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死寂鎮 > 第75章 憤怒的母親
那個男人,竟然把手指向了我?難道,是他已經看到我了?
我嚇壞了,可奇怪的是,這個男人雖然把手指向了我,卻也只是朝這邊看了一下,根本就沒有露出任何吃驚的表情。然后,他就又和那個女人指手畫腳了起來,仿佛我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這種被人家當成空氣的經歷,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不過,我也看清楚了這個男人的臉。
這,是一個一臉兇神惡煞的男人,胡子拉碴,眼睛瞪得老大,臉紅紅的,但不是那種健康的紅色,而像是喝過酒之后的通紅。他臉上最醒目的特征,就是他有一個大大的酒糟鼻。這家伙好像酒喝多了,一邊爭吵著,一邊,身子卻還在搖晃著,好像隨時都會倒下一樣。
說實話,我真的不喜歡這個男人,他太粗俗,而且,還是個酒鬼!我最討厭酒鬼,一聞到他們身上的那股酒氣,我就想吐!
“你這個女兒,她就是一個喜歡撒謊的小孩!”這個酒糟鼻男人,顯得很激動,唾沫星子都快飛了起來,“她說的那些話,根本都是她自己幻想出來的。對了,那天,你不是也聽到了嗎?她說:她的那個洋娃娃活過來了,還會和她說話?她還說:那個洋娃娃告訴她:她的名字叫瑪麗!什么,一個洋娃娃還有自己的名字?還會說話?你不覺得很可笑嗎?”
“瑪麗?”一聽到這個名字,我就是一愣。
怎么回事?這個洋娃娃竟然也叫“瑪麗”?就和護林員家的那個娃娃的名字一樣?
奇怪,為什么這些小女孩都喜歡給自己的洋娃娃取這個名字呢?
我又回過頭,看了看還在臥室里的這小女孩。她趴在地板上,手里抓著那個叫“瑪麗”的洋娃娃。
我又轉過頭,看了看那女人。
剛才我聽到的那怒吼聲,應該就是這女人發出來的。可是,此刻,這個長相普通,有點瘦削的女人卻沉默不語了。大概是因為她丈夫的這幾句話,讓她一時間也找不出可以反駁的話來。
“你也不想一想你自己是什么?你一個二手貨,還帶著一個孩子嫁我,我供你們吃,供你們喝,供你們住,怎么,你還不滿意?”這男人大概是喝多了,嘴里的話也越來越難聽,“怎么,你現在想要跟我離婚?門都沒有!你也不照照你自己看一看,你是什么人啊,你要是敢離開我,你還能活得下去嗎?好啊,你想離婚,那你就離去啊!”
說完,這男人轉過身,就氣沖沖地朝著大門口,走了出去。
先前還氣勢洶洶的這個女人,突然就好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腿一軟,竟跪在了地上,嗚嗚咽咽地就哭了起來。
看著跪在地上的這個女人,我也不知道該不該上前去安慰她一下。
算了吧,這只是兩口子之間的吵架,我一個外人插什么手啊?
我又回過頭,看了一下還在那臥室里的女孩子。
可是,她卻好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什么話也都沒聽過一樣,依舊趴在地板上,一只手抱著那個被她叫做“瑪麗”的洋娃娃,另一只手則在地上比劃著什么。
這真是一個奇怪的小女孩。或許,這樣的家庭沖突,她早已經看慣了,聽慣了,也已經麻木了吧?在這樣一個不和睦的家庭里長大的孩子,以后又會變成什么樣呢?我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這個問題。
這時候,那個還在哭泣的女人,突然止住了哭聲。
接著,她站起身來,抹了抹眼淚,就朝臥室里走了進來。
我還來不及反應,就跟這女人碰了個照面。可是,她卻好像根本就沒見到我一樣,眼里是一片空洞,就像機器人一樣地走進了臥室內。
我明白了,這里的人都看不到我,我,就像是一個隱形人!
那哥女人走進了臥室,看到趴地上的女兒,她停頓了一下,嘴角抽動了幾下。
突然,這個母親竟然抄起放在墻角的一個拖把,就劈頭蓋臉地朝著自己的女兒打了過去。那女孩子終于有了動作,她用手抱著頭,蜷縮在地上。可即便如此,她還是擋不住自己的媽媽手里那拖把無情的攻擊。
不過,奇怪的是,這女孩子并沒有叫,也沒有哭,只是躲閃著。似乎,她就是一個啞巴一般。
這女人,她是瘋了吧?她怎么可以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下這樣的毒手呢?
更可恨的是,這女人竟然還對自己的女兒爆了粗口。
“我叫你去勾引他,我叫你去勾引他!”這個女人一邊打,一邊口不擇言地罵道,“你這么小,就已經這么騷,這么浪了啊?那以后還會變成什么樣的?好啊,你以后索性就去做站街*女啊?你索性就去外頭勾引那些野男人啊?去啊,還不快去!”
