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38章 屁股借點血
    在聽聞入侵者是四人后,壬生狂四郎就已經隱隱有所預料。

    但當他再一次看見那個仿佛渾身由罪孽組成的污濁之人時,心中的憤怒仍然無法遏制!

    這一次,他絕不會讓天災信使再逃跑!

    絕不會讓他再說一次‘并不是你贏了,而是我不想玩了’這句話!

    你不想玩了?

    那我偏偏想要玩殘你!

    因此當天災信使一行人走到下方墓道,狂四郎拔出大太刀,震開纏刀繃帶,出手便是大招!

    「浮舟」!

    赤血靈能化為滔天血刃,撕裂地層,斬滅眾生!

    就讓此處,成為你的墳墓吧,我的一生之敵,天災信使!

    “幽鬼竹仙,退!”

    取名短的好處在這一刻展現得淋漓盡致,茶修一邊吐出五個音,一邊轉身抱起希路達就跑。希路達此時也不復笑容,表情專注,任由茶修抱著自己跑,她趁機會雙手十指互相捅穿,柔夷輕舞,拉出數十條鮮血絲帶!

    血痕對赤芒!

    以攻對攻!

    就像無數弓弦崩裂般,血痕被赤芒連斬十多條,崩出絲絲寸斷的聲音,然而希路達雙手往里一握,崩裂的血痕重新連接,貫穿了赤芒劍身!

    轟!

    劍芒的爆炸瞬間令這座古墓發生連鎖反應的倒塌,而且與此同時,茶修聽見其他地方也傳來崩塌的聲音,仿佛上面整個地層在塌下來!

    ‘想活埋我們?’

    茶修轉頭看了一眼位于上方墓室的狂四郎,心想這里的指揮官另有其人,狂四郎這種莽漢哪里會掀地板這等謀略。

    只是狂四郎不是在鐘乳洞里的嗎?怎么一周不見,就工作調動到古墓里了?

    下次再見,怕不就是在非洲了。

    其實茶修也預料到,這一路上的天魔都是為了引誘他們進入古墓深處,但他們的目標也只是擊殺50只天魔或者鏖戰15分鐘,只要有機會達成目標,他們就能直接離開。

    天魔有可能血賺,但他們絕對不虧。

    但茶修只是沒想到,天魔居然不跟他們打,直接掀地板弄垮整個大墓,就為活埋他們四個人!

    ‘這樣下去不行……賭一把吧。’

    茶修忽然停住腳步,伸手拉著在前面奪路狂奔的竹仙,他身后的幽鬼也隨之停下來。兩人又著急又疑惑地看著茶修,但茶修這時候卻是看向狂四郎的方向,大聲說道:

    “既然這次是你不想玩,那我們就下次見了,壬生狂四郎。”

    “不!”

    狂四郎雙眼如血火燃燒,冷冽的臉扭曲得如同木梁之紋,發出凄厲的狂嘯:“留下我的坐標……和你!”

    游竹笑忽然打起精神——‘我的坐標和你’?在戰場上說得這么直白真的好嗎!?

    茶修冷聲說道:“你是說那根指骨?那就是坐標?感謝你的答案,我們可以回去交任務了!”

    他知道坐標!

    他的目的是坐標!

    他想拿著坐標逃跑!

    他有這個能力!

    狂四郎回想起上一次天災信使在他面前上演了一次‘溶于空氣’,從包圍中直接蒸發消失,他自然認為天災信使現在也依然擁有這種能力——怪不得天災信使敢孤軍深入,肯定是擁有保命的能力!

    何等膽小,何等懦弱!

    居然做好逃跑的準備才上戰場,你當神圣的戰場是什么?王者峽谷嗎!?

    有死之榮,無死之辱!

    哪怕不是為了坐標,也必須給予這種人以天罰!

    眼看著天災信使一行人就要在泥石的‘掩護’下安全撤退,狂四郎忽然渾身燃起紅色蒸汽,重重一跺腳,發出一聲清脆響亮的命令:

    “狂,拔刀!”

    與此同時,分處于古墓不同地域的七十二名天魔武士,他們的心臟猛地發出一聲跳動,他們的背甲浮現出一個赤紅色的‘狂’字!

    用刀的,斬。

    用槍的,刺。

    用銃的,射。

    他們朝著被墻壁阻擋的方向,毫無遲疑地燃燒靈能,發出自己最強一擊!

    劍之所向,燃我破敵!

    與此同時,狂四郎頭上忽然出現一柄倒懸的赤紅小劍,小劍的靈能如同實質般澎湃浮動,纏繞到狂四郎身上,令他的太刀血光幾乎燭照萬里,無窮殺意吹拂整個古墓!

    先鋒指揮官這一職位,并不僅僅賦予權力,而且還賦予暴力!

    當士兵燃燒靈能時,身為指揮官的狂四郎也會獲得極大增益!

    他壬生狂四郎的刀,同樣也凝聚了無數人的希望!

    “斬!”

    四面八方的靈能攻擊,如同深海漩渦亂流般席卷殺向茶修等人所在的區域,但因為巖層阻擋并無太大影響。然而壬生狂四郎這一刀,卻是斬斷萬物,碾碎凡塵,無法阻擋!

