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13章 輕銳小隊
    10月12日,夜晚。

    茶修來到離珠越大學最近的七天快捷連鎖酒店,等電梯時還能看見一些年輕男女出入,就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同校同學。

    滴卡打開房門,茶修將免打擾的牌子掛在外面門把手上,進門將門鏈掛好,從內反鎖,然后才打開書包,將橘貓抱出來透氣。

    「噫,一股怪味。」

    希路達跳到慘白的床單上,低著頭東聞聞西聞聞,不停搖頭:

    「這里太糟糕了,下次我們換個五星級酒店吧。」

    茶修言簡意賅地拒絕:

    “太遠,太貴。你這是貓咪離開熟悉環境后的應激反應,跟在哪里都沒關系。”

    希路達瞬間炸毛了:

    「才不是呢!老娘又不是真正的貓!」

    “你從出來之后,尾巴就一直繃直。”茶修一邊說,一邊將窗簾拉上,然后檢查房間各處的隱蔽地方,看看有沒有攝像頭。

    希路達百無聊賴地看著他進行安全檢查,隨口說道:

    「不如這樣,希路達陪你拍幾個擼貓視頻,讓你上傳到網站賺取點擊量,到時候你就可以接廣告恰飯,然后就能給我開五星級酒店的房間,怎么樣?」

    茶修認真思考這個建議,搖搖頭:

    “我目前擁有的生活費足以維持生活,目前生活重點還是刷符文成就,而拍攝、剪輯、上傳和接廣告都會浪費我大量時間。而且曝光率越高,另外兩名隊員認出我的概率就越高,更何況……”

    “希路達,你不是我的貓,你的主人不愿意將你賣給我。”

    希路達心想也是,而且三天過去,茶修依然是這副‘老子就是討厭貓妖’的態度,而她居然還這樣眼巴巴幫茶修賺錢?

    絕對不行!

    貓奸就算了,舔貓絕對無法接受!

    老娘一定要茶修跪下來,奉上貓抓板和貓薄荷來取悅我!

    明天你對我愛答不理,明天我要你高攀不起!

    這時候,一個粉紅色的毛線球滾到希路達面前,希路達頓時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先用小肉球試探性地碰一下毛線球,然后咋呼咋呼地將毛線球拱來拱去玩起來。

    看見橘貓玩毛線球的天真模樣,茶修拿起手機,在備忘錄記錄:「希路達(橘貓)對毛線球的喜愛等同于正常貓咪。」

    這個毛線球是買貓糧的時候,那個女店員米汐送的,說是貓咪都很喜歡的便宜玩具。

    茶修本來以為希路達只是被貓咪的身軀降低了智商上限,限制了思維能力,沒想到連喜好都完全貓咪化了。

    這么說,她很大概率也會受到貓咪體內分泌激素的影響,例如孕激素。

    或許,當初就該讓游竹笑帶她去絕育……

    茶修拿出《模擬電子技術》,爭分奪秒地學習。這幾天為了去治療各個地方流浪貓,茶修幾乎沒有上課,他只能擠壓空閑時間來跟上課程進度——按照他的每年任務,兩個月后他可是要參加研究生考試的。

    等時間到達8:59,茶修爬上床,躺在希路達旁邊,說道:

    “還記得計劃吧?”

    沒有回應,茶修側頭一看,發現希路達還在玩毛線球。

    一股憐憫感油然而生,連心里的厭惡感都因此淡了幾分。茶修輕輕摸了摸希路達的腦袋,溫柔說道:

    “希路達,等回來之后再玩吧。”

    「老,老娘才不是想玩這么弱智的玩具呢!」

    雖然是希路達這么說,但她語氣明顯很雀躍,尾巴都晃來晃去了,踩著貓步興奮地躺在茶修旁邊。

    茶修看了看時間,剛好9:00。

    他打開「社交」界面,選擇「團隊管理」-「團隊空間」-「自定義①·迷霧空間(四人桌)」。

    勾選聚會對象:「希路達」、「防衛者(女)」、「攻擊者(女)」。

    人物模式:「靈魂投影/身體特征完全屏蔽/聲線輕微扭曲」

    在茶修確認所有選項后,他的視野便被一抹黑暗吞沒。

    ……

    天京,地下研究所的某間單人臥室里。

    放在桌面上手機忽然震動,閉目養神的蔡君妍心里微微一震,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一位‘新同學’約她明天去共進一間豪華餐廳共進晚餐,主題是慶祝‘超能力測試終于結束’,并且提到‘其他同窗也回來’。

    她在地下研究所待了四天,明天測試結束,她們這些超能力者也能重獲自由,并且政府愿意為她們提供一份適合的工作——全憑自愿。

    但這四天內,研究所給她們展現了許多超能力的培訓內容,并且表明,只有為政府工作的超凡者才能獲得最科學最細致的培養。

    怎么選擇,幾乎毫無疑問。

    而他們這批共同接受測試的超能力者,好事者稱大家為‘同窗’,以后要常聯系多交流。

    蔡君妍并不抗拒這種人情交往,甚至十分樂意。欲要成事,人脈的力量必不可少,借助集體的力量可事半功倍。

    畢竟強大如奈瑟社,也需要招新來團結更多的力量。

    但這個晚餐的邀請,蔡君妍相信,到時候不會有其他同學到,只會變成她和那位‘同學’的約會——這是無意義的社交。

    不抓緊時間跟進歷史大勢,反而繼續沉迷在人類幻想的情愛之中,這種人未來也不會有什么前途。

    蔡君妍委婉地發出拒絕微信,表示自己這幾天累了不想出去。

    就在她放下手機的時候,她看見漆黑的屏幕忽然開始擴張,化為無盡黑暗淹沒了一切。

    ……

    珠越市,御景灣。

    “爸,媽,我現在就睡覺了!”

