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97章 計中計,劍中劍
    “我聽著呢。”茶修一直盯著奈克絲的胸口,他記得漆黑化是從心臟開始的,那么漆黑化消退也理應是心臟位置最先發生變化。

    奈克絲對茶修這種肆無忌憚又充滿紗衣的眼神有些惱怒,不過她聲音卻是越來越溫柔悅耳:“狂四郎說他在五百年前的戰場上被你斬殺,你應該還記得他吧?”

    茶修:“是四百多年前。”

    奈克絲毫不在意茶修的打岔,笑道:“你應該是當年擊殺狂四郎的人的子孫吧?也就只有狂四郎那么天真單純的人,才會被你詐出信息,甚至會相信你就是那位從明朝活到現在,四百多年仍然年輕不老的超凡者。”

    “但四百年前的地球,可沒有一絲一毫的靈氣,沒有人能逃脫生老病死,天災人禍,人類永遠在這個牢獄遭受折磨,貧窮者終日奔波,富裕者剝削折磨,統治者勾心斗角,眾生皆罪。”

    “雖然我不知道狂四郎為什么會認錯人,但你絕不可能活四百年。”奈克絲看著茶修說道:“人類是有極限的,負罪者永不超生。”

    茶修依然盯著奈克絲胸口,默默計算「無光之盾」的持續時間:“然后呢?”

    “你不是成功套出情報了嗎?狂四郎就是四百年前,繁櫻戰國時期的武士。他死了之后,回歸圣域,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奈克絲的聲音忽然變得詭異起來:“因為他結束了自己在地球輪回的刑期。”

    “在圣域,人是永生不死的,即使死亡也能重生,我們天人都是不死不滅的永生種。天人之間沒有爭斗,因為再多的利益面對無盡的時間長河也不值一提,無限的光陰賦予我們無限犯錯的權利。”

    “但犯錯,終究要受到懲罰。”

    “圣域里若是有人犯下不可饒恕的大錯,我們只有唯一的刑罰:輪回。“

    “永生的天人不死不滅,而且信念堅定固執,絕非普通刑罰所能糾正。我們一直都找不到觸發罪人的方式,直到……”

    “我們發現了地球。”

    “你可能很難理解圣域當時的驚奇,地球人明明跟天人如此類似,但進化在低等生物階段就戛然而止。你們的生老病死、七罪欲望是那么的不可思議,那么的陳舊不堪,你們會被疾病困擾,你們會互相殘殺,你們終日沉淪在欲望折磨之中……地球簡直是一個巨大的垃圾場。”

    “用一個不恰當的比喻,就跟你們發現一群原始非洲人差不多,而且還是一群身體短斤少兩,但欲望熾熱的食人魔非洲人。“

    “針對罪人的刑罰也隨之誕生:屏蔽他們的記憶,將他們轉生輪回到地球里。這是毫無疑問是最恐怖的懲罰,經歷過此等刑罰折磨的罪人,歸來后也洗心革命。”

    “這就是世界的真相,天災信使。”

    奈克絲額頭頂著茶修的額頭,她的那雙血火雙瞳與茶修近在咫尺:“你的爭斗,毫無意義,因為你注定會成為我們的伙伴。當你死后,你的靈魂罪孽就會洗刷干凈,你也會回歸圣域重新開始,以偉大的天人身份,參與到我們的偉大事業中。”

    “失去的記憶,讓你錯以為自己是幸福的囚犯,錯以為監獄就是世界的一切。但監獄之外的自由世界,才是你的歸屬。”

    “井底之蛙的反抗,既可悲,又可憐。”

    奈克絲的雙眼充滿憐憫,她的語氣也溫柔起來:“讓我喚醒你的記憶吧,天災信使。不需要你做什么,也不需要你受死,我會強行驅動坐標的力量,用親密儀式喚醒你的圣域本體。”

    說罷,奈克絲的漆黑化就迅速消失,雙手也沒有反抗,表現出一副任由宰割的善意態度。她嘴唇微微前傾,難道她所說的‘親密儀式’是……?

    茶修反應極快,拼著「無光之盾」的最后一秒,直接寸勁短拳轟過去——

    轟!

    茶修的「無光之盾」被瞬間打爆,整個人被轟飛到墻壁上砸出一個人形坑洞,他迅速給自己‘急救’‘饋贈’恢復傷勢,翻滾到沙發后拿起剛才放下的重劍!

    “你真是不識好歹。”

    奈克絲,或者‘前奈克絲’的肚子里,忽然裂出一個大口,鉆出來一個新的奈克絲。

    剛才茶修的突襲已經很快,但奈克絲居然更快。她從肚子里鉆出來的時候,直接雙爪狠撕茶修,瞬間就打爆了茶修的「無光之盾」,可見威力之強!

