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104章 銀燈師歌文袞
        再次來到迷霧時鐘之間,茶修心里其實是有些期待。

    他已經摧毀了三個天魔坐標了!

    如果能在平時的日常任務里,想辦法再摧毀兩個坐標,那他就能滿足‘天魔之恨’的稱號要求!當初他達成‘天魔之敵’稱號時,系統送了「天魔投影術(初級)」,那如果達成‘天魔之恨’稱號,投影術應該到升級到中級。

    分身術有多好用,茶修這些天簡直用得停不下來。先不說他的‘盾姿’符文全靠分身跳樓來刷成就,他最近發現,分身的記憶能力和學習能力可以比本體更強——因為分身的可塑性,茶修可以將分身的腦部結構擬合成愛因斯坦級別的大腦,從而擁有相應級別的高智力。

    「天魔投影術」允許茶修創造出一個人類分身,跑步喘氣的肥仔和橫掃千軍的將士都是人,那傻子和科學家自然也算是人。

    可惜限制是人類分身,如果茶修能創造一只公貓分身,說不定還能幫希路達解決發情問題。

    當然,同理可得,茶修也能創造一個美少女分身來解決自己的發情問題——不過他不發情,沒有這樣的需求。

    但分身每30分鐘就要消耗1個天魔聚靈裝置,茶修也不敢多用,頂多每天投影一個分身去圖書館學習,每周貪污7個聚靈裝置來私用。多虧分身的高效學習,茶修現在天天不務正業,居然也能跟得上課程進度。

    如果中級的天魔投影術能將分身的持續時間延長到三個小時以上,那茶修的操作空間就更多了。

    可惜我現在沒法用‘無光之盾’了……茶修抬起頭,看向對面的‘訓練家’江戶川千夏。

    被黑霧遮掩的她,正在左顧右盼尋找什么,茶修不由得問道:“我的朋友,你在找什么?”

    “我的伴生精靈,太郎。”千夏有些著急地說道:“我已經呼喚它了,但它還是沒出現,是不是說我沒法帶它去進行任務?”

    茶修沒說話,打開隊友界面——

    「參與者(天災信使),符文:饋贈、仁手、芬芳、急救、盾姿、降魔、冰霜,真名:無光之盾(禁用)」

    「參與者(訓練家),符文:寶夢、噩夢,伴生精靈:太郎,真名:無」

    這實力對比好殘酷……茶修心里也有些后怕,幸虧他這么早就開始培養備胎隊員,不然等到時候大型任務開啟,他卻找不到實力合適的隊友,到時候他就算愿意手牽手帶萌新升級都不行。

    “當我們降臨投影,你的伴生精靈就會出現。”茶修平靜說道:“閑雜寵物無法進入時鐘之間。”

    “好吧……哦,對了!”千夏眨眨眼睛,一臉期待地說道:“隊長,我已經獲得‘噩夢’符文了!太郎也獲得兩個符文,一個是‘火焰’,一個是‘射手’。”

    茶修:“……?”

    他記得很清楚,‘寶夢’符文的精靈化,只能讓精靈獲得一個符文。

    千夏的精靈有兩個符文,也就是說——那精靈之前已經覺醒了符文!

    雖然茶修也想過,千夏能不能找到一個覺醒寵物,這樣她就能快速增長戰力,但他沒想到千夏居然這么輕松就能找到。

    現在局勢這么嚴峻了?街上隨便一個寵物都覺醒符文了?怪不得百年后人類藥丸。

    “很好我的朋友,你已經向未來邁出一大步了。”茶修用上‘芬芳’符文:“你的符文成就達成速度相當迅速,在我認識的社員里,你可以名列前五!”

    名列前五!?

    隊長騙人的吧!?

    我的資質原來有這么好的嗎?

    在那么多奈瑟社社員里,我居然是前五名的天才?

    美滋滋的千夏自然不知道,奈瑟社社員加上她,剛好就五個人。

    “沒什么問題,我們就開始任務。”茶修說道:“完成這次任務后,你會獲得下一枚符文的成就情報。”

    千夏連忙問道:“隊長,龍門的事,是你們干的嗎?”

    “是。”

    千夏有些興奮地說道:“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犯人的具體信息,有人說玄國包庇犯人。隊長,玄國跟我們奈瑟社是不是戰略合作伙伴的關系?”

    茶修看了看千夏,本想直接說一句‘關你什么事’,但他想到自己當初與千夏約定的契約里包含了‘他會成為千夏的好朋友’,于是放緩語氣:“保密內容,無可奉告。”

    說到這個,茶修其實也很郁悶——為什么大家都包庇他們?

    當時龍門各方間諜云集,肯定有不少人看見茶修四人的相貌,但一整天過去,居然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公布他們的信息,甚至連罵的人都沒有幾個——或許有人罵,但被刪帖了。

    現在網上都有陰謀論,認為拆遷白龍大酒店,襲擊奈克絲的‘極端派靈能者’,其實就是玄國派去的刺客,甚至有人激進猜測,這場襲擊是各國默許的刺殺行動,所以大家才同時沉默下來。

    也有很多‘純路人’在理智分析,他們認為天人大典其實就是一場陰謀,奈克絲這個外姓人打算在萬人云集的會場里發動襲擊,制造動亂。為了避免節外生枝,玄國才迅速派人解決了奈克絲等人,這是一場正義的刺殺!

