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112章 爛膠斬
        這個號養廢了。

    這是茶修的第一反應。

    對于江戶川千夏被招攬進繁櫻的靈能者組織,茶修并不驚訝,甚至覺得這是理所當然。

    稍微想想就知道,像千夏這種喜歡利用符文能力去牟利的人,又缺乏足夠反偵察手段,被人盯上自然是遲早的事。

    幸虧茶修給千夏用了‘天魔之契鏈’,防止千夏利用符文能力進行不正當牟利,不然等待她就不是御庭眾的邀請,而是法律的嚴懲。

    但茶修萬萬沒想到,千夏接到邀請,居然不自己偷偷摸摸藏著,反而是主動告訴奈瑟社的鷹犬走狗,‘天災信使’!

    有沒有搞錯!

    你不應該是心情忐忑地加入繁櫻御庭眾,接受一番愛國道德教育,然后良心發現,覺得自己參加奈瑟社這種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的神秘結社是一種錯誤的行為,主動將奈瑟社的情報告訴御庭眾,接下來就作為御庭眾的間諜,繼續潛伏在奈瑟社,泄露奈瑟社的情報嗎?

    你怎么反手就將御庭眾賣了,甚至想要作為奈瑟社的間諜,潛伏進御庭眾?

    我們是一個虛擬的傭兵組織,跟網絡游戲里的玩家公會差不多。怎么有人為了繼續留在玩家公會,連公務員都不想當了?

    在這里,茶修其實存在一個誤區:每個國家的愛國教育都是不一樣。繁櫻自從經過上個世紀戰敗反思之后,愛國教育已經變成‘如果一個國家需要國民犧牲,那這個國家還是亡了吧’的個人愛國主義,而且繁櫻‘禮貌’‘保守’‘不添麻煩’‘武士崇拜’等社會風氣,催化加劇了普通民眾對小集體(家庭/學校/會社)的認同,缺乏對大集體的熱情。

    是誰治愈了千夏的母親?是天災信使。

    是誰規定了千夏的行為?是天災信使。

    是誰成為千夏可以無所顧忌真情流露的對象?還是tm的天災信使。

    比起陌生的御庭眾,千夏自然選擇跟天災信使站在一邊,向奈瑟社獻上忠誠!

    當然,除此以外,還有許多個人原因的影響。最重要的影響,莫過于茶修和千夏結成的三條契鏈。

    第一條和第二條契鏈,分別是讓千夏不能做壞事,每天學習兩小時。千夏雖然整天抱怨這兩條,但她心里其實并不反感——她又不是天生反社會的壞女孩,她也知道學習是好事,只是家庭和環境的原因,令她只能走上違法犯罪道路。現在有個人在解決她的困難后,強行將她扭轉到正確道路上,千夏心里其實是有點高興的。

    再加上千夏從小缺爹,‘天災信使’又長得老成,因此千夏潛意識里將‘天災信使’當成自己的……叔叔。

    而第三條契鏈,是‘天災信使’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對千夏提出任何要求。這條契鏈,更是徹底杜絕了千夏叛逆的心思——只要‘天災信使’一個命令,要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這還叛逆個鬼啊!

    投靠御庭眾有風險,那么反過來呢?

    在奈瑟社里,‘天災信使’可是千夏的官方好友,并且承諾過要給千夏最大力度的資源傾斜進行培養。最重要是,千夏已經上了這條賊船!

    三心兩意是不會有好下場,忠誠才能受到信任重用!

    千夏自小看過不少大河劇里,自然也學到武士道的忠誠——對上司的忠誠!

    想想吧,

    在御庭眾當普通小兵,要背叛‘天災信使’,有風險,還要受到良心的譴責;

    在奈瑟社當隊長的忠誠小弟,不用背叛,沒有風險,夜晚也能睡得安穩,不怕‘天災信使’突然出現在床上。

    千夏自己本身沒想那么多,但重重思維博弈早已在潛意識中完成。她的選擇并非一時沖動,而是命中注定。

    看著面前眼神里仿佛刻著‘忠義’兩字的千夏,茶修也犯難了。

    千夏進不進御庭眾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這條情報渠道徹底斷了。

    畢竟千夏肯定不會主動泄露情報,而茶修又不可能對她說:‘吶,千夏醬,你也是時候將組織的情報告訴御庭眾來換取利益了吧?’——這跟天災信使的人設不符,會崩人設的!

    得想辦法讓千夏棄暗投明……有沒有什么人可以充當這樣的媒介……

    幾乎毫無疑問的,茶修腦海里出現了一個最佳的人選。

    茶修放松下來,平靜說道:“很好,我的朋友,雖然組織里尚沒有這樣的需求,但你可以先加入御庭眾,如果獲得什么特殊情報,可以告訴我。”

    “好!”千夏說道:“對了隊長,既然我要潛伏進御庭眾,這應該算是加班吧?那是不是有經費——”

    “對。”茶修干脆利落地打斷她:“你不是說日常生活里缺少經費嗎?御庭眾的工資,應該可以滿足你的日常所需了吧?”

