽車上跑下來,一面朝教堂后面快速跑去,一面沖趙玉招手。

    那意思是告訴趙玉,他們已經接到了命令,現在就去捉拿嫌疑人。

    于是,趙玉和丁嵐緊跟著他們而去,很快進入到了一片位于丘陵地帶的居民區。道路崎嶇,胡同眾多,而且還忽上忽下的。

    看著很平緩的道路,其實是個上坡,跑起來特別吃力。

    可是,這種地方胡同狹窄,汽車根本開不進來。

    趙玉看了看自己的手機,又看了看復雜的環境,心里隱隱有些擔心,一旦嫌疑人逃脫,在這種地方可不便于抓捕。

    “我不是這個意思,”丁嵐的體力明顯比趙玉要強,跑了好幾分鐘,仍然面不改色,還在跟趙玉解釋,“我只是覺得,既然這個殺手如此小心,那么是不是應該早就跑路了?

    “我就怕,等找到她居住的地方,也只是找到了一部手機。

    “我們沒有這個女人的身份信息,要真是跑了,可就真不好抓了!”

    “擔心是對的,但沒有意義,”趙玉說道,“既然已經定位到了位置,只能先過去看看再說了!

    “還有,你說的那些變了性的問題,也夠荒唐的!”趙玉說道,“盤田貴氣身高一米八零,那位老太太卻連一米六都不到……”

    正說到這里,趙玉忽然看到,前方的探員已經在一間普通的住宅院外面停住了腳步。

    看樣子,他們已經到達了信號所在的位置。

    隨后,探員們打出專業的手勢,各自奔向了這所宅院的不同方位。

    緊接著,兩名探員掏出手槍,一左一右地站在了院門兩側,顯然做好了沖鋒準備。

    趙玉和丁嵐見狀,二人當即交換了一下眼神,也各自拔出自己的手槍,沖到了院門口。

    這時,包抄的探員已經就位,在得到上級命令之后,門口的兩位探員這才按下了門鈴。

    一聲,兩聲,三聲……

    當三聲鈴響過后,探員們正欲強攻。

    可誰知,他們剛做好準備,院門卻吱呀一聲地敞開了,反倒是嚇了探員們一跳。

    我咔!

    趙玉和丁嵐都在門外,他看得清清楚楚,這個敞開了院門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和丁嵐之前見到過的那位老人!

    趙玉和丁嵐眼睛一亮,立刻沖了上去。

    “哦?”老人已經看到了趙玉和丁嵐,當即驚奇地用韓語說道,“怎么是你們?”

    然而,下一秒,來人赫然看到兩旁的探員沖到眼前,以及對準了自己的黑洞洞的槍口!

    “這……”老大媽微微一愣,顯得有些驚慌。

    然而,驚慌僅僅在她臉上一閃而過,她很快恢復鎮定,眼中還透出了一股難以形容的邪異之色。

    咔嚓!

    隨著一聲金屬響動,探員給老人戴上了手銬。

    趙玉和丁嵐則緊張地端著槍,沖進了老人的屋子。

    其實,這間院落面積不大,除了小院之外,只有三間高低錯落的木質房屋。

    不過,無論是院子還是屋子,全都拾掇得井井有條,干干凈凈。

    很快,趙玉二人和探員一起,將老人的屋子簡單搜索了一遍,并沒有發現其他人員。

    而探員也已經找到了位于茶幾上的手機,證實這個電話的定位正確。

    呼……

    看到現場沒有其他人之后,趙玉示意探員們繼續進行細致搜查,而自己則拿出那個監聽器,來到了老人的面前,開口問道:

    “怎么樣,認識這個東西嗎?李阿姨?”

    “原來……”老人巋然不動地看了趙玉一眼,點頭說道,“你們都是探員啊!我真是沒有看出來!”

    “老太太,我們沒有找到你的身份,”趙玉問道,“現在能告訴我,你叫聲名字嗎?還有,知道,我們這么沒有禮貌地沖進你家,又是為了什么?”

    “呵呵……”誰知,老人輕笑了兩聲,然后揚起嘴角,露出了一種讓人不太舒服的笑意,說道,“我知道,我知道是為了什么!

    “只不過,比我預想的,要早了一些!”

    “是嗎?”趙玉提醒,“你好像還沒有回答我第一個問題呢!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其實,你在教堂跟我提到日語的時候,我就應該想到,你是故意的才對,只可惜……”老人嘆息了一聲,可嘆息之間,仍然保持著那種略帶邪異的笑容,“被我忽略了!”

    聽到老人的話,丁嵐有些著急,可她剛張開嘴,卻被趙玉攔住了。

    趙玉也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樣子,顯然是在等待著什么。

    “我的名字,叫松本悠咲,”老人果然回應,她閉上眼睛,無限回味般地說道,“已經有幾十年,沒人叫過我的名字了!”

    啊!?

    聞聽此言,現場探員全部驚呆。

    “果然,”丁嵐點頭,“果然是個日本名字!快說,盤……盤田貴氣,是你什么人?他……”

    丁嵐本想問“他在哪里?”卻再一次被趙玉攔住。

    趙玉知道,他們面對的,是一個極其狡猾的對手。這個時候,一旦說錯什么話,很可能被其抓住機會利用。

    現在,盡管這個女人有著很大的嫌疑,但是,僅憑那個監聽器,并不能真的證明,她和黑瞳殺手有什么關系。

    “盤田貴氣,呵呵……呵呵……”老人再一次閉上眼睛,保持著那種邪異的笑容說道,“這個名字,也很久沒有人從我眼前提起過了,我是不是,已經快要將這個名字遺忘了啊?

    “不……應該不會……”說到這里,松本悠咲驀然睜眼,好似一個邪惡的女巫即將施展妖力似的,沖趙玉等人說道,“我永遠,永遠也不可能忘記這個名字,永遠也不會忘記……

    “哈哈……哈哈哈哈……”

    說完,她竟然顛異邪狂地大笑了起來,笑得眾人后背直冒涼氣,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長官!”就在這時,一位正在搜查房間的探員上前,兢兢戰戰地匯報道,“您……您來看看這個吧!”

    說完,他便領著趙玉等人,朝著最里側的臥室走去。

    而行走之中,趙玉發現,那探員的雙腿發軟,不停拌蒜,在走過門框的時候,竟然差點兒栽倒。

    搞什么啊?

    起初,他還不以為意,可當趙玉走進臥室,看到探員們找到的東西之后,卻驀地瞪大眼睛,也差點兒栽倒在地……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