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90章 風行亂流,見敵必殺
    龍門水龍塘,某間地下室里,壬生狂四郎正在里面的沙發上玩手機。

    當門口響動的瞬間,他馬上抓住身邊的愛刀‘浮舟’。

    “狂爺,電腦我組裝好了!”

    看見進來的人是小黃毛,狂四郎微微挑眉,放下愛刀繼續玩手機。

    門口的小黃毛指揮小弟們將電腦主機、屏幕外設搬進來,有人稍微動作慢點就一腳踹過去:“慢慢吞吞干什么,狂爺等著呢!”

    一頓猛如虎的安裝操作,小黃毛看著面前點亮的屏幕松了口氣,一臉得意地介紹道:“狂爺,這臺電腦有雙路RTX2080TI、9900K、2TSSD、64G幻光戟,屏幕是32G的4K144hz屏,屏幕cherry8.0,鼠標雷蛇巴塞利斯蛇終極版……”

    狂四郎看了一眼跑馬燈般閃爍的電腦機箱、鼠標和鍵盤:“怎么……這么多燈?”

    “江湖傳聞,電腦加燈可以提高50%性能。”小黃毛介紹道:“你不喜歡的話我可以關掉。”

    “不用……關。”

    狂四郎提著愛刀坐在桌前,手放在鼠標上愣了一會,問道:“QQ呢?”

    小黃毛指著一個企鵝圖標:“在這。”

    他開始操作生澀地體驗電腦,輸入賬號密碼都用一指禪,不過倒沒有什么不習慣——輸入法他已經在使用手機時掌握了。

    小黃毛看了他一眼,問道:“狂爺以后要住在這里嗎?雖然我去再添置什么家具嗎?例如搖搖椅啊,VR設備啊,星空投影儀啊……”

    講道理,狂四郎很想要小黃毛說的那些家具,但他依然搖搖頭:“不用,我不會在這里……住很久。”

    小黃毛嘆了口氣:“唉,其實這幾天我一直在你身邊,看得最清楚,狂爺你一直安分守己,什么事都沒做,怎么就……就……”

    狂四郎看了他一眼:“你想……說什么?”

    小黃毛拍了拍腦袋:“哎我嘴笨,我也不知道怎么說,但我自己被差佬關在班房(拘留所)里幾天我都受不了,我覺得狂爺你不應該只能待在這里啊!”

    “這里挺好,wifi信號好,我肝了幾天手游,練度都上來了。”狂四郎說道:“現在又有電腦,我終于可以玩玩那些經常聽見的游戲了。”

    小黃毛小聲說道:“那狂爺你知道現在龍門最熱鬧的事,是明天的天人大典嗎?”

    狂四郎點點頭:“當然……知道。

    我關注的幾個主播,都已經住在……金紫荊廣場附近的酒店。

    等著明天……進行直播。”

    小黃毛問道:“明天一姐和暗爺都會去,狂爺你呢?”

    “我……留在這里。”

    “這可是聞名全球的好機會啊。”小黃毛痛心疾首:“我替狂爺你不值啊!”

    “為什么……不值?”狂四郎笑道:“如果我……去了,我肯定會殺了……奈克絲。”

    小黃毛眼里閃過奇異的光,問道:“為什么?狂爺你和一姐暗夜不都是老鄉嗎?”

    “我不同意……他們。如果我遇見……他們兩個,我肯定會……砍死他們。”狂四郎冷冷說道,這時候他終于登錄上QQ,便說道:“好了……你走吧。”

    小黃毛點點頭,說道:“狂爺,按照吩咐我要鎖上門,有什么事你直接喊我就好。”

    狂四郎沒有說話,他正在被大屏幕的感官刺激所震撼——屏幕好大!聊天框旁邊還有QQ秀!可以同時打開幾個聊天窗口!好爽啊!

    這時候,他才發現好友‘茶修’已經回復了自己,連忙打開瀏覽。

    在今天下午,他問了‘茶修’一個問題:

    「我發現我的好友正在做一件我很鄙視的事,但她做的事或許是有益于集體,已經做錯事的我沒資格阻止她,但我心里很憤怒,我該怎么辦?」

    狂四郎說的這件事,便是奈克絲引起的一系列事件。

    他完全可以理解奈克絲的行為,但他無法接受——就像有人因為沒東西吃所以要吃屎,可以理解,無法接受!

    對狂四郎來說,奈克絲主動跟人類合作,便是這么一件突破人性下限的事。用他剛學到的網絡語言來說,就是比舔狗更賤,比萌二更傻,比拳斗士更無恥,比豬廠HR更卑鄙!

