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40章 手機,還是仇人?
    看見隊長被貓女捅穿了腰,游竹笑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屁屁。

    原本她以為自己夠慘的了,被貓女前輩當做重復型施法材料使用,沒想到這居然只是基本操作,隊長現在別說屁屁,連自己都獻祭出去了!

    你們為什么這么熟練,到底做過這種事多少遍了!?

    但效果自然是非常顯著,貓女抓出的血爪狂刀堪比40米大刀,隔著老遠就刺穿幾個重甲天魔,以迅雷之勢席卷敵方的深藍暴露狂!

    如果隊長說得沒錯,那這個名為‘暗懼’的深藍暴露狂身上還有一個‘天魔孵化池’,也就是天魔的媽。要是直接將這個暴露狂打爆了,搶了他的媽就跑,豈不是完成一件利國利民功在當代的大好事?

    游竹笑雖然主要目的是來冒險,但她也有拳拳赤誠之心,暗中肩負了拯救世界的壓力。

    她這幾晚睡覺,都會夢見自己以后變成了地球第一強者,深得‘奈瑟’寵愛,然后百年后‘奈瑟’降臨,她為了保護地球與‘奈瑟’大戰三百回合,打得‘奈瑟’跪下來尊稱她為社長,然后她帶領地球邁向星辰大海,創造新的篇章……

    雖然不知道夢里‘奈瑟’的形象為什么是隊長,但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游竹笑本人已經做好篡位的心理準備,就看她什么時候成為地球第一強者。

    而對自己使命有清晰認知的游竹笑,自然知道萬事要從小事做起。‘奈瑟’是百年后的終極boss,現在就拿你們天魔練練手!

    手握利器,心起殺機,當游竹笑心里燃起強烈的射爆之心時,她腦海里的符文同時燃起赤紅血光,周圍的靈能如同狗腿子一樣拱衛游竹笑,令她剎那間就舉槍瞄準暗懼!

    「念力」符文的效果,是‘根據靈能者的意愿扭曲現實’。

    當游竹笑看見天魔襲擊自己的時候,她拒絕天魔的接近,所以念力直接砸扁了天魔。

    當隊長要求她用念力強化子彈,她覺得遠程輸出很適合她的身份,所以念力強化了命中率和子彈威力。

    但念力還有一個隱藏屬性,甚至連茶修希路達都沒注意到——靈能者的意愿越強烈,念力的效果就越強。

    游竹笑又偏偏是現實里唯唯諾諾,網絡上重拳出擊的人。她現實里面對追求者的糾纏都不好意思拒絕,只有在網上才敢吐槽舍友和狗男人。

    奈瑟社的投影降臨,相當于讓游竹笑用‘虛假身份’置身于現實,令她掙脫久受現實束縛的心。而拯救世界等中二幻想,更是將她那顆蠢蠢欲動的心徹底點燃。

    打天魔可能還沒什么激情,但打天魔的媽,那我就不困了!

    砰砰砰砰——

    游竹笑借助念力握持的手槍穩如泰山,瞄準暗懼各個要害連發7槍!

    哪怕游竹笑是在希路達之后拔槍,但她們兩個的攻擊幾乎同時到達,轟向暗懼等天魔!

    但就在他們出手的時候,將他們包圍的重甲槍兵也無情出手,絲毫不給他們進行回合制戰斗的機會,長槍如林刺出!

    四面八方,皆是鋒銳黑槍!

    蔡君妍下意識想退后,但她稍稍一退,她就感覺自己碰到了兩具溫暖柔軟的身軀。

    那是貓女和傻白甜竹仙的身軀,隊長穿著冰冷鎧甲,碰上去硬邦邦的。

    退無可退。

    蔡君妍輕輕呼出一口氣,睜大漂亮的眼睛,將所有攻擊盡收眼底!

    ‘反射’符文……發動!

    盾轉刀舞腿旋踢!

    鐺鐺鐺鐺鐺——

    她宛如戰場玫瑰般綻放,迎向所有黑芒長矛,用刀偏斜,用盾格擋,用腿橫掃,將所有攻擊全部打偏,打不偏的也由自己來承受,用骨骼和血肉鎖住長矛,沒讓隊友傷及半分!

