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108章 三人行(二合一)
        「歌文袞的真理銀燈」

    「外形:拳頭大小的水銀燈具,仔細觀察可以看見燈光里閃爍著一艘小舟。」

    「使用次數:1/1」

    「使用條件:在長大于10米、寬大于10米、深大于2米并且灌滿液體的容器上,存在長大于4米、寬大于1.5米的船,使用者需站在船上,在船身外壁接近液面的位置,刻下一道豎紋。」

    「效果:使用者曾見過且接觸過的任意物體,會出現在豎紋下方的液體中。若該物體不存在,則創造。

    物體會固定在液面下方,但距離船身不超過1米,物體無法影響液體以外的任何區域。

    在使用者用肢體接觸物體之前,物體會固定在這個相對位置,直至使用者接觸為止,或任意條件被破壞。」

    「備注:固定效果與使用者的知識有關,目前已有強化為:鎖定神降、鎖定空間傳送、鎖定原子分解……鎖定無光之盾、鎖定精靈回歸、鎖定斗轉星移、鎖定風行亂流……鎖定命運換位等855種知識加成。」

    凌駕于真名之上!

    當茶修看完‘歌文袞的真理銀燈’所有描述后,腦海里便蹦出這個念頭。

    毫無疑問,跟真名相比,真理銀燈的使用非常麻煩,條件也異常嚴格。一旦使用條件被破壞任何一條,真理銀燈的效果就會被破解,然后就會像歌文袞一樣——被茶修一劍梟首,骨灰都給你揚了。

    然而真理銀燈有三點,是真名遠遠比不上的。

    其一,沒有冷卻時間。當時歌文袞刻完茶修的豎紋,接著就刻黃金鼠的豎紋,來多少刻多少,唯一的問題就是水里能不能擠得下。

    其二,沒有持續時間。效果里注明,除非使用者接觸物體,或條件被破壞,否則目標物體會永遠固定在水面下。而且無論物體是核彈還是鯨魚,都無法影響水面上的小船。

    其三,技能優先度隨著知識深度而上升。

    之前茶修認為自己有「無光之盾」就能抗衡歌文袞的這一招,但現在看來,前提得是歌文袞沒見過「無光之盾」。

    如果歌文袞對「無光之盾」有所概念,那茶修就算給自己套盾,也一樣無法驅散歌文袞的固定!

    使用者知道的越多,技能效果就越強。或者說,使用者已知的一切,皆是技能的囚徒。

    歌文袞這次是吃了沒文化的虧,他沒見過精靈,不知道精靈可以穿越現實與虛幻,因此才被走了空子。

    現在茶修回想起來,便記得歌文袞在看見黃金鼠逃離后,顯得非常驚喜。他在欣喜,自己發現一種嶄新的知識。

    銀燈師在追逐這些他們不知道、沒見過、沒概念的知識,在他們身上,‘知識就是力量’這句話或許是最好的體現。

    雖然不知道銀燈師有多少人,也不知道銀燈師是否都有真理銀燈,更不知道其他真理銀燈是什么效果,但如果真理銀燈都是這種隨著知識深度而獲得強化的能力,那么……

    “必須趁早殺絕他們。”茶修喃喃說道。

    銀燈師在地球呆的越久,了解的越多,見識的越多,他們的真理銀燈就會越來越強,甚至能達到絕對無解的程度。

    在這時候,茶修才忽然意識到,任務系統給他們的光學屏蔽,或許并不僅僅是多余的保護。

    任務投影降臨時,茶修他們已經給自己調整過容貌,理論上就算是被拍攝,也不會影響真實身份。但現在出現了銀燈師這樣的敵人,那茶修他們就必須全方位保密自己的能力情報——正如茶修他們可以破解銀燈師的真理銀燈,銀燈師若是提前了解茶修他們的真名能力,也可以進行克制!

    經過光學屏蔽,銀燈師根本找不到關于他們的任何影像資料,就算有所聽聞,也無法構成知識概念。

    唯一知道茶修等人實力的,就只有天魔……

    一想到天魔,茶修就有一種強烈的沖動——

    到學校的湖上泛舟,用‘歌文袞的真理銀燈’,將奈克絲召喚到水面下!

    茶修見過,也摸過奈克絲!

    茶修知道奈克絲的深淺強弱,見過奈克絲的一切技能,奈克絲根本無法掙脫真理銀燈的固定!

    這樣,他就能百分百擊殺這名狡詐聰慧強大的天魔指揮官!