    大聲告訴父母后,游竹笑關掉臥室燈,又是緊張又是興奮地躺在床上,等待約定之時的到來。

    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喝了太多水,游竹笑忽然有點……想尿尿。

    這時候,游竹笑想到一個恐怖的細節:萬一身體急著尿尿,而她又沒有控制自己的身體,那她會不會……尿床?

    想到這里,游竹笑便開燈想去廁所。但就在她打開床頭燈的時候,臥室并沒有變亮,反而變得更加淵黑。

    ……

    巨大的時鐘懸掛在迷霧之上,唯一的指針似乎隨時都會跳到12點的方向。

    迷霧聚合形成一張石質圓桌,圓桌四方分別亮起赤紅、赤紅、碧綠、深藍的光輝。當光輝散盡,露出四道坐在椅子上的朦朧黑影。

    他們同時睜開眼睛,他們只能看清楚其他人的眼睛。

    游竹笑、蔡君妍和希路達同時冒出一個念頭:

    ‘簡直就像是邪惡組織的聚會。’

    “很高興再次看見你們。”

    不等游竹笑和蔡君妍觀察一下,‘天災信使’就直接進入主題:“那么,兩位,你們的答復是?”

    游竹笑沒說話,眼巴巴地看著蔡君妍。

    雖然早知道另外一名‘新人’沒什么能力,但慫到這樣,蔡君妍也是默默嘆了口氣——這下子,只能她自己親自去試探了。

    蔡君妍先是微微頜首表示感謝:“貴社給的‘禮物’十分有用,令我獲益良多,我相信貴社的誠意。”

    也就是說,你已經獲得了‘盲閃’符文,那這次任務的成功率至少上漲10%……雖然心中頗為滿意,但茶修的語氣依然沒有任何變化:

    “這是奈瑟的‘禮物’,你不必向我感謝。若是想感謝奈瑟,努力完成任務即可。”

    感謝完畢,蔡君妍深吸一口氣,問道:

    “我想問一下,成為貴社社員,需要履行什么義務,又可以獲得什么權利?”

    她先提義務再說權利,希望這種話術可以給對方一個好印象。但她還是不由得緊張起來——畢竟,她在跟一個操縱人類歷史,勢力覆蓋全球,甚至跟外星人有聯系的神秘組織談條件。

    她也已經準備好答應許多義務:不許泄露組織信息、不許外泄組織獎勵、必須幫助其他社員、成為組織的間諜……

    “沒有義務,沒有權利。”

    ‘天災信使’的回答,完全出乎蔡君妍的預料。

    “我們奈瑟社員,跟奈瑟的關系,只有一種——交易。”

    ‘天災信使’茶修指向上方的巨大時鐘,語氣里既無尊敬,也無褻瀆:“奈瑟付出獎勵,我們付出勞動,各取所需,僅此而已。”

    “奈瑟社里,沒有上下級,也沒有朋友。我們互不相識,僅因為任務需要多人完成才會相遇,如果奈瑟以后不發布任務,那我們以后不會再相見。”

    “我雖然是臨時小隊的隊長,但我沒有命令你們為我干其他事的權利,你們也沒有幫助其他社員的義務。”

    “奈瑟社員的唯一義務和權利,就只有選擇是否接受奈瑟的任務——你可以不接受。當然,你們必須參加第一次任務,才成為正式社員。”

    游竹笑馬上因為‘天災信使’這番話松了口氣,她之前就在害怕奈瑟社會強迫她做什么事。

    與之相對,蔡君妍卻是感到不可思議。

    擁有如此巨大能量的組織,居然連上下級的組織架構都沒有,全體只屬于至高領導?而且近乎沒有任何規矩限制,社員們等于平白獲得巨大的好處——‘選擇是否接受任務’這種機會,本身就是巨大的好處了。

    多少平凡之輩,一遇風云變化龍;多少英雄俊杰,庸庸碌碌過余生。蔡君妍從小就知道,人之間之所以會產生差距,往往便是因為‘機會’兩字。

    現在,‘機會’已經擺在她面前,至于能否抓住,就各憑本事了。

    “我愿意加入。”

    “我也一樣。”

    蔡君妍剛表態,游竹笑立刻跟上一句,引來大家的側目。

    ‘真是一個……絕佳的‘人脈’啊。’蔡君妍心中瞬間制定好跟這位‘萌新’的交往策略,‘不過,這也可能是她的偽裝,要注意不能被她反過來利用。’

    ‘這也太傻了吧,簡直跟我的鏟屎官一樣傻,看來可以收為小弟。’希路達心想。

    兩位新隊員如所料般加入,四人輕銳小隊正式組成。

    茶修微微松了口氣,后靠椅背,掃視一周,平靜緩慢地說道:

    “在完成天魔狩獵后,你們的選擇,才會得到奈瑟的認可。”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