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53章 你不想做人了
    “柔弱的女大學生……”

    聽到茶修這番話,豪哥卻是忽然平靜下來,猙獰扭曲的臉孔恢復正常,頭發濕漉漉地貼著額頭,閉上眼睛站直腰,看上去還有點帥氣。

    就當茶修以為他相信自己的話時,他忽然舉起雙手做出拳擊防守的姿勢,護住自己的要害后退,并且問道:“你知道我的能力?”

    相比起不愿交流的豪哥,茶修就顯得很和善:“利用掌心符文進行視覺催眠,被催眠者不會感覺自己的思維出現任何問題,并且會忠實履行你的命令。”

    親自用分身體驗過一遍,茶修基本就摸清豪哥這個能力的底細。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體驗,就像是茶修在玩游戲控制某個單位時,別的玩家忽然獲得該單位的控制權,并且進行操控。

    對于茶修而言,分身就是他的控制單位,豪哥的催眠術本質就是獲得了分身的控制權,因此這個催眠術對茶修的分身而言毫無意義——茶修始終擁有最高控制權,他的命令優先度比豪哥的更高。

    茶修也只是為了想查看豪哥的意圖,所以才讓分身假裝受到催眠。

    豪哥睜開眼睛,表情平靜,顯然他的眼球和下體又恢復了:“你是怎么破解我的能力?”

    茶修搖搖頭:“你想知道的話,就回答我的問題。”

    其實預防這個法術也很簡單,先不提茶修可以用本體強行控制,其實茶修只要不看他的手掌就行了——哪怕只看腰部和腳,茶修也能準確判斷他的攻擊意圖。

    豪哥搖搖頭,“我不想知道。”

    就當茶修以為談判再次決裂的時候,豪哥卻是再退后一步,低聲下氣地說道:“大姐,你走吧。”

    茶修微微一怔:“怎么?你不是想殺掉我這個靈能者,然后用我作為素材進行一些神秘活動嗎?”

    “沒錯,但不值得。”豪哥一步一步,走到大雨之中的汽車旁邊:“你很厲害,這次是我碰到鐵板了。你下山報警,我這就離開珠越,以后就井水不犯河水。”

    茶修眨眨眼睛,心中并沒有多少驚訝。

    在過往無數市井人生里,他見過不少這樣的人——好勇斗狠,鼠目寸光,但也不乏聰明。

    人類社會有些很奇怪的現象,上流人物尊崇利益厚黑不要臉,底層人物反而會爭口氣重承諾絕不認慫。

    茶修摸爬滾打幾輩子之后,才慢慢明白這種現象的根源:上流人物有未來,有享受,有夢想,他們知道人死了就什么都沒有了;而底層人物,他們什么都沒有,就只剩一口氣。

    茶修能理解豪哥,如果豪哥什么都沒有,說不定還敢跟茶修拼命絕不認輸。

    但他有催眠的超能力,有超速自愈不懼疼痛的身軀,他有光明的未來。

    現在茶修的戰斗力和復活能力,足以表明茶修是一根難啃的骨頭,他沒必要跟茶修死磕。

    茶修只是他的一個目標,就像是市場上看到的一條魚。這條魚太貴了,他覺得不值得買,完全可以去挑其他魚,根本不需要在某條魚上浪費太多時間。

    豪哥的思路很正確,但這個思路并不符合茶修的利益。

    茶修的苗條身軀如蛇影般沖向豪哥,豪哥沒有躲避,左手護住面部,右手一記直拳打出!

    這種活了二十幾年的年輕人的攻擊意圖,在茶修眼里幾乎是透明的,他微微側頭就避開了,然后對準襠部一記飛膝撞——

    茶修自然是注意到,靈魂真實傷害對不同部位顯然有不同效果。

    但這次豪哥只是悶哼一聲,硬生生忍住了,直接抓住茶修瘦弱的肩膀,不讓茶修的雙手有反抗的機會——

    “我抓住你了!”

    他雙手指甲深入茶修肩膀血肉,抓住茶修就是一記膝撞。茶修感覺自己心肝脾肺腎仿佛被一根鋼筋捅穿,嗚哇一聲吐出鮮血和內臟碎片。

    “我讓你狂,我讓你狂,跪下,給我跪下啊!”終于抓住機會,豪哥沒有絲毫猶豫,一邊怒吼一邊瘋狂暴揍茶修,拳頭如雨水落下,茶修宛如暴風雨里的洋娃娃般,經受了慘無人道的蹂躪。

    足足打了一分鐘,看著面前這個女大學生被自己打得破破爛爛,如同漏出棉花的毛絨玩具般跪在地上,豪哥才停下雙手。

    但他的表情卻沒有絲毫放松,反而更加緊張:

    “這次,這次應該……”

    就在此時,豪哥看見地面被車前燈照亮的雨地上,出現了一個……新的影子。

    他身體瞬間僵硬起來,慢慢扭過頭,面目猙獰地看向后方。

    還是那個女大學生。

    表情還是那么平靜。

    甚至連衣服都沒有變化。

    但這次不同的是,她雙手……拿著兩柄劍。

    豪哥絕不認為,那兩柄劍是裝飾品。

    她看了看那具被豪哥打殘,跪在地上的尸體,面無表情地說道:

