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11章 德魯伊
    「你為什么要給自己取‘天災信使’這個代號?」

    教三303,線性代數課堂上,茶修看著黑板發呆。

    隔壁的袁方很敏銳地發現這一點,雖然這堂課發呆的人多了去,但茶修絕不該是其中之一。

    他戳了戳茶修,低聲說道:

    “老師說重點了,還不做筆記?這門課我們幾個宿舍全指望你了。”

    “嗯?哦,謝謝。”

    看見茶修終于恢復他應有的學習態度,袁方心滿意足地點點頭,伏下腦袋繼續補眠。

    茶修努力跟上老師的教學進度,但還是不可避免地走神了。

    昨晚分別之前,希路達似有意似無意地問他,為什么要用天災信使這個代號。

    茶修自然能給自己找出許多理由,例如組團自然不能用真名,例如天災信使聽起來很帥等等。

    但他心里清楚,那些理由都是假的。

    不過學習為重,茶修很快就清空自己的思緒,認真聽課做筆記,堪稱全課堂最靚的仔——在超能力者,怪物入侵這些新聞的轟炸下,其他學生幾乎都沒心思學習了,甚至連老師都有點心不在焉。

    線性代數兩堂課上完,還得接著上模擬電子技術。這門課堪稱大二最無聊的課程,袁方一坐下來就開始打哈欠。

    都還沒上課呢。

    茶修心念一動,問道:“袁方,你很困嗎?我最近學到一個穴位刺激法,可以令人馬上精神起來。”

    袁方趴在桌子上,懶洋洋地回道:

    “刺激什么穴位?前列腺穴嗎?有色圖就趕快的。”

    雖然已經跟袁方當了很久舍友,但茶修依然無法習慣袁方的遣詞用句,可能這就是現在流行的二次元吧。

    “魚際穴,就是大拇指根部,你伸出來讓我按一下。”

    袁方將右手伸出來,茶修一邊揉搓他的魚際穴,一邊催動‘饋贈’符文,竭力控制靈能的流向。

    沒有任何光效音效,只是本來瞇著眼睛趴在桌子上的袁方忽然一個激靈挺直腰坐起來,發出一聲丟人的歡愉輕吟,引來教室所有學生的關注。

    當大家看見袁方那一頭黃毛和卡通女孩衣服,眼神里紛紛流露出‘原來如此’的神色,甚至有不少人暗暗點頭。

    袁方也不在意自己丟人,驚奇地說道:“好厲害,茶修你這個穴位刺激有一手啊!我一點困意都沒有,精神得像是在凌晨一點!”

    像是在凌晨一點……?

    茶修說道:“有用就好,你沒事也可以自己多按按,有需要的話再來找我。”

    魚際穴可以緩解咳嗽發炎頭疼頭暈,熬夜的人多按按沒壞處。

    當然,真正令袁方垂死夢中驚坐起的,自然是茶修的‘饋贈’符文。

    茶修昨晚就測試過,催動‘饋贈’符文并不一定會產生光效,但需要茶修精細操作他感知到的靈能,才能壓制聲光控制靈能流向。

    事實上,聲光效果是因為遠距離治療時造成的靈能散逸而產生,只有直接肢體接觸,才能達成最高效率的治療效果。

    茶修已經基本摸清‘饋贈’的基本效果:為目標注入大量生命力,可造成包括且不限于傷口愈合、精神煥發、斷肢續合、鎮壓痛楚、疾病治愈、驅散異常狀態等等。

    在戰斗中,茶修光靠這個符文就能解決絕大多數治療問題。而且比起‘念劍’等赤血符文,‘饋贈’這個碧綠符文的日常價值更大——治療恢復永遠比破壞有更多適用場景。

    但與之相對的,是‘饋贈’的進階符文成就十分麻煩。

    「仁手:‘饋贈’符文的有效治療總量達到50單位。」

    ‘仁手’的效果是降低催動符文的精神消耗,強化一切治療符文的效果,對茶修三天后的打團十分有幫助,也是他目前最有可能獲得的符文。

    但跟其他系的進階符文不一樣,碧綠系進階符文大多數都需要與他人互動才能獲得,不是茶修自嗨就能完成。

    1單位治療量,等同于‘饋贈’符文一次催動所輸出的所有生命力。但‘仁手’要求的是‘有效治療’,也就是說茶修哪怕對自己施放50次‘饋贈’,也無法滿足成就要求——他雖然輸出了50單位生命力,但這些生命力并沒有完全生效,甚至會溢散大部分。

    剛才茶修對袁方施放的‘饋贈’,大概只造成了0.5單位的有效治療。畢竟袁方身體沒有明顯傷勢,生命力幫他恢復了精神,緩解了他多年熬夜玩游戲造成的思覺失調內分泌失調尿頻尿急后,至少還有一半生命力溢出了。

