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57章 茶修的魅力
    茶修沒有關注城中村的后續。

    正如豪哥所說,他們是來自于龍門的黑戶,警察們頂多從租房信息查到他們的來歷,然后就無從下手——既然天魔指揮官以入夢的方式來‘收編’他們,那就說明他們現實里的關系網絕對不會牽涉到天魔。

    現在的問題是,這些天魔奴仆是被天魔指揮官有目的、有規劃、有途徑地收編。與真正天魔相比,天魔奴仆幾乎與常人無異,又擁有超越等閑靈能者的戰力,甚至有偵查人體靈能的方法,如果他們潛伏在城市里暗中襲殺靈能者,那將成為人類社會巨大的‘人禍’。

    但茶修沒有有效渠道能傳遞這個信息,也無法證實這個情報。在城中村讓大家看見天魔奴仆的尸體,已經是茶修所能做到的極限。

    茶修自然還有后備計劃,但他無法保證后手能生效。不過,他對這場‘人禍’并不是很上心——像這樣的襲擊靈能者事件,只要政府反應過來,借助戶籍系統和天網系統,天魔奴仆的下手難度就會變高,而靈能者也會因此感受到生存壓力而奮力拼搏。

    適當的生存壓力,是學習的最大動力。

    但如果政府沒反應過來……

    那也不關茶修的事。

    他只是一名興趣使然的救世主,單純地想保護人類與世界,并不是特指某個國家某個文明某個人。如果這一屆人類不會自救,那就該經歷浴火涅槃重生,換一屆合格的人類來。

    下午,茶修在寵物之家打工。

    他一邊擼貓刷‘仁手’成就,一邊觀察店里,感覺一時半刻不會有客人來,便看向正在喂兔子的米汐。

    “米汐,你的符文能力是什么?”

    “是……”米汐身體微微一頓,回過頭詫異地看著茶修。

    旋即她莞爾一笑,吐出舌頭略略略,做了個鬼臉:“不告訴你。”

    ‘我果然不擅長交涉,不過目的達到了。’

    其實茶修對米汐的能力也不感興趣,他知道所有符文能力,只是想通過這樣的話術確認豪哥情報的真假。米汐雖然沒透露能力,但從話語里,可以確認她擁有符文。

    茶修又問道:“你平時排哪幾天的班?”

    米汐想了想:“嗯~星期一白天、星期二星期三下午、星期六全天……”

    茶修嗯了一聲,撓了撓面前貍花貓的下巴,問道:“你能不能將班次調整到跟我一起上下班?“

    據豪哥說,珠越市的天魔奴仆就只有他們三個。但現在他們死得渣都不剩,他們背后的指揮官說不定會派新的狩獵者來。

    而且指揮官也不只一個,像暗懼和壬生狂四郎這兩個指揮官,就明顯不會互通計劃。玄國四大城市,玄京、珠越、深淵、魔海,多個指揮官同時往四大城市派遣潛伏刺殺人員也并不出奇。

    因此珠越市的靈能者,仍然有危險。

    不過這份危險,就跟走在街上會被人打劫一樣,客觀存在,但小心即可。

    然而茶修感覺米汐不像是什么會小心的人。米汐為他推薦工作,他總不能眼睜睜看著米汐暴露在危機中——像這種被非人者鎖定過的狩獵目標,再次被狩獵的幾率意外地大。

    就像遇過渣男的少女,還是會很容易遇上渣男,這是存在一種社會規律。不過茶修既沒當過渣男,也沒當過少女,所以也只是聽聞而不能理解。

    米汐其他時間基本在學校,十分安全,就是晚上從寵物之家下班會有一段安全真空。茶修便問問她愿不愿意一起下班,愿意的話,茶修就算是償還介紹兼職的人情。

    面對茶修的提案,米汐眨眨眼睛,端著下巴沉思了好一會:“如果你愿意領養一只貓,那我就答應。”

    米汐看見茶修先是微微一愣,然后眉頭緊皺沉思起來,臉色嚴峻地像是在思考世界局勢。她噗嗤一笑,笑道:“我說笑而已。我等下跟沈姐聊聊,排班排到一起應該沒什么問題。”

    說笑?茶修搖搖頭:“不好笑。”

    “但你的反應好好笑啊。”米汐眼睛彎成月牙滿是笑意,聲音清脆得像風鈴:“像小貓一樣可愛。”

    茶修想起某個屁股毛沾屎的橘貓,感覺自己被冒犯到了。

    ……

    晚上回到學校,在路口跟米汐告別,茶修回到宿舍的時候,就聽到「社交」頻道那嫌棄的女童音:「這小子都癡線嘎,是女人就說是自己老婆。」

    希路達來了。

    茶修推開宿舍門,便看見希路達站在袁方的肩膀上,一人一貓正在看動漫。不過稍微不一樣的是,袁方現在的表情十分的引人犯罪——引人往犯罪的方面懷疑。

    嘴是齜牙咧嘴,眼是瞇起來的,臉容是扭曲的,如果要用一個名詞來描述這個狀態,那就應該是——癡漢。

    看著電腦屏幕都能露出如此變態的笑容,難怪希路達會這么嫌棄地看著他。

    希路達也發現茶修回來,一蹦一跳就跳到茶修懷里,嘰嘰喳喳地吐槽道:「那小子長得人模狗樣的,沒想到這么變態惡心,真不愧是你的舍友。快幫我罵罵他,‘里面的角色才不是你老婆,人家有CP的’!」

