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踏星 >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消失
        裁判長詫異,“星源液?看來當初寒仙宗沒有脫離第五大陸的時候就已經偷偷汲取”。
      陸隱討好遞給裁判長,“不知道這東西對師兄有沒有用?”。
      裁判長聲音冰冷,“你想換取什么?”。
      陸隱臉色一整,“師弟給師兄孝敬,怎么能用換取來形容呢,師兄,你這么說就太見外了”。
      裁判長沉默,反正是一團黑影,陸隱也不知道他的表情,更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陸隱咳嗽一聲,小心將星源液遞出。
      裁判長淡淡道,“一瓶,太少,沒什么用”。
      陸隱臉皮一抽,咬牙又取出一瓶,遞給他。
      “兩瓶,太少,沒什么用”裁判長繼續道。
      陸隱無奈,“師兄,一共三瓶,師弟我也想留一瓶以防萬一,實在沒有了,寒仙宗也不可能給這些后人留太多”。
      黑影吞噬星源液瓶子,“走吧”,說完,黑影沒入寒仙池內。
      陸隱急忙追上去,竟然走了,這可不行,他還什么都沒說呢,任由裁判長離開,這不虧大了嘛,星源液的價值太高,一下子失去兩瓶,如果什么都得不到,那才虧的吐血。
      一躍沖出寒仙池,抬頭望向四周,只有白水盤膝坐地,驅趕寒氣,裁判長不見了。
      陸隱心一沉,不會真走了吧!他目光堅決,就算走了他也要追去新宇宙。
      想著,陸隱看了看更遠處恢弘的建筑群,想著要不要去看看。
      “殘存的精氣神,沒了”裁判長聲音傳出,陸隱陡然轉身,又被嚇一跳,等等,“殘存的精氣神沒了?”。
      裁判長漠然道,“消失了”。
      怎么可能?陸隱場域蔓延,很快掃過大地山川,掠過一座座山峰,果然,殘存的精氣神沒了。
      他看到不見光在山坳那里一臉茫然,看到少游峰上一些修煉者四處尋找,也看到文三思等人,就是沒發現殘存的精氣神。
      難道與他們剛剛的經歷有關?但他們剛剛貌似什么都沒做啊。
      那些游蕩在山峰間,尋找殘存的精氣神的修煉者更不可能知道。
      “白水姑娘,你可知道什么原因?”陸隱問道。
      白水睜眼,吐出口寒氣,“不知道,我都不知道這里為什么會出現那些殘存的精氣神,第一次見”。
      陸隱猜測,“這里不會有更大的機緣了吧,你好好想想,那些殘存的精氣神出現又消失,可能與什么有關,不要到最后,你白家先祖留給你的東西都被別人拿走了你都不知道”。
      白水無奈看了眼陸隱,不就被你拿走了嘛,這話她也只能在心里說說,“真沒有了,先祖記載除了寒仙池底的密藏所在,其余地方沒有任何價值”。
      陸隱轉頭剛要跟裁判長說話,發現裁判長身影遠去,朝著刑山方向而去。
      陸隱急忙跟上,臨走前對白水說了一句,“去炎嵐流界,東疆聯盟可以保護你們”,說完,追著裁判長而去,其實他是想把寒仙池挖走的,但又怕出現異變,這下面畢竟有慧祖的封印,以防萬一,他只能放棄,以后一旦達到星使層次,可以來這里使用寒仙池。
      盡管裁判長說這地方是全宇宙的,所有人都可以來,但那話也只是說說,寒仙池這種地方,他可沒打算讓給任何人,哪怕榮耀殿堂都不行。
      白水呼出口氣,看著陸隱離去的背影,“東疆聯盟嗎?”。
      刑山下,裁判長靜靜望著。
      陸隱追過來,“裁判長大人,那些殘存的精氣神沒了,應該可以上去了吧”。
      裁判長淡淡道,“還有什么事?”。
      陸隱抿嘴,不知道怎么開口。
      裁判長繼續道,“沒事,我就走了”。
      陸隱咳嗽一聲,“那個,沒什么太大事,您請便”。
      盡管裁判長籠罩于黑影之下,但這一刻,陸隱感覺他在看著自己,而且目光很奇怪。
      “真沒事?”。
      “沒事,追過來只是想提醒裁判長大人一定要小心”陸隱真摯道。
      裁判長再次沉默了一下,然后,朝著刑山而去。
      陸隱吐出口氣,其實他是想問能不能放了第二夜王,籠中術的出現讓他對白夜族高手充滿了渴望,都是保鏢啊。
      兩瓶星源液也是為了換取第二夜王自由。
      但剛剛一剎那,他忽然想起眼前這個師兄是什么人了,他是星際仲裁所裁判長,是公正的代表,不管他行事手段多么黑暗毒辣,心中自有一套評判標準,從他第一次與自己相認,說出自己如果被新人類聯盟改造成功必定格殺的話那一刻,有些事就不能與這個師兄說。