    茶修本來打算通過自殘再治療來刷成就,但足足50單位的治療量,而且離打團的時間只剩三天,茶修估計,除非他將自己次次都弄得瀕死再治療,否則基本不可能在星期六之前刷出‘仁手’符文。

    如果選擇治療別人,那這個成就的難度會大幅下降,譬如茶修直接去校醫院或者坐地鐵去三甲醫院走一圈,必然能輕松完成任務,甚至能賺取不少金錢。

    但這樣就不可避免地暴露出茶修的能力。

    其他人可不是傻子,不會像袁方那樣,相信這是穴位刺激。

    茶修也并非想隱瞞自己的才能,正所謂名利地位,他想實現抱負,自然需要展現自己的價值,才能獲取社會資源的傾斜。

    但現在時機未到。

    一天過去,天魔入侵仿佛沒有發生過一樣,所有公眾平臺都沒有‘怪物’的新聞,新聞熱點就只有昨天那短短幾秒的星空倒懸異象,以及各類超能力者——這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的,無法隱瞞。

    現在國家還在醞釀關于超能力者的政策,甚至可能是全球五大常任理事國在共同決策,他們的態度尚未清晰,卻又至關重要。

    而茶修的能力,又屬于特別實用的類型。若是過早暴露自己的能力,萬一政策有變,茶修就很難掌控自己的命運。

    在轉世機制尚未明朗的情況下,他必須將這一世當做最后一世來度過,小心謹慎地制定人生計劃,不可隨波逐流,不可貿然賭博。

    而且,茶修已經打定主意,以‘饋贈’符文作為自己的象征能力,作為治療者參與剿滅作戰。這么一來,另外兩名隊友自然不可避免地得知他的能力。

    雖然‘饋贈’符文并非唯一,但如果可以的話,茶修不希望自己在現實里暴露這份治療能力,以免被那兩位隊友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

    基于這兩點考慮,茶修目前還不能暴露自己的能力,自然也無法去找其他人治療,來滿足‘仁手’的成就要求。

    不過他也早就有預備計劃。

    中午下課,茶修拒絕了袁方的飯堂共食邀請,打傘從正門離開校園。這兩天太陽悶熱暴曬,打傘可以最大限度保留體力,還能順便鍛煉手臂肌肉,不過其他男生明顯不知道這個道理,頂著大太陽壓馬路。

    不過茶修可以體諒他們,畢竟這些男生也是第一次做人,不懂這些生存小知識也是情有可原。

    按照手機導航,茶修坐了一站地鐵,在C出口附近找到一間寵物之家。寵物之家和寵物醫院開在一起,就像是醫院門口會有玩具店——讓寵物在醫院受了苦,總得買點東西犒勞一下它。

    時值中午,茶修還以為寵物之家沒什么人,但他一進門就被開幕雷擊,胸膛被結結實實地撞了一下。

    茶修晃了晃穩住身子,扶住面前這位撞到自己的少女。她鼻尖有幾點雀斑,表情慌慌張張,穿著印有‘寵物之家’圖案的橘色圍裙。

    “對不起對不起!”她連忙低頭道歉,眼淚都快要出來了:“窩窩窩在抓叉燒,沒注意到你在,真的對不起……”

    她說話帶著一點口音,茶修還以為她在說‘茶修’,但當他看見那只坐在辦公桌上的貓,頓時明白她在說‘叉燒’——

    那是一只外橘內白的加菲貓,看上去就像是一塊大叉燒。加菲貓弓起身子盯著他們,肥嘟嘟的憨厚臉龐竟然露出一絲兇狠,時不時發出尖銳的叫聲。

    女店員道歉完就繼續抓貓,但她一靠近,叉燒就展現出與身子不相符的敏捷,不停逃跑躲開女店員的抓捕。

    茶修看了十幾秒,問道:“它怎么了?”

    女店員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靠著墻結結巴巴地說道:

    “叉,叉燒它是被暫時寄養在這里的貓,本來還好好的,到了喂食的時候它忽然躁動起來,窩以為是應激反應,就打開貓柜看看是什么情況……”

    茶修看了一眼店員手臂上的爪痕,想了想說道:“讓我來試試。”

    “哎?不用不用……輕,輕一點,叉燒它很緊張,不要傷到它……”

    女店員下意識勸阻,但看見茶修沒有理會她的意見,她就小心緊張地站在旁邊,準備應對不測。

    茶修伸出手對著叉燒,雙眼緊緊盯著它。

    叉燒弓著腰全身蓄勢待發,喉嚨發出尖細的低鳴,隨時都會爆發出貓科動物抓蛇捕蝶的反應力溜走。但當茶修逐漸靠近,它就慢慢放松下來,趴在地上發出輕微的呼嚕聲。

    一旁的女店員看得滿臉驚奇:貓在清醒時發出呼嚕聲,說明它舒服得進入淺層睡眠。

    當茶修將加菲貓抱給她,女店員上下掃視面前這個平平無奇的男生,忍不住問道:

    “你……難道也是動科專業的學生嗎?”

