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99章 回歸
    “坐標。”

    隨著沙啞聲音的響起,一道凜冽狂暴的劍芒從茶修左上方爆發而落。

    茶修的殺意無比堅定,無論是誰來喊‘刀下留人’都沒用,他很確信自己這一劍下去,奈克絲很可能會死。

    但他這時候忽然看見,一道散發著淡淡紫光的耳墜在自己眼前掠過。

    借助任務系統的感應,茶修無比確信——那就是圣域坐標,天魔降臨暴兵的基點,任務系統唯一指定認可可以推進‘挽天傾’進度的加分道具!

    與此同時,左上方的靈能劍氣攻擊,表明茶修如果不進行抵擋,他就算殺了奈克絲,也必定會被劍氣絞成碎肉,徹底退出任務!

    電光火石間,茶修就做出了選擇,左手回旋揮舞無光長劍斬破這一下劍氣攻擊,右手伸出去抓住圣域坐標。

    擊殺奈克絲的幾率只有50%,但必定退出任務,并且無機會摧毀圣域坐標;

    摧毀圣域坐標的幾率為100%,只要茶修沒退出任務,他就還有機會繼續補刀奈克絲!

    「你獲得重要道具,‘圣耳墜’。」

    「你是否摧毀‘圣耳墜’?選擇摧毀,可以推進主線任務‘挽天傾’進度。」

    「摧毀完畢,本任務摧毀的分數加成道具數量為:1.」

    與此同時,一道赤紅人影從上方飛奔掠過,抓起地上奈克絲的上半截身體,頭也不回地窗外跳出去!

    “為什么!?”

    奈克絲不甘心地看著天災信使消失在自己視線里,咬牙切齒地說道:“天災信使已經撐不住了,說不定他現在就已經倒下,狂四郎你為什么將坐標扔給他?為什么不去直接殺了他——”

    說到一半,奈克絲就停下指責,因為她看見狂四郎是用他持劍的右手,抓住自己的后頸。

    持劍手是不可以用于其他用途,必須時刻持劍以應對任何突變,除非……他沒有其他選擇。

    狂四郎現在左半截身子都已經爛掉,腦袋只剩下半張臉,左手和大半個左胸都不翼而飛,露出恍如枯木般的紋理。

    奈克絲明白狂四郎的情況有多么嚴重——她自己哪怕被天災信使的符文長劍斬傷,身體也依然頑強地再生。

    然而狂四郎現在的身軀居然連再生肉芽都沒有冒出來,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他已經耗盡自己的再生符文次數了。

    若是再受到致命傷,狂四郎的這副降臨身軀就會如同生銹的機器般崩散,再也沒有恢復的機會,他的靈魂也會魂歸圣域,代表出現了第一位陣亡的圣域指揮官。

    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亡。

    比起坐標,指揮官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資源——圣域為了將他們投影到地球,不知耗費多少資源,四千多個埋骨兵只成功了12個,因此地球也只有12名指揮官。

    每一名指揮官都是圣域巔峰戰士,哪怕他們現在的戰力還不足以碾壓人類地魔,但隨著時間推移,指揮官的符文武裝也會逐漸蘇醒。

    數年之后,哪怕所有圣域坐標遭到摧毀,但指揮官的實力也必定能恢復至戰略級兵器。到時候單憑指揮官本身,就足以凈化地球,聯通圣域。

    奈克絲回憶一下剛才的情形,心里的怒氣也消了。

    她能理解狂四郎的做法。

    如果不是扔出坐標,天災信使絕不會停手,必定拖著奈克絲一起赴死——更何況天災信使本就是茍延殘喘,活不了幾秒種,他絕不害怕同歸于盡。

    現在狂四郎身體嚴重受創,他也無法留下來繼續戰斗,只能帶著奈克絲逃跑。

    “后面……還有人。”狂四郎拉著奈克絲跳下十五樓,輕輕在地面草坪一踩,猜出一個大坑后迅速遠遁:“留下來……會死。”

    “你輸了?”

    “我沒贏。”

    逃跑時候,有幾個疑似監視者的路人站在路口,看見狂四郎就拔出手槍:“站住——”

    狂四郎右腳狠踢水泥地,踢出無數碎塊飛散而去,打得路人們暈頭轉向。他理也不理,直接飛奔而過。

    他問道:“去……哪?”

