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37章 美女鼓勵師
    “「絲血反殺」!”

    隨著希路達那張狂的聲音在墓道里響起,正在沖鋒的五名重甲槍兵像是撞到了一張無形的刀山劍海網,沉重的身軀被切成數塊,四零八落地散落一地。

    但他們殘肢的鎧甲卻是泛起紫色的微光,紫色符文如蛇般在鎧甲上流動,最后甚至流出鎧甲,化為鎖鏈,追逐分離的身軀!

    失去的,就拿回來。

    倒下了,就站起來。

    剛剛被斬成數塊的重甲槍兵,居然轉瞬間就恢復如初,甚至沖鋒速度不減!

    無言,無懼,無情,他們一達到攻擊距離,就毫不留情地出手,紫色符文從他們手甲延伸到槍尖,凝聚黑霧靈能,化為突刺狂嘯!

    一點紫芒先到,隨后槍出如龍!

    墓道之中,舉著鳶盾的蔡君妍走在最前,主動迎向多道黑霧突刺。

    她無法閃避,也不能閃避——隊友就在她身后,哪怕前方是萬丈深淵,她也不能后退半步!

    而且這種可以觀察的‘因果’,對她而言幾乎沒有任何壓力可言!

    靈能攻擊并非無形之物,當無形靈能化為有形能量的時候,它就會受到現實法則的制約,可以接觸,可以阻擋,也可以……擊潰!

    蔡君妍剎那間做出兩個動作:盾牌一拍,長刀一斬。

    被盾牌拍到的黑霧突刺瞬間歪到一邊,撞到旁邊的另一道黑霧,雙雙偏離方向轟向墻壁,簡直是兩輛黑色轎車的車禍事件。

    而蔡君妍這一斬,簡直像是攪屎棍一般連捅三道黑霧,被捅到的黑霧全部炸成煙花,如同屁股尾氣般在空中消散。

    所有攻擊,都被她完美擊潰!

    站在蔡君妍后面的茶修微微點頭,再一次深刻理解深藍符文的優勢之處。

    幽鬼現在的攻擊力近乎是全隊最低,哪怕是茶修也能憑借雙流劍略勝她半籌,但她的防御能力同樣冠絕全隊,近乎無解!

    這就是深藍符文‘反射’的威力——只要幽鬼她能做到,她就能做到!

    她會利用自己能利用的一切,哪怕是容錯率低得無法想象的可能性,只要她能察覺到具體因果,那就是百分之百——假如她身處核爆中心,她有一個道具可以遏制住核爆,就算機會只有一瞬,她也必然能成功。

    幽鬼現在還沒有任何主動傷害技能,甚至無法主動調動靈能——‘反射’、‘盲閃’都是被動符文——但她已經僅僅依靠物理接觸,就能一人抵擋一隊天魔士兵了。

    那當她掌握赤血系的破壞符文,豈不是能變成一個戰場收割機器?

    茶修想到這里,忽然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在思考一個無聊問題。

    幽鬼掌握赤血符文,那當然會很強,但同理可得,貓女和竹仙若是能擁有深藍符文,也一樣無人能擋。

    從符文之語體系就可以看出,靈能者很難獲取其他系的符文,而且每一枚符文都要花費大量心血才能獲得,若是沒有對應符文情報,更是要苦心測試無數遍。

    符文體系是很冰冷的體系,沒有頓悟,沒有天賦,只有努力。所有人都只能通過做相同的事,花費大量時間才能獲得符文,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影響因素,無論你是總統還是平民,無論你是天才還是白癡,都要達成相同的成就。

    時間,就是靈能者受到的最大制約。

    若是身處末世危機之中,那自然是掌握全系符文,才能應對各種危險保證生存。

    但現在尚是太平盛世,而且小隊模式的緊密聯系,讓他們無需孤軍奮戰。在這種時候,就變成各自鉆研單系符文,不寄望于單打獨斗,而是用團隊的力量碾壓一切,才是最優選擇。

    這就像是古代人和現代人,古代人什么都要會做,掌握各項生存技能才能活下去;而現代人只需要掌握一項技能,就足以在社會立足。

    所謂的文明進步,就是讓人類接受自己的缺陷,接受自己的弱點,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然后用自己的優勢能力為集體貢獻,從集體獲利。

    而神靈,恰好與此背道而馳。

    茶修心里閃過許多念頭的時候,戰斗也已經進入尾聲。

    槍鳴的每一聲爆響,都意味著有一個天魔槍兵被竹仙射爆成碎塊。幽鬼持盾推進,逼迫天魔槍兵往后退以獲得最佳攻擊距離,但天魔退后不了幾步,他們的身體就被一根根血絲切成數塊,陷入無盡的死亡輪回里。

    茶修后面的希路達臉色蒼白,雙手十指血肉模糊,但依舊不停隔空揮舞,在天魔身上制造出一根根血絲,布下絕望的血腥之網!

    這就是他們四人因地制宜的新戰術,因為墓道過于窄小,僅容一人通行,而敵人又往往是具有超遠距離攻擊的槍兵,四人無法施展開來。

    但地利是雙向的,墓道對天魔槍兵有利,同樣也對他們有利:他們只需派幽鬼一人就能阻擋所有敵人,其他人可以安心在后面輸出。

    竹仙自不必提,她有百分百命中的遠程爆射,而希路達同樣也能遠程攻擊,甚至更勝竹仙一籌——她的‘斷水’、‘劍痕’符文可以制造出鋒銳血痕!

