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77章 君乃逢場作戲人,我亦袖手旁觀客
        看著面前乖巧跪坐的江戶川千夏,茶修想了想,指著地上的泥土說道:

    “這個會使用雷電的男人,是天魔的奴仆刺客,隱藏在都市人群之中,專門刺殺靈能者。但除非是治安環境不安穩的地區,否則天魔刺客也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行動,你以后小心行事,注意陌生人,不去人少的地方,基本可以保證安全。”

    “天魔……”千夏微微有些茫然:“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這個刺客來自織田信長的組織?”

    第六天魔王即波旬,簡稱天魔,為他化自在天欲界天魔之首。不過繁櫻人聽到天魔的第一反應,自然是那位戰國時期的風云兒。經過游戲漫畫大河劇電影的輪番轟炸,天魔王跟織田信長這兩個詞幾乎等同起來。

    茶修雖然想否認,但他忽然想起壬生狂四郎。到現在他也不確認天魔的具體來歷,就算織田信長成為了一名天魔指揮官,似乎也不出為奇。

    只是這個女生的想象力也太豐富了,僅僅從‘天魔’這個詞就連幕后boss都聯想出來,甚至給予茶修些許啟發——他一直沒將天魔這個詞往佛教那邊思考,默認是‘天外之魔’的意思,但現在或許還有新的解釋。

    “或許吧,你只需要知道,城市里有刺客徘徊,如果不想死,就待在安全區,不要給刺客任何機會。又或者,你可以嘗試更好地使用這個能力來保護自己,而不是用來進行詐騙犯罪活動。”

    千夏滿是感激地點點頭:“嗯,我明白了,謝謝你救了我,我一定會小心注意,不會讓自己再次陷入危險。”

    此乃謊言。

    千夏并非不相信天魔刺客的事,但她更加無法舍棄這種容易來錢,又能暴打惡心大叔解壓,并且于心無愧的賺錢方法。

    天魔刺客固然危險,但這不是有人來救自己嗎?

    因此千夏頓了頓,眉眼彎彎,露露我見猶憐的憂色,輕輕嘆息:“我也明白,下次陷入危險的時候,就未必會有人救我了……想保護自己的最好方法,還是令自己強大起來。”

    “但我也只是一個普通女生,現在又成為壞人眼里的獵物。就算我再小心謹慎,也總會有松懈的時候……剛才真的很危險,我差點就被那個人殺死了。”

    千夏使盡千層套路,賣力營造自己‘可憐又堅強’的人設,偷偷看了看劍士,發現后者一臉冷漠地看著她,居然一點情緒波動都沒有!

    迫于無奈下,她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用帶著一絲哭腔的聲音說道:“我還有許多想做的事,我還沒遇上喜歡的人,還沒談過戀愛,還沒見識過外面的世界……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

    很好,千夏心里暗暗給自己的這番表演打了個滿分。

    這下子你肯定會主動邀請我加入你們的組織吧!?

    但劍士依然面無表情地看著她,甚至還點了點頭——你點頭干什么啊,你以為自己看電視劇啊!再不濟也該拿張紙巾給我吧!

    她抽泣了一會,仿佛花了一些時間才平靜自己的情緒,強顏歡笑又感激地問道:“你救了我,這份恩情我無法償還,請問我有什么可以報答你的嗎?只要我能給,只要你需要。”

    快,說想要我為你效力!

    只要你們肯給一點點錢,只要月薪15萬以上,有年終獎有住宿補貼交通補貼食飯補貼,哪怕是參加要統治世界的黑暗結社,我也會答應的!

    這次劍士終于有回應了。

    “我需要你不再使用這個能力進行詐騙犯罪活動。”

    千夏臉色一僵,旋即語氣真誠地說道:“我剛才答應你了,我絕對不會再……”

    茶修搖搖頭,說道:“我不是執法者,我對你沒有管理權,無論你以后是否還會這樣做,我其實既不會知道,也不會在意。”

    “將右手伸出來,手掌向上。”

    千夏不明所以地伸出右手,然后被茶修抓住手掌,狠狠打下去!