    而且‘前奈克絲’的軀殼也爆成一團黑泥四處濺射,將家具地板腐蝕穿透。如果茶修剛才反應慢一點,被奈克絲抓住,現在身體應該已經爛了。

    奈克絲嘆了口氣:“我都這么有誠意了,你居然還要攻擊我。”

    “明明是你試圖用語言蠱惑,以身為詭雷。”茶修治療完自己的傷勢,拖著重劍跟著奈克絲對峙。

    奈克絲搖頭:“我是因為發現你居然偷襲我,所以我才出此下策反擊!是你先動手的錯!”

    茶修搖搖頭,沒再說話——他不跟杠精聊天。

    根據一連串的戰斗,茶修已經摸清楚奈克絲的深淺。

    奈克絲有三個主要特性:第一,力大無窮,速度極快,利爪兼顧堅硬和鋒銳特性,既擁有坦克般的碾壓優勢,也擁有白骨精般的勾魂奪魄。

    第二,鉆入,她可以鉆入其他人的身體,與此同時其他人將變成一個詭雷。當她鉆出來時,附身者將會爆炸,濺出無數腐蝕性的黑泥,傷害極高。而且她鉆出來后的第一擊,或許有傷害加成。

    第三,漆黑化,她全身化為漆黑,進入靈能免疫狀態,攻速大幅提升。

    剛才電光火石間的交鋒,茶修洞悉得一清二楚:奈克絲是漆黑化時間即將結束,所以用言語示弱,并且埋下伏筆。

    她假裝自己故意解除漆黑化,實際上是漆黑化時間所剩無幾。與此同時,她用了自己‘鉆入他人身體’的能力,鉆入自己體內,并且瞬間引爆,偷襲茶修。

    茶修猜測,當奈克絲處于‘漆黑化’狀態時,多半無法使用‘鉆入’。靈能免疫雖然萬能,但同樣抗拒其他靈能波動,也就是魔免狀態時無法改變自身狀態。

    所以奈克絲才會先解除‘漆黑化’,再使用‘鉆入’、不然她一邊說話一邊使用‘鉆入’,茶修根本就察覺不到,直接被她陰死。

    奈克絲慢慢踱步,似乎在故意消耗茶修的時間:“你不相信我的話?狹窄的世界觀,已經令你失去了判斷力?”

    “不,我相信。”茶修拖著重劍說道:“但那些跟我無關。”

    沒錯,跟茶修完全無關。

    就算奈克絲說的是真的,地球是圣域的垃圾場,折磨罪人的牢獄,跟茶修又有關系?

    他又不是地球原住民,他是來自神靈世界的天災信使,茶修!

    在某種意義上,茶修這些玩家跟圣域天人其實很相似。他們兩者所做的事,并沒有什么區別,都是輪回到地球人身上。

    只是茶修他們是來體驗人生,感悟人生,而圣域單純將輪回當做刑罰,來折磨永生的罪人。

    就像同一款游戲,在這個國家被視為大眾娛樂,在另外一個國家卻被視為刑罰作業……

    奈克絲還以為天災信使是同胞,這自然是不可能。無論她是否真心誠意,她都不會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所以茶修才會這么干脆利落地襲擊她——但茶修反而被打爆了。

    “信念堅定而固執。”奈克絲說道:“你真是徹頭徹尾的罪人啊。”

    “謝謝夸獎。”

    不約而同,兩人同時暴起,沖向對方!

    茶修揮劍橫掃,奈克絲忽然一爪子抓穿了他的劍,撞入他懷里——

    “你太節省了。”

    奈克絲左爪抓住茶修的重劍,右爪貫穿了茶修的胸膛,抓住他的心臟:

    “你以為我還分不出普通重劍和靈能重劍的區別嗎?”

    “你唯一的敗筆,就是你以為我必然會閃躲,所以慢了一點施加法術。”

    “你是一個好男人。”奈克絲說道:“我期待你跟我們并肩作戰的那一天。”

    奈克絲真的很欣賞天災信使,她這時候也明白狂四郎為什么這么執著于他——因為天災信使跟他們天人,真的很像。

    不懼死亡,信念堅定,而且武力居然跟得上實力每分每秒都在增長的他們。

    可想而知,天災信使以前肯定是一個罪大惡極惡貫滿盈的天人,所以轉世之后才這么強橫。

    “是嗎?”

    茶修抓住了奈克絲的手腕,露出一個慘白的笑容:“同樣的計謀,你怎么連中兩次?”

    “我又抓住你了。”

    奈克絲一愣,她沒看出天災信使還有任何翻盤的機會,重劍已經被她的爪子牢牢抓住,就算天災信使這時候給重劍上buff也沒用——她的純金邪戾之役,足以抗衡靈能重劍!

    這時候,她聽見天災信使的重劍,響起一聲機括般的咬齒音。

    下一秒,茶修從重劍里抽出一柄長劍,長劍劍身非白非暗,泛起無光之光。

    劍中劍!

    最后一道盾紋,崩碎!

    “你唯一的敗筆,就是你非但沒有逃走,還主動靠近我。”

    在奈克絲難以置信的眼神里,茶修斬落長劍,透體而過!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