    早在第一次參與任務的時候,蔡君妍就做好覺悟——被攻擊是舉盾者的宿命,她沒什么可抱怨的。

    ‘等下隊長治療的時候,我再說幾句表忠心的話,那我出賣盲閃符文的事應該就徹底過去了。’她心想。

    轟!

    暗懼被希路達的血爪和游竹笑的子彈貫穿,遍布深藍符文的肉體被刺穿了大大小小十幾個洞孔,整個人都被打爛成好幾截!

    不等茶修說話,希路達就一腳踩在他肩膀上,化為一道金色流光沖向暗懼!

    既然茶修說坐標在暗懼身上,希路達就相信他的判斷,趁暗懼分尸復活的時候,趕緊摸尸爆裝備!

    “很好。”

    看見被分尸的暗懼還在說話,甚至嘴角上翹露出笑容,希路達也沒有絲毫遲疑。

    天魔向來不是一次就能打死的,他們也沒有任何殺死暗懼的念頭——用腦子想想也知道,普通天魔都要殺那么多次,那這些天魔指揮官能死的次數至少是兩倍以上吧?

    但你都被分尸了,難道還能反抗?

    “但我看見的未來里,沒有你們。”

    就在下一個剎那,暗懼的身體浮現出恍如電影倒帶的方格紋,被撕裂射爆的身體瞬息之間就回復原狀了!

    時空倒流!

    希路達瞬間就對暗懼的能力做出了判斷:不是恢復,不是幻術,而是時空倒流,將自己的身體狀態逆流到尚未受傷的時候!

    她來不及想太多,因為暗懼已經舉起權杖狠狠向她錘來!

    現在是時候用自己的血了!

    希路達在空中舞出血爪,風聲嘯嘯如同女巫夜哭。

    鐺!

    無堅不摧的血爪沒能切開權杖,但權杖也沒能砸中希路達。按照物理法則,砸中血爪的暗懼也受到反作用力,手臂被狠狠反震了一下,動作出現了些許凝滯。

    希路達趁這個機會撞入暗懼懷里,雙手直接插入他腹中,向兩邊撕開——她以前跟著鏟屎官看電視劇看到這一幕,老早就想這樣試試了!

    暗懼的肉體幾乎沒有防御,被希路達輕而易舉就撕成兩半,但下一秒他又再次回復如初,面帶笑容地揮舞權杖痛錘希路達!

    一錘下去,希路達半張臉瞬間變得稀巴爛,金發染上了鮮血,碧眼也被打爆了一顆,牙齦和顱骨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氣中!

    “你不僅丟了臉,而且還會丟了命!”暗懼舉起權杖,無情揮舞。他已經不打算活捉這群入侵者來威脅天災信使交出坐標,尤其是他看見這個金發女人居然捅穿天災信使的腰來進行攻擊時,他就知道這群人對好友的定義是‘你安心去死我會為你報仇的’。

    他們不會受威脅。

    但他們會憤怒!

    先用最殘忍的錘法敲死這個女人,引起天災信使的怒火,說不定還能將他嘲諷住!

    就在此時,茶修留下竹仙和幽鬼兩人抵擋其他天魔,捂住自己支離破碎的腹部,向前沖鋒大喊:“頭盔!”

    因為暗懼敢弄塌古墓,所以坐標在地面上;

    因為狂四郎的坐標被他們拿了,生性謹慎的暗懼自然會來到地面,講坐標隨身攜帶;

    因為暗懼連個褲袋都沒有,身無寸縷,所以唯一可能藏東西的地方,除了他上下兩個排泄口,就只剩下他的頭盔了!

    希路達微微側過頭,用僅剩的半張臉看著暗懼。

    無懼,無悲,無喜。

    前世今生,從來沒有人。

    能在咫尺之間。

    戰勝她。

    就連茶修,也得在一丈之外才敢跟她拼刀!

    她鞭腿一勾,附著在腿上的‘念劍’如刀般切斷暗懼的左腿!