      放了第二夜王?在陸隱看來可能性不大,提出這個要求估計沒什么用。
      既然如此,就不能提,因為他想起一件事,曾經融入劉皇體內,記憶之中出現過的——坤澤暴動。
      坤澤內有人在策劃暴動,一旦成功,坤澤內的囚犯都會逃掉,這件事只有那些頂級囚犯知道,星際仲裁所不可能知道。
      想帶走第二夜王,坤澤暴動就是最好的機會,他不能對裁判長提出要帶走第二夜王這個要求,否則坤澤暴動后,裁判長肯定會聯想到他。
      …
      轟
      巨響震裂了大地。
      一座山峰頂層大殿內,文三思無奈望著遠方,一個個大巨人降臨,簡直是災難。
      這些大巨人都七千米身高,即便相隔再遠,也跟山峰一般顯然,走在大地上踩裂了山川河流,一個個人形野獸。
      “東疆聯盟的實力因為這些大巨人加入發生了蛻變,即便這些大巨人沒有修煉戰技功法,但,他們可以覺醒戰氣”不見光在文三思不遠處,閉著雙目,面朝遠方。
      文三思蹙眉,“大巨人一脈,陸玄軍,都是東疆聯盟足以征伐宇宙的利刃,當初第六大陸入侵我第五大陸,導致內外宇宙隔絕,成全了一個陸隱”。
      “那種機會千載難逢,不過當初即便你我身處外宇宙,也做不到他這般”不見光淡淡道。
      文三思與他的立場不同,文三思是文家的人,而文家,如今也算暴露在東疆聯盟兵鋒之下,是個人都看得出來,陸隱的目的絕非炎嵐流界和白夜流界,他要一統內宇宙。
      偏偏文家還不能做什么,為了文第一,他們付出了很多,未來要付出更多。
      “哈哈哈哈,偉哥來了,小的們,給偉哥清場,偉哥要在寒仙宗大殿開會”,辰劍肩頭,枯偉趾高氣揚,呼和大喊。
      周圍一個個大巨人沖向寒仙宗遺址深處的議事大殿。
      途中碰到的修煉者皆退開,怒罵不止,卻毫無辦法,大巨人太有威懾力了,尤其是辰劍,足足九千米身高,根本看不到頭啊!一巴掌下去能拍死一堆人。
      進入寒仙宗遺址的修煉者中不乏高手,內宇宙相當一批隱藏的修煉者出動,三十多萬,四十多萬戰力強者就有數人,但無人敢與大巨人爭鋒。
      不僅因為大巨人實力強悍,更因為外界還有陸玄軍,還有辰荒,以及剛剛趕到,讓人驚悚的大圩魍龍一族龍主。
      陸隱在與裁判長分開后,獨自探索了一下寒仙宗遺址,數天后離開,下令讓大巨人一脈和陸玄軍分批進入探索,更將龍主從炎嵐流界調來,從此以后,龍主就是他放在白夜流界的守護者。
      此刻,他正與劉千決,山神還有靈秋,文自在見面。
      寒仙宗遺址出世,這些老家伙都來了,卻一個個都沒進去,只是讓小輩弟子探索。
      在那些殘存的精氣神消失后,他們才進去。
      探索了一圈,發現什么都沒有,便找到了陸隱。
      “陸盟主,兩度進入遺址,想必對這寒仙宗遺址,你應該很了解了”山神發出沉悶的聲音,他外表是百萬山,體積很大,而今與陸隱見面,體積縮小到了數十丈。
      陸隱抬眼,“不了解”。
      “陸盟主,我們就不繞彎子了,殘存的精氣神消失,想必與你有關吧,裁判長大人說過,寒仙宗遺址屬于整個第五大陸的,那些殘存的精氣神修煉足以讓很多人得到啟發,你卻讓他們消失,這么做是不是有點過分了”靈秋道,臉色不好看。
      陸隱淡淡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做的?”。
      “我相信只有陸盟主你有這個能力做到”劉千決開口。
      陸隱看了眼幾人,“幾位找我,是想興師問罪?那你們找錯人了,殘存的精氣神消失的時候,我正與裁判長大人游走遺址,那些玩意消失與我無關,不信,你們可以去問裁判長大人”。
      幾人對視,靈秋詫異,“真與你無關?”。
      陸隱看向她,“我有騙你們的必要嗎?或者說,你們覺得裁判長大人會與我一起騙你們?”。
      文自在開口,“我相信與陸盟主無關”。
      劉千決盯了他一眼,“文兄,這段時間,你文家與陸盟主相交頻繁,陸盟主甚至親自拜訪文家,看來文家與陸盟主關系莫逆啊,不知道什么原因?”。
      山神也道,“我也很好奇”。
      靈秋插嘴,“我更好奇亂神山發生了什么,蒼宙貌似死在宇宙海了,亂神山直接封山,誰都不見”,說到這里,她看向陸隱,“不會與陸盟主你有關吧”。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