    至于認為‘天人大典’因為刺殺而被取消,大家沒法成為靈能者,刺殺者是歷史罪人的言論,反倒是少數。

    畢竟‘免費’這個詞聽上去,就不怎么靠譜。奈克絲雖然在新聞發布會里點化了一名記者,但大家還是半信半疑,認為這是官托。

    如果奈克絲真的點化千人,那倒是有可能會引起狂潮,可惜她死在前夕。再加上輿論壓制,網絡上沒多少人討論‘天人計劃’,更多人關注她異位面來客的身份,以及她的驚艷顏值。

    是的,顏值,茶修頭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這是一個娛樂至死的時代。

    就連袁方,也是奈克絲的球迷。

    不過這些話自然不能跟千夏說,茶修打開「任務界面」,正好看見‘討伐作戰’在閃爍紅光。

    任務簡介只有一個字:

    「快!」

    茶修沒有猶豫,選擇執行任務,降臨!

    ……

    熱浪。

    剛一降臨,茶修和千夏就感受到滾滾熱浪襲來。

    天魔在殺人放火?

    但茶修睜開眼睛,卻發現事情并非那么簡單——

    在他面前,是一條過道,過道的墻壁鋪滿了水銀般的液體,火焰在水銀上熾烈燃燒,水銀所到之處,火焰如影隨形!

    液態水銀可沒有活潑到可以助燃啊……茶修給千夏一個‘饋贈’,讓她通過生命力恢復來抵抗燃燒產生的濃煙:“跟在我后面,讓你的精靈進行遠程攻擊——如果你們會用那兩個符文的話。”

    “太郎,去吧!”千夏舉起球棒大力一甩,就甩出一個泛著金光的黃金鼠。

    黃金鼠連忙飛到千夏肩膀上,發出吱吱的聲音,千夏搖搖頭:“不行,你要跟我們一起去戰斗,如果你不聽話,我回去就不讓你出來。”

    “吱……”黃金鼠低落地叫。

    上方傳來一聲慘叫,茶修抽出腰間雙劍,一馬當先走過火場——沒有「無光之盾」,他也不必用重劍了。

    茶修來到燃燒的客廳,發現這里應該是一棟歐式別墅,一樓正在鋪滿水銀熊熊燃燒,慘叫聲來源于二樓,但樓梯卻是水銀火的重災區,火舌飛舞,火焰如同實質,茶修就算開著‘饋贈’‘急救’,也肯定要被這火焰燒穿內褲。

    恰好……茶修毫無遲疑走過去,腳下凝結起冰霧結晶,迅速覆蓋在水銀之上,撲滅火焰!

    ‘冰霜’符文殺傷力雖然不夠,但用來滅火卻是恰到好處!

    ‘好帥……’千夏心里暗暗對太郎說道:‘身為我的寵物,你也要這么帥,知道嗎?’

    “吱。”太郎看了一眼茶修的背影,發出一聲不屑又羨慕的叫聲。

    茶修走出一條冰霜之徑,迅速來到別墅二樓。二樓也處處水銀燃燒,墻壁已經熏黑,木質家具化為火爐,遍地水銀匯流到最里面的主臥室,越來越微弱的慘叫聲正從里面傳來。

    “支援!”

    茶修急速吩咐一句,跑出一條冰霜之徑沖鋒而入,轟的一聲撞開房門!

    “嘶——?”

    房間里,并沒有茶修熟悉的血眼天魔,而是站著一個白袍怪人。

    他全身都隱藏在長長的白袍里面,在桔紅色的火焰照耀下,他露出的皮膚依然保持著病態的蒼白,有著人類的頭顱,眼眶里的眼球卻是蒼蠅般的密集復眼,臉上和手臂露出些許反光的銀色鱗片,頭部沒有一根毛發,是個禿頭。

    在他面前,有一個水銀包裹的‘繭’,茶修剛才聽見的慘叫聲,似乎就是從‘繭’里面傳出來。在白跑怪人腳下,是兩具成年人焦尸。

    聽見聲音,他轉過頭看了一眼茶修,張開嘴巴伸出一根蛇舌,發出奇怪的震動。

    雖然看上去幾乎沒有人樣,但茶修依然將他視為人類——只有人類才能觸發茶修的‘降魔’符文!

    剎那間,白袍怪人冒出數丈‘邪惡血光’,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大惡人!

    茶修迅速突進,揮舞雙劍沖向白袍怪人。

    白跑怪人沒有任何動作,但茶修腳下地面的水銀忽然升出無數地刺,刺穿了茶修的腳掌!