    暗懼驚得亡魂大冒,馬上發動時空倒流恢復身體逃離,但失去左腿的失重感,還是不可避免地令他的動作緩慢數分。

    希路達十指帶血,在空中劃出十道血痕,直接刺穿了暗懼的脖子,然后雙手合十,沿著脖子向上懟腦袋,將暗懼的腦袋兼頭盔都直接懟破!

    剎那間,絢爛的紫光照耀黑夜,連月光都被染上紫色,一切都變得朦朧起來。

    散發紫光的,正是希路達手里拿著的一束紫色發絲!

    剛摸上去,希路達就能確認,這束發絲也是神靈之物!

    坐標,真的就在暗懼的頭盔里!

    事不宜遲,當場沒收作案工具——

    “嗯!?”

    希路達扯了一下,發現自己完全扯不動發絲,哪怕用了‘念劍’也切不開!

    啪!

    復原身體的暗懼,揮舞權杖錘爆了這個女人的脊椎,冷聲說道:“圣人坐標,豈是你能破壞之物!”

    這一次,暗懼是真的生起了殺機!

    如果說前面都是嬉戲,那當天災信使說出坐標在他頭盔的時候,暗懼就感覺到自己被完全看穿的恐懼。

    但幸好坐標是圣人之物,只有圣人才能破壞圣人,這群地魔根本不可能摧毀坐標。

    當然,他們也帶不走!

    身體支離破碎的希路達轉身一拋,將發絲拋向后面沖過來的茶修。

    暗懼想沖過去搶回來,被游竹笑的致殘射擊射爆了腿。暗懼笑容一僵,游竹笑附近的天魔同時爆發,將游竹笑刺成了刺猬!

    其他天魔想阻擾茶修,蔡君妍直接將長刀扔過去,刺穿他們的腳后跟!

    茶修也中了幾道靈能攻擊,但他沒有絲毫停滯,甚至沒有治療自己,將所有‘饋贈’都用于爆發速度!

    然而就在茶修離發絲只剩十幾厘米距離的時候,一個朱紅人影跳到茶修的上空。

    “讓我……終結這場噩夢吧。”

    手持大太刀‘浮舟’,一直在外面待命的壬生狂四郎,終于找到了一個最佳的切入點。

    雖然不知道天災信使為什么如此急迫地想要坐標,但狂四郎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在敵人即將成功的時候,讓敵人徹底沉淪!

    正是此時,正是此刻!

    就讓這一刀,為我們的恩怨,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你的隊友都半死不活,現在沒人能幫你了,天災信使!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希路達重度傷殘,蔡君妍只剩盾牌,就連游竹笑也被刺出十幾個洞。經過一連串的戰斗,所有人的精神力幾乎都快要枯竭了。

    游竹笑瞇著眼睛看著這一幕,心里燃起強烈的不甘。

    就差一點了!

    就差一點,隊長就能殺天魔第二個媽了!

    有沒有,有沒有什么東西,可以攔一下壬生狂四郎——

    在這瞬間,她忽然回憶起在上一次戰斗中,隊長曾經低聲念誦的禱言。

    她氣若游絲地呢喃低語,甚至她都聽不清自己在說什么——

    “為了……蔚藍……”

    一絲絲精神力忽然流入腦海,激活了‘念力’符文。

    然后游竹笑便清晰地感應到,壬生狂四郎身上,有一個她可以操控的方形物體。

    無論什么都好,都給我去創造奇跡吧!

    游竹笑用力一握拳頭,壬生狂四郎懷里的‘方形物體’便在念力的作用下飛了出來,撞向狂四郎的刀刃——

    “嗯?”

    狂四郎定睛一看,發現那是一臺……手機。

    手機。

    仇人。

    手機。

    仇人。

    狂四郎在空中遲滯了一下,選擇偏離刀刃,避開手機,斜斬天災信使!

    然而就是這電光火石間的耽誤,為茶修爭取到最后的時間,讓他在被斬的前一息,碰到了那束紫色發絲!

    「你獲得重要道具,‘圣煩惱絲’。」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