    千夏差點就痛呼出聲,但她忍住了,立即用左手捂住自己嘴巴,眼睜睜看著茶修重重打了十次自己手掌,掌心火辣辣的,又痛又麻。

    茶修放開她已經通紅的手,說道:“你做的壞事說重不重,說輕也不輕,我無法監禁你,勞役你,所以打你十次手心。這個處罰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對你也沒警告效果,但你所受的疼痛,可以讓我心情暢快。”

    千夏收回自己顫抖發麻的手,咬牙露出勉強的笑容:“對,做錯事,就該受到處罰,我記住這次教訓了。”

    茶修不置可否,用‘饋贈’治療了一下自己的手掌,他打人自己手掌也會受到傷害:“你帶著這個男人離開吧,帶上房卡退房,路上注意安全不要逗留無人的地方,或許還有其他天魔刺客在附近。”

    千夏微微一怔,呆呆地看了茶修一會,忽然問道:“你要走了?以后還會來找我嗎?”

    “不會。”

    “但你不是特意來保護我的嗎?”千夏終于繃不住她那張堅強又可憐的表情,緊張兮兮問道:“你不是代表你的組織來招攬我嗎?”

    “的確是來保護你,但與你無關。”茶修說道:“而且從剛才開始,你一直都在說謊,我已經沒興趣跟你繼續交談了。”

    “我沒有說謊——”

    “你的表情的確很豐富,但你活的時間太短了。”

    千夏微微一愣,茶修搖搖頭說道:“人類最難做到的事,就是認可別人的正確,承認自己的錯誤。你的認錯太漂亮了,也太假了。”

    數千年來,茶修經歷了無數人生,遇見過無數人。他認識的杠精成千上萬,但見過能三省吾身的仁人賢者,屈指可數。

    哪怕跟隨孔師學禮的時候,茶修只不過覺得守孝三年時間太長,會耽誤學習禮樂,便向孔師提議改成守孝一年。孔師反問他良心會不會痛,他回答不會痛,就被孔師罵得狗血淋頭,這件事還被其他學生記下來了。

    他那時候跟現在一樣,是寡言少語的性子,平時也只問一些關鍵問題,但那些沒道理的人說不過他,反過來說他是口齒伶俐的杠精。

    每個時代的天驕,就少有善納諫言的賢主,更多的是獨斷專行的明君。

    他后來才明白,這是人類保護自己的方式:遵循一套固定的世界觀行事,強烈否定會動搖自己世界觀的觀點。畢竟生活已經如此艱難,根本沒時間去想其他有的沒的。

    人類可以原諒別人的錯誤,但很難原諒別人的正確。

    而且除了天性邪惡者,絕大多數人做錯事的第一步就是說服自己,只要他們能說服自己,那么從抄作業到殺人放火,他們都能為自己的行為找到正確的理由。

    承認錯誤,就是否定自己的思想,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哪怕是小孩子也會抗拒,更別說成年人——成年人在網上匿名爭論時被指出錯誤時,要么杠回去,要么裝死,很少會有‘你說的太好了我才是煞筆’這種情況。

    江戶川千夏的認錯太真誠了,與茶修所熟知的人性大相徑庭。

    “不過房間變成這樣,你可能會有些麻煩,但你應該能解決這種小事。”茶修看了看燒焦的地毯和床上的大洞:“如果你真的被政府部門質詢,可以將我的事說出去,不必隱瞞。”

    千夏摸著自己仍然疼痛的右手手掌,沉默地盯著茶修。

    過了半晌,她抱腿坐在地毯上,說道:“錢。”

    “我需要很多錢,我媽媽操勞過度心臟病發,需要醫藥費生活費。”

    “其他親人呢?”

    “我爸爸迷上了賭博,氣死了爺爺奶奶,欠了許多錢跳樓。為了避開債務人,不連累外公外婆,媽媽帶我來到東京。好不容易終于安定下來,她卻病倒了。”

    千夏就像在敘述別人的故事,語氣平靜毫無波瀾,沒有悲傷沒有無奈,只剩下面對生活的麻木。

    茶修:“我深表同情。”

    “同情我,就給我錢。”千夏抬起頭看著茶修:“或者給我介紹一份可以賺很多很多錢但又不會被抓的工作。”

    “如果你沒辦法幫我,就不要再大義凜然地指責我,這讓我覺得很惡心。”

    “或許,我還有另外一種選擇。”

    茶修從床上站起來,拿起兩柄鋒芒畢露的長劍。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