    希路達急促地抱怨一句:“你惹他干什么啊!這我可頂不住——”

    “我來。”

    茶修將三人護在身后,連蔡君妍都不例外,然后舉起雙劍抵擋在前——

    瞬間被斬碎!

    狂四郎那粗大的劍芒灌入茶修體內,瞬間將他撕成一個稀巴爛!

    被茶修擋在身后的蔡君妍受到第二重傷害,但經過茶修這個人肉緩沖,她舉盾一拍就把剩余的劍芒拍斜了30°,左半身被斬出一個豁口,而劍芒也成功歪到旁邊土層里,轟出一個窟窿!

    失去半身的感覺讓蔡君妍臉色一白,哪怕感覺不到痛苦,但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剛才還有感覺的東西,現在忽然感覺不到,這種空虛感就像幻肢痛一樣,是一種真實的心理痛。

    “沒事,有我。”

    這時候,蔡君妍聽見前面的隊長輕輕安慰了一句,她左半身的豁口馬上泛起翠綠色的光芒并且迅速愈合,所有神經血管迅速連接!

    “在我答應之前,你們絕不倒下。”

    四人小隊打團,除非奶媽死了,否則其他人絕不會死!

    “貓女,你抱著竹仙。幽鬼,你抱著我。我們沖向上邊!”

    三人愣了一下,她們這時候稍稍一看,才發現古墓地形徹底改變,因為上邊地宮的崩塌,以及天魔們亂七八糟的攻擊,現在到處都是土堆瓦礫,再無墻壁可言。

    本來他們理應被活埋長眠于此,但因為狂四郎的那挖土一刀,他們上方的土層被硬生生斬出一道斜坡,雖然很窄很斜,但確實可以直接跑上去!

    “這一切都在你計算之內嗎!”希路達大笑一聲,單手攔腰抱住游竹笑搭在肩上,熟練地像是拐賣過好多次少女一樣——然后頭也不回向上奔跑。

    蔡君妍觀察了一下,發現隊長的整個身軀都被斬爛了,腸子內臟幾乎全部被捅出來,哪怕隊長一直用符文修復自己,也尚未達到可以行動的程度,的確需要人抱著離開。

    但,怎么抱?

    隊長在自己前面,自己能選擇的姿勢也只有……

    這時候有顆石頭往蔡君妍頭上砸來,‘反射’符文迅速響應,但蔡君妍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經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著隊長往上狂奔!

    這是不是太冒犯了?

    他會不會覺得這很丟人?

    我能不能用這件事作為把柄威脅他?

    蔡君妍的思路迅速從擔憂轉變成黑心,而此時茶修卻是看向正站在斷層邊上的狂四郎,往上挑了挑下巴。

    狂四郎本來想在他們逃跑的時候直接斬殺,但他看見天災信使被他捅穿了腰居然還敢挑釁,便按捺住這一刻的殺機,也跟著跑向上方。

    他并非輕敵,只是他根本沒從天災信使身上感應到‘坐標’的靈漪——他得在天災信使死之前問出坐標的位置!

    而茶修此時也是心念急轉,不停回憶剛才狂四郎透露的細節。

    圣指骨是‘他的坐標’,是他的,而不是大家的……

    這處古墓并非狂四郎的初始根據地,他是在上周被我們搗毀犯罪老巢后,才轉移到這里的……

    一路上遇到的天魔是中世紀歐洲型號,跟狂四郎那批東瀛型號也不一樣……

    茶修平靜說道:“這里還有另外一名天魔指揮官,這里還有一處天魔孵化池。”

    蔡君妍低頭看了他一眼:“另外一名?”

    很簡單的推測。

    雖然沒有親眼見到,但種種細節表明,此處還有一名細心、謹慎、并且喜歡掀地板的指揮官。而還有一個天魔孵化池,也是理所應當——這里出現了兩個兵種,當然得有兩個兵營啦!

    茶修現在的主要任務已經從‘完成任務’變成‘盡可能摧毀天魔坐標’,他摧毀了一個圣指骨坐標就推進了0.2%主線進度,那要是摧毀五百個坐標,地球豈不是能加快腳步進入未來時代?

    那么,另外一個兵營在哪?

    首先,另外一個指揮官并不是狂四郎這類型,他應該是一個理性邏輯者。基于這個前提,他既然敢掀翻這個區域的古墓地宮,那就說明兵營不在這里,不然活埋了坐標到時候就難找了。

    不過,除非他精通地質結構學,不然這么大規模的塌陷,很容易就會波及整個古墓……

    茶修眼里爆出精光,咳嗽一聲說道:“貓女竹仙,打穿上面!”

    “好!”

    希路達狠狠一拍游竹笑的心形屁屁,游竹笑嚶嚀一聲,嬌羞問道:“貓女你干什么啊……”

    “等下要大戰,我要省點血,你先借點血給我!”

    借血?

    怎么借血?

    游竹笑愣了一下,然后就感覺自己屁股被開了五個洞。

    而獲得充足血源的希路達,拉出五條鮮紅絲帶轟向上方,肆意張狂地怒吼道:

    “我要這地,再也埋不住我的心!——”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