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玄幻小說 > 史上最強血脈 >章節目錄第307章 想要眼睛(求收藏)
張兮不認為自己的方法殘忍。

    他不喜歡被人利用,上次,他被紫電噴云龍誘導過一次,也是那一次,他想明白這些家伙都是存在很久的老奸巨猾。

    它們活的時間,活的位置,它們的能力,都遠高于自己。

    就算它們現在被束縛,不能真正的傷害到自己,還受自己把控,但難保它們沒有在算計自己。

    它們會甘心一輩子被封印在自己體內?

    要換他,他肯定是不會甘心的。

    老實商量,好言好語,說實話,他是沒有與它們對話資格的,這一點,他很清楚。

    索性,他不要這個資格了。

    面對這些老東西,花時間與它們斗智慧,以他十幾年的閱歷,肯定不是它們的對手。

    很好的辦法,就是先來一個下馬威,讓它們切實的知道到底誰是主宰。

    存在于自己身體里的力量,若不能受自己的掌控,這份力量,就是隱患。

    他不希望他的力量是隨機的,他希望他的力量,是能夠盡數受他掌控的,方便他能時刻掌握自己的具體戰力,判斷在什么時候,什么時機,是不是有拼命的必要。

    “知道錯了么?”

    “知道了。”

    日月驍骦烏也不會想到有一天,自己會如此的卑微,還是被一個如此弱的小家伙。

    以它們的年紀來看張兮,他就是一個正兒八經的小家伙。

    “知道錯了,就拿出一點誠意來。”

    張兮是一個很真實的人,真實到有什么企圖,就直接說出來,不會拐彎抹角,也懶得拐彎抹角。

    “誠意?”

    日月驍骦烏沒聽明白,它都從那么大一只威風的存在,變成如此可愛的這么小一只,像一只貓咪在親昵它的主人了,這還不算是有誠意么?

    “老龍給了我一身龍鱗甲,你看看你能給我什么?”

    張兮彈了彈自己身上的龍鱗軟甲,在他的手指彈在上面時,發出了一些好聽悅耳的聲音。

    那邊的紫電噴云龍則是咬牙倒吸了一口涼氣,聽到那身軟甲發出的聲音,它就感覺身上隱隱作疼,他的身上,別說重新長出龍鱗,僅僅才剛剛結疤。

    “我能給你……”

    其實在日月驍骦烏心理的聲音:我什么都不想給你。

    它不敢說啊。

    它自然是認識另外兩只家伙的。

    照夜墨甲龜還好說,另外一個家伙,那可是高傲到沒邊兒的家伙,在自己面前那么耀武揚威的存在,此刻就像是一只長了角的受傷小鹿,蜷縮在那里,一句話都不敢說,看它的身上,缺了很大一片龍鱗。

    “既然你想不出來要給我什么,那我自己提好了。”

    張兮說出想要東西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要向他要什么。

    “自己提,吧。”

    日月驍骦烏什么都不想給張兮,而且能夠媲美龍鱗甲的,它是真不想給,讓它自己提,是不現實的。

    它只能被動的被選擇。

    “我有一只冰雀瞳了,它可以凍結敵人體內的弈力。”

    張兮抬起自己的左手,將自己左手上手掌心的冰雀瞳亮給了日月驍骦烏看,他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是為了要給日月驍骦烏一個下馬威,他是真有這樣的打算。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的能力,應該可以燃燒對面體內的弈力,所以,給我一只你的眼睛就好了。”

    在烈火滔天的龍卷包裹中,張兮就已經感受到了日月驍骦烏的烈焰能力。

    光是這一點能力,倒不至于讓他動容。

    他有一個想法,兩只眼睛一起用,會是一個什么樣的效果?

    冰與火的相撞,簡單來說,是火融冰,但在兩者極致,且作用于一個容器中時,那容器,會爆炸。

    兩者都是作用于弈力的,而身體,就是這個容器。

    “哈哈哈哈哈!”

    紫電噴云龍聽到張兮直接跟日月驍骦烏要一只眼睛時,本來卑微蜷縮在旁邊的它,禁不住幸災樂禍的大笑起來。

    它的龍鱗甲還能再長出來,只不過是需要一些時間而已。

    那眼睛……

    重要性與殘忍度,自然是后者要高許多。

    沒有對比,就沒有落差,有了對比,心情就會跟著輕松許多。

    照夜墨甲龜將腦袋縮進了龜殼中,化作了一座浮在水面上的島,不打算參與。

    日月驍骦烏的身體在顫抖,翅膀撲騰了兩下,更是嚇得連拍打都無力,直接落在了地面上。

    “你要是覺得有難度,不忍心,我可以幫你。”張兮將它給抓了起來,看著這一只紅色的小鳥,他也很不忍心,只是不給這家伙一點兒狠厲瞧一瞧,它就不會主動上道。

    “我,我,我還有別的辦法。”

    日月驍骦烏看著張兮伸過來的手指,不得已,只能乖乖的妥協了。

    事實證明,在這里,的確是張兮的主宰場地。

    不管是龍,還是什么,都得臥著,乖乖的聽從調遣。

    “說說看。”

    張兮松開了它,讓他下手,他還真沒那么狠的心。

    況且,冰雀瞳能夠成功,不能保證這日月驍骦烏的眼睛也能成功。他還因為冰雀瞳長在手上,有過很大的困擾,肯定不會在白白的再冒險一次。

    “我可以用我的精純陽炎,幫你煉眼。”

    “煉眼?”

    張兮閉上一只眼睛,用火來烤自己的眼睛,這會是一項冒險的提議。“我會獲得什么好處。”

    若好處與風險成正比,他會考慮。

    “在面對精神力比你弱的敵人時,精神力集中,能灼燒他的靈魂,再經過一定訓練的話,可以讓你的眼睛,直接達到遠程灼燒對方弈力的程度。”

    日月驍骦烏只能像這樣承諾道,它在知道張兮想要的是什么結果后,為了保住自己的眼睛,他只能想其它可以保住自己眼睛的替代方案。

    發現張兮不太為所動,它又補了一句:“如果成功的話,應該還能,透視。”

    “透視?”

    這一點,讓張兮激動了一下。

    他的激動,與大多數正常男人的激動點不一樣,他的激動,是他認為這個能力一旦使用好,他將可以規避掉很多風險,也將能夠真正的做到在萬軍從中取敵將首級。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