    奈克絲看了一眼在后面大呼小叫的追兵,忽然露出一絲笑意:“你以前可沒有這么好說話……跳進海里,有水的地方我和你都能迅速恢復。等我們恢復身體,就去其他埋骨地。”

    “失去坐標,龍門對我們而言已經沒有意義了。”

    這時候奈克絲忽然嘆了口氣:“我居然淪落到跟你和暗懼一樣,被人趕出埋骨地,摧毀坐標,跟喪家之犬一樣東奔西跑……”

    “不過,我心里倒沒有多少憂慮。”

    “狂四郎,我有預感,天災信使不會死。”

    狂四郎點點頭:“我也這樣……覺得。”

    奈克絲凝望百龍大酒店的第15層,仿佛還能看見房間里的天災信使。

    “這次,是我輸了,但下次我就不會再給你任何機會了……天災信使。”

    奈克絲的語氣里隱隱露出一絲期待:“我真的想看看,這個污濁橫流的世界,跟你這個「純粹無暇的人」。兩種互相對立互相利用的存在走在一起,你究竟會被捧上云霄,還是被踩至深淵。”

    “你這個人,會成為新世界的神嗎?”

    ……

    ……

    聽到身后的腳步聲,茶修說道:“我撐不住了,你贏了?”

    “我沒輸。”

    傷痕累累的希路達一瘸一瘸地走到茶修后面,說道:“跟狂四郎兩敗俱傷。”

    “他很強?”

    “比我更強。”希路達笑道:“我也是時候……要好好修煉了。”

    回憶起剛才的戰斗,希路達隱隱有些……不滿。

    不知道是持續時間結束,還是狂四郎主動關閉,反正他那能自動反擊任何攻擊的‘夢想劍’再也沒有出現過。

    但哪怕是在這種狀態下,狂四郎依然跟希路達拼殺個有來有回,希路達不得不進行了祭名——

    「祭名:在接下來5分鐘,劍種持續時間延長至50秒。‘劍種狂擊’真名進入灰色不可用狀態,持續120小時。」

    劍種時間延長至50秒,相當于每一顆炸彈在50秒內都能重復引爆,因此希路達每次的攻擊都幾乎能將狂四郎粉身碎骨。

    饒是自己獲得如此巨大的增益,敵人失去唯一的反擊技能,但希路達依然僅僅勝過狂四郎纖毫半縷。

    狂四郎的靈能劍技層出不窮,拂舍刀、絕妙劍、金翅鳥王劍……亂舞劍氣打得希路達不得不閃躲回避,她根本不敢與其直接交鋒!

    希路達哪里受過這樣的委屈——她居然被人用劍技硬生生給鎮壓了!

    若是這樣的戰績傳到劍皇宮,足以成為希路達的官方指定諷刺笑柄!

    劍士被其他劍士吊著打,被人罵也只能受著!

    因此希路達也終于燃起了熱血——她必須以劍還劍,以血還血,讓這些天魔們知道,這個世界,沒有人可以在希路達面前舞劍!

    而且,她極度懷疑狂四郎是主動關閉了反擊劍技‘夢想劍’。

    這就意味著,狂四郎等于是讓了一只手跟她打。

    簡直是越想越怒,希路達已經恨不得趕緊回去達成符文成就,爭取下次用十幾個真名叫天魔們做人!

    “任務完成了。”茶修坐在破碎的沙發上,他心臟的瑩綠幻光逐漸消散。

    他已經撐不住了。

    雖然很想回去繼續殲滅天魔,但他的身體已經無法繼續加班了。

    “我們回去吧。”

    “啊,你能不能將我的回歸時間設置在一分鐘后?”希路達忽然說道:“有些事,或許希路達能幫上忙。”

    茶修沒說話,點點頭。下一秒,他的身體如同燃燒的紙片般化為飛灰,無聲無息地消散。

    希路達抬起頭看了看天花板,一瘸一瘸地跳起來。

    ……

    ……

    “一龍,啟智,你們去檢查1到5房,天仔,sally,你們去檢查9到12房,其他人跟我來!”

    小黃毛緩緩睜開眼睛,看見一群穿著防彈衣的警察涌入房間。

    又是事后趕過來洗地嗎……

    他忽然覺得有點困意,但劇烈的疼痛瞬間令他清醒些許。

    這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居然還活著,自己身上遭到劍氣斬擊的恐怖傷勢,已經被粗粗包扎了一下。雖然技術比較粗糙,但至少是止血了。

    他愣了愣,旋即意識到什么,忍不住干笑兩聲,頓時扯動傷口肌肉,痛得連連低吟。

    “喂,你還有意識嗎?你還記得你是誰嗎?通知下面,這里有個重傷員!”一個龍門警察蹲在小黃毛面前,說道:“我是高級督察劉建明,現在馬上送你去醫院,你有什么想告訴我們的?”

    “阿sir,”他沙啞著聲音,輕聲說道:“我以后想做個好人。”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