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茅山鬼王(玄門妖王) > 第2171章 還真是你小子
    黎澤劍他們就是奔著要東卡將軍性命而來,一上來便痛下殺手。

    隨著東卡將軍身邊的三個銀甲副將被黎澤劍的神劍追魂斃命,其余的人頓時慌做了一團。

    黎澤劍第一個飛身躍上了那塊巨石之上,那神劍追魂一個回旋過來,又斬落了一顆腦袋,重新飛回了他的手中。

    站在巨石之上的二十多個好手頓時有一半人掩護著東卡將軍朝后退去,另外一半人直接朝著他們四個人撲殺了過來,一個個都十分兇悍。

    而下面的那些近衛團的士兵也紛紛反應了過來,他們其中有一半人將手中的弓弩丟在了地上,從身上抽出了戰刀,朝著他們四個人涌了過去。

    因為黎澤劍他們幾個人已經跟東卡將軍身邊的人混在了一起,那些近衛團的士兵就是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這時候亂放箭,很有可能就會誤傷自己這邊的人。

    若是將東卡將軍給誤傷了,有八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不等下面的那些近衛團的人涌上來,黎澤劍便將神劍追魂給放了出去,手中微微一閃,一道藍色的光芒在他手中浮現。

    承影劍從神劍追魂之中分離了出來,對方撲過來的兩個銀甲副將以為黎澤劍手中沒了法器,正要一哄而上的時候,哪知道承影劍瞬間凝結,往前一劃,那兩個副將的脖子上便出現了兩個血窟窿,鮮血汩汩而出,直接朝著一側跌落了下去。

    禪木大師手中也拿著一把普通的戰刀,跟曹德茂一起,掩護著黎澤劍一路沖上過去,不斷朝著那東卡將軍逼近。

    下面黑壓壓的一大片人,上面還有很多高手拼死保護住東卡將軍,瞬間,他們四個人就落入了包圍圈之中。

    好在,他們在往前面不斷突進的時候,不遠處突然有幾十具僵尸聞到了血腥味兒,迅速的朝著這邊跳了過來,很快涌入到了人群之中,那些近衛團的人很快就倒下了一片。

    負責保護東卡將軍的那些近衛團的人,都是十分厲害的高手,尤其是護翼在東卡將軍身邊的那幾個巫師打扮的人,一直都沒有出手,此時他們有了防備,想要殺了東卡將軍,就更加難上加難了。

    黑小色感覺到了危險,事情并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么順利。

    當即,黑小色雙手一震,頓時從雙手的手心處飛出了兩小團紅色的霧氣,朝著前面擋住他們去路的銀甲副將飄飛了過去。

    那兩個銀甲副將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兒,就被那紅色彘蟲包裹住了腦袋,隨著兩聲歇斯底里的慘叫聲,那兩個副將便丟到了手中的兵刃,滾落在了地上,痛苦的哀嚎了起來。

    當初黑小色用紅色彘蟲對付不滅尸的時候,被那不滅尸消滅了一大半,留在黑小色體內的紅色彘蟲并不多了,好在這些紅色彘蟲可以通過吞噬血肉不斷繁殖,正好通過這次機會,讓紅色彘蟲再暴漲一大波,留著以后備用。

    不過這些紅色彘蟲也不是無限制的增長,黑小色的修為越高,丹田氣海之中所能蘊含的紅色彘蟲就越多,多余的紅色彘蟲也不會進入黑小色身體之中,在外面呆上一段時間,便會自行死亡。

    紅色彘蟲繁殖的速度很快,不多時便將那兩個銀甲副將啃食成了兩堆白骨,然后更多的紅色彘蟲飄飛而起,朝著保護東卡將軍的那些人飄飛了過去……

    此時,東卡將軍身邊的那個巫師神色大變,從東卡將軍身邊走了出來,二人手中分別拿著一根巫杖,一抖之間,黑氣彌漫,朝著那些紅色彘蟲包裹而去,黑小色遠遠的就感覺那黑色的霧氣不太對勁兒,一掐法訣,控制著那些紅色彘蟲分散開來,朝著下面的那些近衛團的人包裹而去。

    ……

    就在黎澤劍他們一行人追殺東卡將軍的時候,葛羽乘坐著神獸睚眥已經飄飛到了鷹王崖的山頂,剛一到鷹王崖的山頂,葛羽正要讓神獸睚眥找個地方落腳的時候,突然有兩只巨大的弒人鷹紅著眼睛從一側俯沖而來,直接撞向了神獸睚眥。

    神獸睚眥一聲怒吼,朝著其中一只弒人鷹噴出了一團火焰,長達十幾米,將一只弒人鷹徹底點燃,那弒人鷹發出了一聲哀鳴,直接朝著山崖下面跌落而去。

    不等葛羽反應過來,一道金芒旋即而至,朝著葛羽這邊砸落了過來。

    葛羽只覺得一陣兒罡風撲面,回頭去看的時候,就看到那紫金缽,越變越大,正快速旋轉著朝著自己這邊撞了過來。

    這是花和尚的紫金缽。

    這家伙估計是殺紅了眼,看到有人過來就下意識的進攻,葛羽想要喊花和尚停手已經來不及了,關鍵時刻,葛羽從身上摸出了東皇鐘,朝著那迅速撞來的紫金缽打了過去。

    東皇鐘瞬間變大,也旋轉著朝著紫金缽撞了過去。

    兩件強大的法器對撞在一起,那真是有種天崩地裂的感覺,整個山頭都跟著微微晃動了一下,那巨大的轟響聲,震的懸崖上的石頭都滾落下去了不少,強勁的罡風,差點兒將葛羽從神獸睚眥身上吹落下去,就連睚眥的身形也是劇烈的顫動了一下。

    “老花,花和尚!我是葛羽,自己人!”葛羽朝著下面大喊了一聲。

    “是葛羽……真的是他?”

    “我靠,這小子怎么來了……”

    下面傳來了幾個熟悉的聲音,那只眼看著就要沖到他們身邊的弒人鷹頓時調轉了方向,落在了不遠處的一塊巨石之上,用空洞洞的眼睛看著他們。

    葛羽這才拍了拍神獸睚眥的腦袋,讓其徐徐降落在了鷹王崖的山頂上。

    一伸手,那東皇鐘便飛了過來,重新落在了葛羽的手中。

    不等葛羽從神獸睚眥的身上下來,便有一個渾身是血的人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不光身上是血,臉上也是血糊糊的一片,就只有一雙眼睛黑白分明。

    這個血人仔細盯著睚眥身上的葛羽看了兩眼,好像有些難以置信似的,激動的說道:“葛羽,還真是你小子!”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