    他們圣域指揮官來到這個污穢的世界,是為了凈化世間,而不是來同流合污。

    雖然‘天災信使’連續三天光顧奈克絲的地盤,騷擾得奈克絲不勝其煩,逼迫她轉移根據地,但這就是奈克絲與人類合作的借口?

    狂四郎同樣被狗咬了兩口,他能明白奈克絲被狗連咬三次的憤怒。但奈克絲為了咬狗,居然不惜跳入糞坑,只為制造有利戰場……

    所以狂四郎心里才如此憤怒。

    他憤怒奈克絲的離經叛道,更憤怒自己丟失了坐標,以及自己無法擊殺‘天災信使’的無能——如果他殺了‘天災信使’,那這一切根本不會發生。

    住在地下室,其實不是奈克絲的要求,而是他主動提議——不然若是看見奈克絲和暗懼那兩個家伙,狂四郎懷疑自己會忍不住拔刀。

    這種煩惱無處傾訴,唯一可以交流的對象,也就只有網上認識的‘茶修’了。

    ‘茶修’:「做數學題的時候,老師說過,過程錯了,就是錯了。你無須認可別人的做法,只要你認定自己更加正確,那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實現目標。你說你因為之前做錯過事,所以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去阻止,其實是你自己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對的。」

    「確認自己正確與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既然你暫時還沒下定決心,就看看別人的路是否正確,學習別人的經驗,驗證自己的想法,既然你和別人都是為了集體,那你們都是一個陣營,何必互相敵視?」

    「你的頭像是一把刀,我以前看見一句很適合你的話:愿你在冷鐵卷刃前,得以窺見天光。」

    看完‘茶修’的回復,狂四郎感覺渾身舒坦,腦海里一點清明,許多事都想通了。

    沒錯,因為被‘天災信使’連番破壞,他其實已經懷疑自己的才能。因此奈克絲勾結人類的時候,他才強忍住憤怒——因為他覺得奈克絲的路有可能是正確的。

    現在‘茶修’這么一說,狂四郎便發現自己想岔了。他和奈克絲是盟友,何必互相敵視?

    無論奈克絲成功與否,都為狂四郎指明了方向。

    狂四郎不僅不該反對奈克絲,甚至應該要幫助她。

    轟!

    外面忽然響起爆炸聲,地面微微震動。

    狂四郎感覺到那熟悉的靈能波動,眼里一寒。

    ‘天災信使’,他來了。

    換做前幾天,狂四郎根本不會理會。奈克絲的地盤被‘天災信使’襲擊,又跟他這個無血無淚無眠的手游肝王有什么關系?

    而且‘天災信使’總是能及時逃走,狂四郎也厭煩了這種不過癮戰斗。

    但‘茶修’都這么勸他了……

    那他就大發慈悲,幫一下奈克絲吧。

    狂四郎打開手游收了一下資源,便提起愛刀走向門口。

    “天災信使,我們繼續……分高下,決生死!”

    ……

    ……

    水龍塘‘白龍大酒店’的天臺上,出現了一支四人輕銳小隊。

    茶修看了看手腕上的天魔搜索儀,發現酒店里密密麻麻的天魔紅點,以及一顆金色的目標點——奈克絲和天魔都在酒店里。

    “奈克絲就在我們下方。”茶修說道:“天魔也是。”

    握緊手槍的游竹笑臉色緊張:“那我們豈不是要先殺一堆小怪,才能走到最終BOSS面前?”

    茶修雙手舉起重劍,平靜道:“現在麻煩事都弄到一起,事情變得簡單多了。”

    他進行戰斗安排:

    “竹仙,你走前方,試驗自己的真名。幽鬼,你緊隨其后,務必在戰斗中迅速熟練真名能力。”

    “哈?”游竹笑一愣:“我走前面嗎?但我的真名能力,不是用來逃走的嗎?”

    “哪怕是逃跑的能力,也具有莫大的殺傷力。遇見天魔,你開啟真名從他們身邊走過再回來,你就知道真名的真正威力。”

    茶修看向蔡君妍:“至于你的真名,你應該知道怎么用。“

    蔡君妍默默點頭,舉起盾牌握緊槍刃。

    茶修看了一眼希路達,微微搖頭。

    他從隊友信息里就發現,希路達的符文列表沒有任何變化——也就是說,希路達這周的符文成就任務,摸了。

    希路達聳聳肩:「好咯,我這周懶了一點,沒來得及達成符文成就……下周還你兩個符文。」

    茶修:「你以為你是為我獲得符文嗎?你是為了你自己,獲得符文受益的是你。」

    這時候,天臺四面八方忽然爬出來十幾個人——或者說,天魔。

    但跟以前看見的天魔一樣,這些天魔不僅穿著盔甲,拿著大劍,還拿著突擊步槍。

    咔嚓!