聽到這些話,我驚呆了。
這就是一個母親對親生女兒說出來的話嗎?怎么會如此粗魯呢?這可是你的親女兒啊,而且,她才這么小,怎么會主動勾引自己的繼父呢?
這女人,她肯定是瘋了!她一定是瘋了!
別打了,別打了,再打下去,你的女兒今天就要被你打死了!住手吧!求你了!
那個女人每打一下,都重重地撞在我的心頭。此刻,我就仿佛是自己被人毆打了,被**了一樣。憤怒與痛苦,從我的心里頭,冒了起來。
不行,我該出手了!
我沖了過去,想把這女人手里的那拖把奪走。
可是,我的手剛一觸到那拖把上,就好像碰到了空氣一樣。我,竟然沒有抓住那拖把,而是從它旁邊就穿了過去。
我又想把那女人拉開,可是,我伸出手去,竟然穿過了那女人的身體,仿佛她也是透明的空氣一般!
這是怎么回事?我為什么碰不到這屋里的任何東西,也碰不到任何人?
難道,這女人是鬼魂嗎?
我看了一下還在地上的那女孩子,卻不敢再上前去拉起她了。
她們,這一對母女,難道是已經死了的鬼魂?
或者,還有一種可能,我,才是那個死去的鬼魂?
一想到這,我的心就冰涼了。
我也只能睜大眼睛看著這里所發生的一切,只希望這一切,馬上從我的眼前消失掉!
那個女人好像是打累了,又或者是發泄完了心中的怒火,她氣鼓鼓地丟掉手里的拖把,說道:“聽著,我再也不想理你了!要不是有你這個拖油瓶,我怎么會落到今天的這個地方?”
說完,她轉過身,奪門而出。
臥室的門,砰的一聲,就被重重地關上了。臥室里,又變得寂靜了。
我看著這個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女孩子,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是同情,是震驚,抑或是悲憫?
可是,那女孩子還是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如果不是聽到她呼出的那沉重的呼吸聲,我還以為她都已經死了。
我蹲下身去,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為什么?為什么她的親生母親,要對她這么兇呢?或許,是因為這個做媽媽的女人,在家中根本就沒有地位吧?或許,她明知道自己的丈夫騷擾了女兒,可就是無能為力,因為她還需要依靠這個男人才能生活下去吧?
有時候,女人真的就是弱者,很無助的弱者。我很慶幸自己是一個男人,否則,如果我處在這母女之中的任何一個人的位置,我恐怕只會比她們過得更慘,過得更可憐。相比起來,瑪麗則幸福得多,至少,她有一個真心愛她的人,那就是我。
那女孩子的手,終于動了起來。可是,她還是沒有爬起來,只是伸出手去,夠到了那洋娃娃,把它緊緊得抓抓手心里。
“瑪麗,在這家里,就只有你對我好。瑪麗,我們永遠都不要分開,好嗎?”這女孩子看著那娃娃,喃喃自語道。
聽到這句話,我愣了一下。
這句話,聽上去很熟悉啊?
對了,就在那小木屋里,那個小女孩,那個護林員的女兒,好像也是這么說的吧?她的父親誤殺了她的母親,自己也開槍自殺了,可是,那小女孩卻好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也說出了類似的話來。
或許,在那些不幸的小孩的世界里,父母就只是痛苦的根源,只有那個沒有生命的洋娃娃,才會永遠陪在他們的身邊,不離不棄吧?
可是,等到這小女孩長大以后,她又會變成什么樣的呢?
突然,我的腦海里,又浮現出了“血腥瑪麗”的行星。那個可怕的女人,就站在鏡子里,她的手上沾滿鮮血,卻在朝我獰笑著!
啊!我一驚,馬上就把目光轉移了開去,不敢再看那女孩了。
不知道為什么,我很擔憂,也很恐懼。我擔憂,我害怕這女孩子以后也會變成一個“血腥瑪麗”那樣的女人!一旦她也變成了惡魔,恐怕,這世界上就再沒有任何男人,能夠阻止她去作惡了吧?
瑪麗,我希望你永遠都生活在充滿陽光的世界里,有我一直陪在你的身邊!
我正在心中祈禱著,突然,我聽到臥室的門外,又響起了腳步聲。
難道,是那個女人回來了嗎?她是不是已經回心轉意了?她是不是想向自己的女兒道歉呢?
也許吧,那女人畢竟是這小女孩的親生母親,虎毒都不食子啊,更何況是人呢?她大概是剛才發泄完怒火之后,又后悔了吧?
臥室門開了,可是,從門外進來的這個人,卻不是那個女人!
這個進來的人,是那女人的丈夫,也就是這小女孩的繼父!
不好,他想要做什么······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