    茶修在迷霧時鐘之間再待了十幾分鐘,才壓制住心中的殺機。

    不能急。

    救世并非一蹴而就。

    奈克絲已經不再是他們的對手,無須消耗如此珍貴的一次性道具。

    這么好用的真理銀燈,以后也未必能遇上。

    留著。

    為更強的敵人留著。

    茶修理清思緒,便退出時鐘之間,回到現實里的寢室。

    此時,他聽見寢室門被人打開,坐起來看見袁方剛回來。

    “去吃宵夜了?”

    “不。懶鳥摔傷腳了,我們去看看情況扶他回來。”袁方回來坐下,唉聲嘆氣:“為什么懶鳥會遇上這種好事?”

    茶修:“……你也想摔傷腳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幫你。”

    “不不不。”袁方說道:“懶鳥是因為救了一個女生而摔傷腳,我們過去一看,發現那女生是文靜型的漂亮女生,看上去超級可愛,跟懶鳥似乎很有戲……這么一想,懶鳥犧牲一條腿就換來一個漂亮女朋友,簡直血賺啊!”

    茶修眼睛一亮:“你羨慕了?你羨慕的話,將你的頭發染回來,你也能找到女朋友,然后雙宿雙飛搬出宿舍,從此過上快樂的二人世界。”

    袁方摸了摸自己的金毛,搖搖頭:“我不是羨慕,我只是因為看見別人獲得幸福而感到反胃。”

    這個舍友好扭曲,好難勸他搬出宿舍……茶修嘆了口氣,拿出手機編輯一下今晚的見聞,發信息給希路達。

    ……

    ……

    天京晚上10點,倫敦正處于下午2點,陽光高照。

    英格蘭南部,距離倫敦40分鐘火車車程的小鎮,吉爾福德最著名的,莫過于吉爾福德城堡——其實就是一座褐色的小樓,毫無觀賞價值,反倒是吉爾福德的山丘花園才是更加適合游玩的景點。

    咚,咚,咚,咚……

    隨著一聲聲敲擊聲,山丘花園的背影處,不會有人經過的偏僻之地里,有一個白袍怪人正在敲木魚,然后空中陸陸續續出現了十個白袍身影。

    啪啪兩聲,一個頭顱和一具尸骸掉在草坪上,傷口處的藍色血液已經凝固,頭顱滾了兩圈,巨大的復眼凝視著天空,嘴巴微張露出長長的蛇舌。

    十一名銀燈師盯著地上的尸骸,默默無言,然后一名銀燈師衣袖里涌出水銀洪流。水銀迅速化為透明,圍著他們十一人升起透明保護幕。

    從外界看來,保護幕內沒有任何奇怪之處,光線可以穿過,保護幕兩邊的人也可以互相看見對方——除非有人闖入保護幕內,否則沒人會發現異常。

    “看來你們器械側也不是一無是處。”一名銀燈師伸出蛇舌發出震動,語氣里滿是嘲弄:“第一個燈滅者,果然出自你們器械側。”

    “閉嘴,紫歐奏。”制造水銀透明保護幕的銀燈師說道:“否則你身后的水銀會變成貫穿你們生物側的長矛!”

    器械側和生物側的銀燈師們頓時怒了,蛇舌不停震動,無數信息在空中交匯。

    “靜。”

    一名皮膚鱗片覆蓋程度達到30%的銀燈師輕聲嘶嘶,爭吵的銀燈師頓時安靜下來。

    “知識追逐者在歷練中燈滅沉默,不應受到嘲弄。紫歐奏,你需要為你的錯誤揭鱗。”

    紫歐奏低下頭嘶嘶兩聲,沉默片刻,伸手夾住自己手臂上的鱗片,狠狠一揭!

    鱗片離體,化為星星光點消散。紫歐奏的皮膚沒有任何傷口,但他的臉色卻是變得一片白黯,本就蒼白的膚色,底下仿佛沸騰著灰暗。

    在場共有3名鱗片覆蓋率大于30%的銀燈師,他們對視一眼,然后剛才懲罰紫歐奏的銀燈師上前,將歌文袞的腦袋和身體拼起來。

    他伸出蛇舌,嘶嘶說話:“我,閃爍銀燈克維奎,為銀燈師歌文袞化鱗。”

    他衣袖里流出絲絲水銀,如同手術刀精準地刺入歌文袞的每一片鱗片里,然后同時掀開!