    但對于投影分身來說,茶修只能感覺有點癢。

    與此同時,千夏和太郎也已經趕到。雖然黃金鼠看上去很不靠譜,但此時它完美履行自己的支援責任,射出了三道火焰箭!

    ‘火焰’符文效果不需要多加敘述,但黃金鼠的‘射手’符文卻是相當強大的基礎符文——通過‘射手’符文射出去的飛行道具,會自動校準目標制導,說打你眼睫毛就不會打到你的鼻毛!

    ‘射手’符文雖然一開始的傷害不高,但后續的真名卻堪稱是點對點精準暴擊。哪怕是現在,僅僅是配合‘火焰’符文,也能達成連擊般的牽制效果。

    “嘶……”

    這次白袍怪人終于有些許反應,他左手微微一抬,身前便升起了一座水銀墻,擋住了火焰箭,但擋不住茶修的雙劍!

    破開水銀墻后,迎接茶修的,是手持沖鋒槍的白跑怪人!

    白袍怪人居然當場凝聚水銀,做了一把水銀沖鋒槍!

    而且,能用!

    噠噠噠噠噠——

    水銀子彈痛快地貫穿茶修的身體,茶修裝備的甲胄完全抵擋不住近距離的子彈風暴,后背被打出一個個彈孔,身體因為子彈沖擊已經站不穩了!

    要是我還有「無光之盾」……茶修悶哼一聲,站穩了身體,這時候黃金鼠太郎的火焰箭再度襲來,白袍怪人微微分神,停下了射擊。

    就是現在!

    茶修突進一步,雙劍一劃!

    雖然白袍怪人如同平移般迅速躲開,但終究被茶修的劍刃擦到,濺出滴滴藍血!

    “嘶!——”

    白袍怪人表情扭曲,發出痛苦憤怒的尖叫聲,加速后退撞開窗戶,逃到別墅外面!

    無數水銀如同奔流般涌出窗戶,追隨白袍怪人逃離!

    房間水銀‘繭’因此破碎,掉出一個穿著小西裝的小男孩。他體表滿是奇怪的黏液,仿佛剛才正在被消化!

    “太郎跟我來,訓練家你看那個孩子還能不能搶救一下!”茶修迅速囑咐一聲,然后便跟著水銀洪流沖了出去!

    外面繁星如海,黑夜靜謐,溫度舒適,草木茂盛,如同正在春夏。茶修看了一眼周圍環境,從時間季節氣溫判斷出這里應該是澳洲。

    此時白袍怪人跑到別墅外的游泳池,水銀洪流匯聚成一葉扁舟,載著他漂到游泳池中央,蕩起陣陣漣漪。

    他臉上看不出喜怒,但他那雙金色的復眼眼球死死地盯著茶修,就像是饑餓的蒼蠅在盯著它準備吃的屎。

    雖然不知道白袍怪人為什么選擇這樣的戰場,但茶修卻是笑納了——對于擁有‘冰霜’符文的他來說,沒有什么比水多的地方更適合戰斗!

    通過戰斗和觀察,茶修初步判斷出白袍怪人的攻擊方式主要為控制水銀,但分為兩種使用方式:

    其一,為性質變化,將不活潑的水銀改變為有強可燃性,讓水銀如同汽油般燃燒起來;

    其二,為形態變化,將水銀變成墻壁、地刺等結構,進行物理殺傷。

    像沖鋒槍,是性質變化加形態變化,子彈是自帶水銀火藥的水銀子彈,槍身是凝固的水銀結構。

    不過白袍怪人的形態變化能力很差,沒法大范圍改變水銀形狀。不然在剛才的房間里,他完全可以用水銀直接包裹住茶修和千夏,甚至通過水銀大手來玩殘茶修,根本無需逃走。

    分析出敵人優劣勢,茶修也不打算跑過去跟白袍怪人近戰,而是站在泳池邊,將雙劍伸進水里,準備凝聚出兩柄40米的冰刀,直接遠遠砸死白袍怪人!

    就在此時,白袍怪人從長袖里拿出一柄水銀短刀,在水銀舟上,刻出一道豎紋。

    茶修微微皺眉:“他在干嘛……?”

    呼。

    突然之間,茶修發現自己雙腳離開了地面,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被冷水灌進去。哪怕感覺不到疼痛,但強烈的生理反應依然讓茶修感到無比不適!

    他在水里面!

    茶修抬起頭,發現水面就在自己頭上,仿佛雙腿一蹬,他就能浮到水面。

    然而他身體卻像是固定住了一般,無論如何掙扎,他都浮不上水面,也沉不下水底!

    一股無法言喻的奇妙靈能,正死死將他鎖定在這個位置上!

    就在茶修上方,正是白袍怪人乘坐的水銀舟!

    白袍怪人手持一柄沖鋒槍,對準水下茶修的腦袋,伸出蛇舌,發出震動。

    但這一次,茶修卻是從白袍怪人那短促的聲音,聽明白他的意思——

    “低等原始符文師,記住,賦予你死亡榮耀的,是銀燈師歌文袞。”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