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5章 天魔
    突然的天地大變,神秘的漆黑鬼影,就已經令茶修繃緊心神。然而任務界面忽然彈出的提示,還是令茶修稍微錯開了注意力。

    星空異象忽然消失,天地再次回復正常的上午白天,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但強烈的光暗變化,讓所有人都不禁瞇眼失神。

    茶修反應極快,下意識急速后退等待視野恢復!

    但就在這短短數息,漆黑鬼影已經跨越十幾米距離,讓茶修更進一步看清楚它的特征:破損的烏錘甲,烏黑的缽胄盔,斷裂的環首刀……

    ‘這裝備好雜,起碼橫跨了好幾個朝代……’茶修閃過一個奇怪的念頭,他可是正兒八經在盤古大區生活了五千年,清晰了解每個朝代武備的不同,自然能看出面前這個鬼影每件裝備都來歷于不同朝代。

    不過比起鬼影本身,這些裝備倒也不算得什么:穿著這些裝備的‘人’,赫然是一團灰黑霧氣形成的骷髏尸鬼!

    這就是……天魔!?

    為什么是人形?

    為什么是這種外貌?

    為什么會鎖定我為目標?

    千般思緒在茶修心中流過,但手持利刃的敵人就在眼前,曾在《地球》五千年征戰無數戰場的茶修,幾乎是瞬間就做出最正確的反應——

    跑!

    敵人情況未明,身法魅影,穿甲佩銳,而自己卻是優衣庫襯衣加休閑褲,空有一雙羸弱雙拳,這里又是地形開闊,唯有逃跑才是上策!

    “游竹笑,快走!”茶修不忘提醒希路達的飼養員一句,一邊跑一邊朝尸鬼勾手指嘲諷,打算將尸鬼引到校門口對面的五林街派出所。

    仿佛茶修真有某種吸引尸鬼的‘特性’,尸鬼完全忽略其他路人,抬起腳步靠近茶修。他明明穿著重甲,前進步伐也不大,但就像是擁有縮地成寸的威能,速度快得驚人。

    而相比起來,茶修雖然休息了一會,但雙腿依舊疲憊,肺部甚至還略有刺痛感,最重要是,他只是一個凡人!

    但就像是這種天差地別的敵我差距,尸鬼連續兩次迅速靠近揮刀,卻是全部落空,被茶修輕松躲過去!

    在旁人看來,茶修的步伐必然十分怪異,時而左右搖擺,時而加速減速,但這正是令尸鬼屢次攻擊都落空的詭異逃跑技巧——刖步。

    斷腿之刑,曰刖。

    在3400年前,也就是被稱為‘先商’的奴隸制社會時期,曾有一段時間,貴族喜歡上一種‘圍獵’娛樂,就是將砍掉一條腿的奴隸在田野里放走,讓奴隸們只能拄著一根木棍逃跑,然后追上去投矛擲殺為樂。

    而這些被追獵的奴隸里,有一批人被稱為‘最狡猾的獵物’,他們數次在‘圍獵’活下來,每次大型‘圍獵’里,貴族勇士都以擲殺他們為榮。

    茶修曾是這群斷腿奴隸‘刖奴’的一員。

    這群‘刖奴’有一種行動步伐,能夠以殘廢之軀,用緩慢的步伐,再借助其他障礙物的輔助,給追獵者造成一種‘我好像能打得中’的錯覺,但一旦追獵者攻擊,刖奴卻基本能預判出攻擊方向,進而險之又險地避開。

    這是刀鋒上跳舞的步伐。

    在那群‘刖奴’死光,‘圍獵’這種活動不再流行之后,這種步伐就自然失傳了。在往后三千年,也沒人再次將其創造出來——畢竟正常人哪有這么多被追殺的經驗,而且跑得快比什么步伐都更有效率,怎么可能還玩這種迷蹤步?

    茶修也許久不用刖步,他只要不是殘廢,一旦遇到危險,第一反應都是反擊搏殺,再不然就是逃跑。

    只有在這種敵我差距懸殊,自身氣力不繼的時候,他才會下意識使出這種銘刻在他資深地球高玩靈魂中的技巧!

    “那是什么東西……”

    “拍電影嗎?AR設備?”

    “臥槽好鬼酷哦!”

    像茶修這種反應迅速的人還是極少數,大多數人都還在沉湎于剛才的星空異象,現在看見一個漆黑鬼影在追殺一個青年,心態根本轉變不過來——這里可是市中心附近的大學校園,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可能有危險?

    就在這時候,茶修忽然毛骨悚然,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一股惡寒從脊背直沖后頸。

    他側過頭,看見尸鬼正在揮舞斷刃,遠遠往他斬落,茶修想都不想,身體直接往旁邊草坪撲了過去!