    歌文袞五十六片鱗片在空中化為光點消散,歌文袞的尸體也隨之化為一灘水銀流入大地,不見任何痕跡。

    十一名銀燈師同時閉上眼睛,閉上嘴巴,全身僵直不動。他們沉默五十六秒后,才睜開眼睛。

    銀燈師克維奎嘶嘶:“歌文袞的知識已經返回沉默歸宿,化為不朽,愿我們有此一天,愿我們歸于沉默。”

    “愿我們歸于沉默。”銀燈師們齊聲復讀。

    處理完歌文袞的尸體,克維奎繼續嘶嘶:“這個世界名為地球,雖有符文師,雖有器械科技,但歌文袞的真理銀燈熾烈強橫,居然無法逃亡死于斬擊……地球存在傷害我們的未知力量。”

    “希巫虛,我們需要你的真理銀燈。”

    名為希巫虛的銀燈師走了出來,他看了看旁邊的兩名同伴,“跟我來。”

    兩名銀燈師跟著希巫虛離開,器械側的銀燈師為他們延伸水銀保護幕,一直至遠處。

    當希巫虛跟兩名銀燈師走到離大家都很遠的地方時,他嘶嘶問道:“誰殺了歌文袞?”

    另外兩名銀燈師都沒見過歌文袞的死亡現場,理應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回答不出,然而他旁邊的銀燈師卻忽然說出字正腔圓的普通話:

    “是天災信使,訓練家和太郎。”

    希巫虛點點頭,嘶嘶:“關于他們,你們有什么可以告訴我的?”

    另外一名銀燈師也用普通話回答道:“天災信使,玄國男性,來自于某個神秘組織,存在空間傳送能力,使用武器為重劍和長劍,擁有‘冰霜’符文以及一系列治愈系的符文。”

    “訓練家,玄國女性,來自于某個神秘組織,使用武器為球棒,近距離接觸攻擊可以令人強制陷入噩夢。噩夢受到攻擊將會驚醒,歌文袞陷入噩夢2.6秒鐘才掙脫出來。”

    “太郎,訓練家的戰獸,能力為火焰爆炸鎖定射擊,并且可以穿梭現實與異位面,無論出于任何狀態都可以回歸到訓練家身邊。”

    希巫虛又問了幾遍,確認兩名同伴回答不出新的信息,才帶著他們返回。

    當他們三人靠近銀燈師集體,兩名同伴才如夢初醒般,發出嘶嘶的聲音。

    “真是奇妙的感覺。”

    “不愧是希巫虛的真理銀燈。”

    希巫虛搖搖頭:“但我的真理銀燈,一點戰斗力都沒有。”

    希巫虛將自己獲得的情報告知大家,閃爍銀燈克維奎嘶嘶說道:“地球的神秘組織嗎……在獲取地球知識之前,大家小心行事,切勿戀戰。就算遇到合適的原始符文師,想吞噬‘蛻鱗’,也要迅速解決。”

    大家嘶嘶,表示明白。

    “現在,分享收獲。”克維奎一擺袖子,水銀涌出編織出十臺全面屏手機,分給別人:“我解構了手機。”

    “我解構了電波通訊互聯網。”一名銀燈師伸出水銀絲,點了點大家的水銀手機:“不需要借助地球的網絡,我們之間也可以互相聯系。器械側遠勝于生物側!”

    紫歐奏嘶嘶兩聲:“是嗎?”

    只見紫歐奏的水銀忽然覆蓋全身,然后扭曲變形,數秒鐘之后,一個穿著水手服的繁櫻美少女出現了。

    美少女伸出舌頭想震,發現舌頭結構已經不支持震動了,便直接用日語說道:“我解構了地球人。”

    她伸出手,指甲變成水銀絲點向銀燈師們。

    片刻后,十一個穿著各種衣服、發色赤橙黃綠青藍紫、但都非常可愛的美少女群聚一堂。

    “若是沒有生物側,你們器械側怎么隱秘行動?”紫歐奏雙手叉腰,神氣說道:“承認自己的弱小吧,拉恩冷!”

    金色雙馬尾,身高較矮,看上去十分小只的拉恩冷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比自己高一個頭的紫歐奏,她氣得握緊雙拳,咬牙跺腳:“無路賽!”

    “靜。”

    穿著小西裝,戴著圓框眼鏡,橘色長發,看上去跟女教師似的克維奎說道:“器械側、生物側、性轉側的各位,目前以解構地球知識為主,掠奪符文‘蛻鱗’為副,請注重生命保護自己。遇到神秘組織,可以馬上通過手機求救。”

    克維奎頓了頓,轉過頭看向旁邊穿著公主裙的黑長直:“如果歌文袞還在,他的刻舟也可以幫助我們逃離……現在只能依靠你的緣木了,特愛太。”

    黑長直點點頭。

    “記住,在沉默歸宿迎接我們之前,我們還不能歸于沉默。”克維奎看向大家:“我們要知道足夠多的知識,見證足夠強的力量,接引沉默歸宿的同伴,然后……”

    “在這個世界,點燃銀燈。”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