    “我討厭下跪,我已經跪了很久了,我來到這里,就是不想再跪著。”

    “巧了,我最愛看見別人給我跪下!”豪哥先是說了一句狠話,然后又忍氣吞聲地說道:“大姐,有事可以商量,大家就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過,OK?我不會找你麻煩,其實我本來也可以找你旁邊那個男的,這次真的是以外。”

    她表情明顯微微一怔,旋即搖搖頭:“我這個人,最講公平。”

    “既然你喜歡跪著,那你也給我跪下吧。”

    豪哥哈哈大笑,然后猛地沖撞過去,雙眼血絲遍布,雙腳狠狠在地面上踩出一個坑,速度快得在雨幕下拉出殘影——

    “我跪你馬——“

    ……

    鐺!鐺!

    兩柄劍,將豪哥兩只手釘在前方地上,他為此不得不彎著腰跪著。

    他的膝蓋以下的部分全部都落到路邊水溝里,腹部裂出幾個大口子,但流血的速度很慢,腸子也沒流出來。他半張嘴都沒了,正長著肉芽再生,看上去如同骷髏般嚇人。

    雨水落到他身上,讓他看起來像條狗。

    茶修蹲在他面前,揉了揉發酸的手腕。

    為了降低交流成本,他的這次投影依然使用了米汐的形象,但給自己配了兩柄長劍。

    投影自然是可以配備武器,甚至槍械也沒問題,但茶修沒使用過現代槍械,所以還是用回熟悉的冷兵器——他九十年前使用駁殼槍和漢陽造的經驗,顯然已經落后了。

    不過茶修這次也真切感受到,雙流劍對身體素質要求之高。他只是普通女大學生的身體戰斗了一分鐘,砍了豪哥幾十劍,雙手就累得產生勞損,以至于劍法都露出不少破綻,幸好豪哥空有蠻力,不然還得再投影一次。

    等豪哥長出舌頭,茶修緩緩說道:“現在,能告訴我你的目的了吧?為什么要狩獵靈能者?那個儀式有什么用。”

    “he——tui!”

    一口混著牙齒的血沫吐到臉上,茶修也不擦,雨水很快就會沖刷干凈:“成王敗寇,這應該是你的生存哲學吧?說出你的陰謀,我會保證你的基本人權。”

    “嘻嘻……哈哈哈……”豪哥猖狂大笑起來:“你根本不知道,你得罪的是什么勢力!這個世界已經死到臨頭,你盡管在這里耀武揚威,盡管殺了我,但我會進入天堂,而你將在這里等待末日!”

    茶修歪歪腦袋:“你信教?聽你口音,你是龍門人,龍門那邊十字教氣氛很濃郁……”

    “不是宗教!是事實!”豪哥桀桀笑道:“你死了就只是死了,但我死了,會進入偉大國度,成為永生不死的強者,得到一切我想要的。我什么都不會告訴你,我就是要你在未知恐懼中一步步絕望!”

    茶修思考片刻:“聽起來有點耳熟……你投靠天魔了?嗯,他們應該是自稱……圣域?”

    豪哥微微一愣,一臉震驚地看著茶修。

    “看來我猜對了。”茶修也不意外,目前能在地球搞事的勢力應該也就只有天魔了:“你好好一個人,就別投靠天魔了。坦白從寬,說出情報,彌補自己的罪孽吧。”

    “罪孽?什么罪孽?”豪哥雙眼醞釀著瘋狂:“你知道圣域,那你應該明白,這個世界已經注定要滅亡了!我是被圣域選中的人,我死后就能成為偉大的天人,不死不滅的存在!”

    “我不是你們這些朝生暮死的愚蠢人類,這個世界對我來說就只是一場游戲,游戲你懂嗎?你們只是我們的經驗值,我們的獎勵!我殺你們爆裝備,我有什么罪孽?”

    “情報?我的情報就是建議你們快點自殺!不然等我天人大軍壓境的時候,你們連自殺都只是一種奢望!”

    茶修沉默地看著他,面前這個男人,勾起茶修一些不太舒服的回憶。

    當國破家亡的時候,這種人就像食腐禿鷲一樣聚集出現,出賣舊主利益,獻媚新主。

    不過這也只是各人的選擇,茶修感覺不舒服,但不評價。

    除非,這人的選擇,觸碰到茶修的底線。

    “也就是說,你不肯告訴我任何情報?”

    “如果你肯跪下來舔我,豪哥心情好說不定能賞你一兩巴掌!”

    茶修點點頭:“我明白了。”

    “其實,因為你是人類,而我又是守法市民,所以我一直傾向于用溫柔的方式來詢問情報。”

    溫柔?豪哥看了看自己被釘在地上的雙手和被截肢的雙腿。

    “不過,你剛才說——”

    茶修站起來,看向豪哥眼神里,閃爍著晦暗不明的冷漠,舉起握緊如石的拳頭。

    “你不想做人了。”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