    十幾聲扳機保險拉開的聲音在夜空中飄蕩。天魔雙眼紅光閃爍,冰冷的槍口對準他們四人。

    天臺之上,四面環敵,可謂死地!

    殘存亦末路,兵敗如山倒!

    眾人馬上回避,茶修直接牢牢抱住希路達,給自己施放了「無光之盾」,以身為盾抗衡子彈風暴!

    蔡君妍擁有‘反射’等符文,她閃避子彈自然是十分輕松,甚至有種閑庭信步的味道,在天臺旋轉跳躍,沒有子彈能傷及她分毫。

    而游竹笑就厲害了。

    按照隊長的吩咐,她開啟了真名「風行亂流」,瞬間全身疾風纏繞,身體輕的不可思議,如同氣流般沖向天魔們!

    天魔敏銳地察覺到危險,無數子彈向游竹笑傾瀉。明明游竹笑也沒有閃避,但子彈卻自動避開了她,她毫發無傷地在每一位天魔身前掠過,然后回到天臺中央報告:“隊長,我已經走過他們身邊再回來了!”

    “攻擊他們。”茶修放開懷里的希路達,兩人一起沖向天臺邊緣的天魔,現在天魔已經射空一個彈匣,正是他們的機會!

    ‘幽鬼'小姐更是趁著躲避的縫隙,如同100%閃避的大魔王靠近天魔了!

    “好!”

    天魔們自然不會眷戀槍械,他們直接扔下突擊步槍,高舉大劍沖陣突擊!

    但天魔們很快發現異樣——他們的速度好慢,空氣忽然變得沉重起來,如同濃漿般粘稠。

    就在此時,游竹笑開始射擊!

    砰!砰!砰!

    子彈呼嘯而過,在天魔身上鑿出一個個大洞。

    與此同時,其他正在戰斗的天魔,也迅速被茶修等人砍翻倒地,不僅防御能力脆得像紙,而且沒有再生復活,如同瓦礫般散落一地,半死不活!

    “他們……好脆哦。”游竹笑不禁感嘆一聲,雖然她以前的射擊也能破甲,但天魔們很快就會再生恢復,哪里會像這樣:天魔起了,被秒了,沒什么好說的。

    “這就是你真名的能力。”茶修一邊對天魔補刀,一邊說道。

    「風行亂流(普通深藍真名)」

    「效果:運用疾風之力附加己身,削弱敵人。提升移動速度并閃避一切攻擊,同時降低周圍敵人的移動速度,暫時混亂無效他們身上的靈能增益效果。」

    「速度提升:60%,閃避幾率:100%,作用范圍:方圓5米」

    「持續時間:4秒(與深藍符文數量成正比)」

    「混亂殘留時間:10秒(與赤血符文數量成正比)」

    「冷卻時間:16秒」

    「祭名:移除真名冷卻時間,靈能者獲得3點‘風行亂流點數’,受到致命傷時自動觸發,點數持續120秒時間。‘風行亂流’真名進入灰色不可用狀態,持續120小時。」

    沒錯,茶修為‘竹仙’準備的真名,居然是一個以防御為主的深藍真名。

    雖然「風行亂流」由三個赤血符文、一個深藍符文‘流風’組成,但依然被認定為一個深藍真名,從效果上看,也是以求生逃跑為主。

    加速自己,減緩敵人,驅散敵人增益。

    但從實戰中就可以得知,這個深藍真名只要使用得當,輸出效果不亞于赤血真名!

    因為天魔本身就只是一堆渣土,他們之所以擁有如此強大的戰力,完全是源自于他們擁有的強大靈能增益!

    被「風行亂流」混亂無效了靈能增益,天魔哪怕不化為渣土,他們的超速再生、鋼鐵之軀等等buff也暫時消失,變得跟黏土手辦差不多,被茶修等人一敲就碎了!

    移動速度減緩,也導致天魔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敲碎!

    這就是真名的強大之處,每一個看似簡單的效果,都能造成奇跡般的威力!

    解決了天臺的敵人,茶修看向下方。

    “我們下去,見敵必殺。”

    大酒店中層,奈克絲坐在鐵王座上,看著旁邊的人類,純粹的紅寶石瞳孔透出一絲暴虐:

    “你們上去,不留活口。”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