    其實她想問茶修是不是德魯伊——剛才這么兇的加菲貓居然能瞬間變乖,這聽起來簡直是游戲里德魯伊的手段啊!

    “不是。”

    “那你跟叉燒的相性好好啊。”店員小心翼翼將叉燒放回貓柜,說道:“難道你特別有動物緣?”

    茶修微笑不語,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會有任何動物緣。剛才他只是進行一次測試,對加菲貓催動了‘饋贈’符文,加菲貓獲得舒服治療后便放下警戒心。

    昨晚對希路達使用‘饋贈’符文后,茶修就知道這個符文是對所有生命體有效,不僅僅只有人類。

    因此想要達成‘仁手’成就,茶修不需要自殘,不需要找人,他只需要治療其他不會說人話的動物就能滿足條件。

    茶修說明來意:“我想買幾袋貓糧。”

    店員:“沒問題,店里進口的國產的貓糧都有,你家孩子有吃習慣的牌子嗎?”

    “沒有,我是用來喂野貓的。”

    當茶修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看見眼前這位店員的眼睛忽然明亮起來。

    “先生,喂養流浪貓并不是好辦法,現在防臭貓砂盤和絕育手術都不貴,貓的自理能力也很強,如果家里沒人對貓毛過敏的話,收養流浪貓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不會很麻煩你……”

    這么長一段話她愣是說得無比輕快,睜大眼睛充滿期待地看著茶修。

    茶修搖搖頭:“抱歉,我住在宿舍里,而且我要喂養的是一大群流浪貓。謝謝你的建議。”

    店員微微一怔,問道:

    “你是珠越大學的學生?”

    茶修不答,平靜地看著她。

    她似乎也察覺到自己問太多了,不好意思地說道:“啊,對不起,我也是珠越大學的學生。你說的一大群貓,是不是在圖書館旁邊的那個小亭子?我也經常去喂……既然是這樣,那我推薦喜躍的貓糧,是進口品牌普瑞多旗下的一個牌子,便宜量多,質量有保障。”

    茶修從善如流,買了可以喂十幾只野貓三天的份。

    他一次性賣這么多,店員明顯有點難以置信,但茶修給錢給得很爽快。

    她猶豫了一下,喊住準備離開的茶修,先看了看外面有沒有人,小聲說道:

    “其實店里的貓糧溢價了不少,你上網買可以買到更便宜的。而且網上旗艦店經常會有打折優惠,能省下很多錢。”

    茶修點點頭:

    “謝謝你的建議,不過我不太關注這些活動打折。”

    店員拿出手機,說道:

    “要不……你加一下我微信?我發現店鋪有活動就將消息推送給你,提醒你去買,怎么樣?”

    茶修看了一眼店員,只從她的眼睛里看見真誠。

    ‘她是希望能借助這樣的方法來減少我的支出,以此鼓勵我能繼續持久地購買貓糧喂養流浪貓。’

    茶修從來不是什么洞悉人心的權謀家,他幾千年的轉世里,成為上位者的次數屈指可數。

    但總有些人,庸俗的皮囊根本蓋不住他們熾熱的心靈,他們的眼神、聲音乃至于每個動作,都能讓其他人感受到他們的真誠。

    金錢、美人、權勢、醫學、技擊、家族……茶修每次轉世都能遇見這種真心熾熱的人,在庸庸碌碌的眾生里,他們就像是砂礫里的鉆石一樣熠熠生輝。

    這些人,便是茶修之所以熱愛《地球》的原因之一。

    他們有的是圣人,有的是惡主,有的明見萬里,有的鼠目寸光,但他們那顆為了熱愛可以燃燒自我的真心,充斥著令茶修移不開眼睛的人類光輝。

    只有在神靈沒有坐在天上的時代,人類才能綻放如此光華。

    茶修能記住的東西不多,但記憶里必然有這些人的一席之地。

    “我叫茶修,你叫什么名字?”

    店員微微一怔,低下頭,語氣不復剛才流暢,支支吾吾地說道:

    “窩叫米汐,夕陽水的汐。”

    茶修點點頭,沒再說什么,離開寵物之家。

    這時候手機來了條信息,他低頭一看,是米汐給他發了一條推送:《如何在宿舍簡易養貓》。

    ……這類人都有一個特點,特別固執。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