    茶修稱了稱希路達,有些疑惑:“你好像變重了。”

    「希路達還小,長大了自然會變重。」明顯胖了一圈的希路達不以為然:「快幫我罵他!老娘忍他好久了,我好不容易逃出來看個動漫,這小子就在旁邊嘰嘰歪歪向我炫耀他‘老婆’穿黑絲襪多好看。老娘要是掌握變身妖術,第一時間就將這小子變成穿黑絲襪的‘老婆’,讓他自己爽個夠。」

    茶修聳聳肩,過去拍了拍袁方的肩膀:“想找老婆就去聯誼,不要將虛擬角色當成自己戀人了。”

    袁方搖頭,指著屏幕問道:“這是不是我的屏幕?”

    “是。”

    “那出現在我屏幕里的美少女,是不是我老婆?”

    這個邏輯,好像沒問題哎!

    茶修剎那間被迷惑了,畢竟他接觸亞文化不多,對這種虛擬文化的權力宣稱現象,譬如對紙片人喊‘爸爸’、‘老公’、‘岳父岳母’、‘老婆’之類等等現象,都沒有充足的了解,因此也不敢妄下評論。

    希路達很不爽:「茶修修,你說話太軟了!直接罵他‘吔屎啦二次元’……」

    茶修不再理會這種瑣事,將希路達抱到陽臺,輕聲問道:“你這幾天沒來玩,成就刷得怎么樣?”

    希路達身體僵直了一下,討好似的在茶修胸口踩奶,試圖萌混過關。

    茶修也不說話,就靜靜看著她。

    最后還是希路達認輸了,說道:「沒辦法啦,這兩天鏟屎官回來了,一直就抱著我不放手,我白天要跟鏟屎官吃喝玩樂,夜晚要睡覺,真的沒時間刷成就啦~~」

    希路達的鏟屎官……茶修想起來了,是那個唯唯諾諾的柔弱女大學生游竹仙。

    這類人一看就好糊弄得很,要是想逃出她的視線找時間刷成就,依照希路達的才能,肯定是能找到機會的。

    但是……

    “也對,你是別人的寵物,陪伴主人和健康成長才是你的第一任務。”茶修將希路達放在陽臺上,平靜說道:“我要求你將空余時間都用來刷成就,本就是我的一廂情愿。”

    “你是幫助我一起達成理想的朋友,但你這一世也是一只寵物貓,末世危機本就與你無關,純粹是被我拉進來幫忙。你愿意努力是情分,不愿意奮斗是本分,我這樣催促要求你,是我太過急躁,太過依賴你了。”

    茶修輕輕呼出一口氣,向希路達低下頭:“我為我過去兩周對你的無理要求,正式向你道歉。”

    希路達歪著腦袋看著茶修,只能看見一張認真平靜略帶歉意的臉龐。三世戰友,她自然知道茶修跟沒有臉皮一樣,有什么情緒就直接表現出來,不加絲毫隱藏掩蓋。

    茶修的道歉是真心誠意的,他就是這么認為。

    希路達現在應該歡呼雀躍地跑出去玩,但她如果是這樣的人,她就不可能跟茶修歷戰三世了。

    在以前,希路達就多次見過茶修這樣的一面:理性、孤僻、不對任何人報以希望、時刻審視自己的感情依賴。

    希路達曾好幾次被茶修氣得想分道揚鑣各行各路,但一旦茶修表現出這樣的態度,希路達就會莫名其妙地軟化下來。

    他這時候的表情,就像一只被世界拋棄過,然后再也不相信世界,孤獨又倔強在雨中前行的小奶貓。

    「好咯。」希路達跳下來,無可奈何地說道:「希路達這兩天會盡快將成就進度刷上來的。」

    茶修禮貌說道:“十分感謝你的支持。”

    「其實……」希路達別過頭看向另外一邊,尾巴一晃一晃,裝作隨意地說道:「你可以依賴希路達。」

    茶修看了一眼橘貓的背影,沉默片刻,說道:“那我希望你在埋貓砂的時候,盡量將尾巴毛上的屎擦干凈點。”

    「什么,又沾上了?」希路達連忙轉過頭看了看尾巴,然后怒了:「明明沒有!茶修修你騙我!?」

    茶修沒說話,指了指袁方的肩膀。只見袁方那件白色襯衫的肩膀部位,隱隱有幾抹黑褐色的干燥痕跡。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