    她創造的血痕可以持續一定時間不消散,要是戰斗環境大一點幾乎沒有多大意義,天魔也不是傻子,會躲的,反而會多消耗自己的精神力。

    但在這種狹窄環境下,天魔避無可避,甚至只能在她的血網里戰斗!

    不過等戰斗結束后,茶修就馬上握住希路達的雙手,發動‘饋贈’往希路達注入大量生命力,刺激她的造血功能。

    希路達的這個戰術是挺不錯的,就是出血量比較大,而且還得一直出血,中途不能治療。

    茶修一邊治療一邊問道:“為什么你每次戰斗都要喊‘絲血反殺’這句話?”

    希路達眨眨眼睛:“這是我技能的名字啊!你不知道嗎?喊出技能名,可以有效增強技能的威力!”

    游竹笑十分贊同地點頭:“沒錯沒錯,攻擊時腦袋前傾,也能顯著提高命中率。”

    那你們是不是雙腳蹲在椅子上還能進入第二形態……蔡君妍心里暗暗吐槽兩句,側過頭警戒墓道前方的蹤影。

    茶修不置可否,他知道大聲呼喊對戰斗是真的有用,不僅可以有效分泌腎上腺素和調整呼吸,甚至能如同虎吼般震懾乃至嚇死敵人,不少武術流派里就有‘大喝’的技巧。

    他問道:“那為什么是絲血反殺?”

    希路達理所當然地說道:“因為這名字很酷啊!跟我的技能也很貼切,一絲血反殺對面嘛!怎么樣,你是不是覺得很好聽?”

    茶修微微皺眉,悶聲說道:“嗯。”

    “我取得名字,當然好聽!”希路達嘴角上翹:“戰友,你是不是有什么話想對我說啊~?”

    茶修沉默片刻,清了清嗓子,溫柔地輕聲說道:

    “你的手摸起來好軟,很舒服。”

    希路達滿意地點點頭,嘻嘻笑道:“下次可不能再說手了哦,不然我可不收貨。”

    游竹笑和蔡君妍靜靜看著這一幕,心里已經波瀾不驚。

    從第一場戰斗結束之后,她們就發現今天的隊長怪怪的,具體表現在他治療貓女的時候,貓女忽然要求隊長要贊美自己哪里好看,然后隊長還真的用溫柔的聲音將貓女的好看之處贊美了一遍!

    簡直就是打情罵俏!

    還是在墳墓里打情罵俏,太會玩了!

    不提游竹笑這個八卦少女,就連蔡君妍也大吃一驚——她沒想到剛進入奈瑟社職場,就遇見一場職場戀愛!

    然而很快,她們就發現了些許端倪:除了貓女,隊長治療她們的時候,都會找各種細節表揚她們一下。

    這樣連續幾場戰斗下來,再加上貓女每次都戲謔地調戲隊長,她們很快便意識到,隊長的符文能力很可能跟‘贊美’有關。

    “幽鬼,剛才那一刀,打得不錯。”

    “竹仙,你剛才的彈藥控制得很好,你只需要擊潰可能的反撲,持續性攻擊就靠其他人來輸出。”

    雖然已經意識到這是隊長的能力,但聽到隊長表揚自己,游竹笑和蔡君妍還是不禁喜上眉梢,感覺渾身都有勁,恨不得再來幾波敵人。

    走著走著,游竹笑忽然問道:“你們知道程序員嗎?”

    希路達說道:“你是說頭發很少戴著眼鏡穿著格子衣服的加班人群?”

    游竹笑撓撓頭:“我也沒說的那么過分啦……就是,我聽說程序員公司里,有一個很特別的職位,專門為程序員設計的。”

    希路達有點好奇:“什么職位?”

    “就是,公司會請一個美女過來,每天都在工作室里閑逛,幫這個程序員添一杯咖啡,幫那個程序員按按肩膀,對程序員說‘你今天好帥哦’‘你今天的bug又少了’‘你的鍵盤聲音好悅耳’之類的話,用于鼓舞程序員低落的心情,讓他們打了雞血一樣努力工作。”

    “那個職位,就叫做美女鼓勵師。”

    游竹笑的話說到一半,大家的視線就情不自禁看向隊伍中央的唯一男性。

    就連蔡君妍也不例外——她發誓,這真的不是她的意愿,是‘反射’符文自動對竹仙那番話產生了反應!

    她沒想到竹仙居然這么膨脹,拐彎抹角說隊長是什么美女鼓勵師,這也實在太……

    太形象生動了吧!?

    誰忍得住不看他一眼啊!

    “噗!——”

    希路達大力拍了幾下茶修的屁股,捂住嘴巴不讓自己笑出來,眼睛瞇成月牙,碧綠色的瞳孔里滿是笑意,肩膀一聳一聳,甚至都快笑出淚了。

    茶修奇怪地看了一眼希路達,忽然輕笑一聲:“我還是第一次見你笑得這么開心,你要是能一直這樣笑就好了。”

    希路達眨了眨眼睛,呆呆注視著茶修。

    但心里還沒泛起一絲感動,希路達就看見茶修眼神里那深切的同情和憐惜,完全就是一副‘你真好看啊可惜你是個智障貓’的表情。

    草(物理),我希路達今天要是不把你這個種族歧視的廢柴社交障礙游戲宅打成五香牛肉醬,老娘就跟你姓——

    轟!

    天花板一聲爆響,猩紅的長河劍芒鋪天蓋地而落!

    與之同時響起,還有一聲幽怨瘋狂的沙啞怒吼——

    “天!災!信!使!”

    茶修抬起頭回應道:“在。“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