    剎那間,尸鬼斷刃所指的大地仿佛發出歇斯底里的慘叫,平整的地面被撕裂成無數碎石,地下管道爆出無數污濁水花,有如無形的鐵錘掃過大地,一路延伸至校內交通路口,途中擺放在路邊的十幾輛共享單車忽然就‘癟’了,紙一般地被壓入地面,發出令人牙酸的鋼鐵悲鳴!

    一陣陣恐怖的聲浪不停回響,當茶修爬起來的時候,看見附近的人都嚇得呆滯不動,甚至有人雙腿打顫跌倒在地,六神無主地注視著尸鬼天魔,只有少數離得遠的人跑起來。

    茶修一直都認為人類面對危險的反應機制十分有趣:一部分人會因為極度畏懼而放棄逃生,另一部分人同樣是畏懼但卻會熬盡身體最后一絲潛能去爭命反抗——這兩者無高低之分,前者可能會因為臣服而茍且偷生,后者也可能會引來捕獵者追殺而絕望力竭。

    茶修以前覺得自己是后者,但當他穿越到《地球》,與死神擦肩而過之后,他才發現那只是‘玩家視角’帶來的錯覺。

    與草坪碰撞的左半身火辣辣的疼,右臉被炸裂的飛石劃了幾道口子散發陣陣刺痛,腦子因為近距離聽到爆炸聲浪而‘嗡嗡’暈浪,雙腿打顫提不起任何力氣。

    這里不是游戲《地球》,這里是現實地球。

    100%痛覺。

    人被殺,就會死。

    無法轉生,死而無魂。

    如果說之前茶修還在以‘游戲’心態觀光地球,那么在這瞬間他才徹底清醒過來。

    他已經不是能算出天災地禍的天災信使,也不是擁有史詩執照的法術大師。

    他只是一個面對致命危險會雙腿打顫,甚至提不起力氣逃跑的凡人。

    茶修轉過頭,看見骷髏尸鬼離自己只剩下三步之遙。它已經舉起斷刃,下一息就要將茶修一刀兩斷。

    但茶修心里卻是無比寧靜。

    他還有一張底牌。

    「希路達,救我。」

    剎那間,空氣中似有無形利刃斬過,骷髏尸鬼的持刃右手忽被撕裂,化為黑煙在空中消散。

    「呵呵,你不是很討厭貓嘛!現在還不是要我這只貓來救你!快,贊美老娘很萌很可愛!」希路達的聲音越發囂張了。

    就在這時候,茶修再次清晰地看見尸鬼干枯的眼洞里閃過紅光,然后它猛地回頭,緊緊注視著游竹笑——或者說游竹笑背著的貓包。

    雖然茶修剛才喊了讓游竹笑逃跑,但這一連串的天雷地火事件爆發,根本沒給這個可憐的少女任何思考時間。她依舊呆呆地站在原地,拿著手機似乎在撥打110。

    骷髏尸鬼身上黑霧爆發,居然轉瞬間又長出一根右手,右手長出一把斷刃,直接拋下近在咫尺的茶修,如同滑行般拖著黑影沖向游竹笑!

    「希路達,它來殺你了。」

    「懂!……哎?」

    在骷髏尸鬼離游竹笑不過五米的時候,忽然像是撞到空氣墻一般,居然攤成一團凝滯在空中。

    “莫要……”

    游竹笑握緊手機,哆哆嗦嗦地站在原地,似乎快要哭出來了,結結巴巴地說道:“你莫要靠近……”

    “莫要靠近我啊!”

    鐺!

    游竹笑的拒絕,如同鐵錘般正面擊中骷髏尸鬼,尸鬼身上的鎧甲爆散成無數黑煙,本體直接糊成一團黑霧,爆出一陣遙遠而尖銳的凄厲鬼叫。

    當鬼鳴逐漸沉默,黑霧也消散無蹤,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

    但斷裂的道路,爆破的水管,已經那一整排變成紙的共享單車,真真切切地告訴所有人——

    時代變了。

    「‘每日任務:隨機討伐天魔’已完成」

    「你獲得獎勵:天魔聚靈裝置*5」

    險死橫生的茶修檢查了一下,確認自己沒有失禁,便遠遠跟背包里的橘貓對視:

    「剛才天魔第一次斷手,你怎么做到的?」

    希路達語氣里滿是高傲:

    「哼哼,你又欠我一條命。」

    「就在天空出現異象的時候,我的人物屬性界面突然多出了‘符文之語’項目。幸虧我反應快,馬上用天賦點激活了‘念劍’符文,不然你就死啦……死啦……嗯……」

    橘貓的聲音越來越低,眼皮也一直打架,張開猩紅大嘴打了個哈欠,居然連一句話都沒說完就睡過去了。

    但茶修已經獲取到其中的重要信息——

    人物屬性界面。

    「符文之語」項目。

    這些東西,他都沒有。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