    千夏嘟起小嘴,非常不滿地看著茶修。雖然有黑霧遮掩,但茶修還是能清晰感覺到她的心思。

    但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不過,如果你真的缺錢……”茶修意有所指地說道:“你或許可以向御庭眾出售一些情報……”

    千夏想了想,恍然大悟:“隊長你的意思是,讓我將奈瑟社敵人的情報泄露給御庭眾,讓敵人以為御庭眾就是奈瑟社,然后等他們兩敗俱傷嗎!?”

    連栽贓嫁禍都無師自通,千夏你可以啊,簡直是天生的內奸!

    但為什么將敵我雙方搞錯了啊!?

    茶修放棄了,他不擅長拉良家少女下水,勸風塵女子從良——這種事還是交給專業人士處理吧。

    “開始任務吧。”

    今天的每日任務依然沒有飄紅,估計5分鐘內就能解決。

    「討伐作戰」

    「參與者:天災信使、訓練家」

    「符合條件,任務開始」

    ……

    意識沉進投影,茶修就感覺到雙劍在手。

    毫無猶豫,茶修給自己施放了「無光之盾」!

    五天冷卻時間已經過去,他現在又是一條好漢了!

    睜開眼睛,茶修迅速判斷自己所處環境:外面天氣雖然灰灰沉沉,但顯然是白天,墻壁上的座鐘表示現在時間為13:00。

    高度大概是3樓,貌似是一間歐式公寓,茶修和千夏身處客廳,客廳的餐具座椅散落一地亂七八糟,似乎有人在這里進行一輪生死搏斗。

    地上有清晰的污泥腳印,一路延續到大門虛掩的臥室。

    茶修靜音迅速地靠近臥室,他看見臥室旁的架子有一個水壺,便一劍刺穿水壺,迅速踢開房門,將水壺砸進去!

    水壺在空中直接崩裂,爆出無數冰塊結晶,360°濺射!

    ‘冰霜’符文!

    茶修走進去的時候,便看見一個風衣男站在房間中央,風衣男的注意力明顯被爆炸水瓶吸引住,過了0.6秒才將視線轉向茶修。

    但已經晚了!

    茶修踏前一步,雙手如鞭甩動,手肘肩膀瞬間脫臼,但手腕依然緊緊抓住雙劍,手臂憑空延長一段!

    雙流劍·爛膠斬!

    以前說過,茶修最喜歡的技擊,是他自創的雙流劍。他本來覺得雙流劍已經改無再改,但符文和投影的出現,讓他可以進一步繁衍雙流劍的可能性。

    這一招,就是借助投影不怕痛的特性,令手肘肩膀脫臼,手臂宛如橡膠甩動,從而達到延長攻擊距離的目的!

    ‘爛膠’的‘爛’,則是表明這一招會對手臂產生極大傷害,如果用的多了,手臂會真的變成爛膠,就只有茶修這種自帶治愈能力的投影劍士,才能毫無顧慮使用這招!

    風衣男雖然已經在后退,但茶修實在甩得太長了,右手劍將風衣男梟首,左手劍將風衣男腰斬!

    ‘降魔’符文觸發!

    劇烈的疼痛讓風衣男忍不住慘叫出聲,根本做不出任何應對。

    茶修事不宜遲,用‘饋贈’符文接駁回手肘肩膀,然后再次甩動手臂,對風衣男連續發動爛膠斬!

    脫臼,接駁,脫臼,接駁……

    但茶修這招自殘劍術的效果自然也是極強,長劍這一刻仿佛變成了鞭劍,伴隨著強力的彈性勢能,迅速將風衣男分尸十幾截!

    隨著最后一聲慘叫,風衣男的尸體化為飛灰塵土,只留下幾件破碎的衣物。

    “搞定了嗎?”拿著球棒的千夏伸出腦袋看了看房間的情況,“隊長,下一次讓我來嘛!這幾次任務我都好閑啊!”

    肩部手肘連連齊響,茶修接回手臂,平靜說道:“會有機會的。”

    又是一個天魔刺客。

    茶修心里有些失望,不過也沒辦法,這才是討伐作戰的日常,哪能天天都遇到野外boss呢?

    這時候,茶修才注意到房間里還有一個少女。

    少女穿著白色蓬松蛋糕裙,一頭紅發,戴著小禮帽,東亞人的臉孔,非常可愛。她正瑟瑟發抖地躲在墻角,像受驚的貓咪一樣偷偷觀察他們。當茶修看過去,她馬上轉過頭看著墻壁,仿佛在說‘我沒看你我沒看你’。

    千夏眨眨眼睛,馬上走過去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安撫道:“不用怕,壞人已經死了,你安全了。”

    少女看了看她,輕輕點頭。

    茶修說道:“這里又不是繁櫻,你說日語她聽得懂嗎?”

    “對哦……”千夏想了想,比劃道:“He……died!you……safe!We,are,good!”

    聊了一會,千夏深感自己詞匯的匱乏,下定決心要好好學習外語。不然以后出去其他國家出任務的時候,別人說話自己都聽不懂,多丟人啊。

    千夏放棄英語對話了,她看了看少女,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少女的臉龐,手感非常好,仿佛要嫩出水,甚至還泛起光澤——皮膚比她好得多!

    要是能對話的話,要問問用的是什么護膚品,這也太棒了吧!

    千夏摸了摸少女的頭,扶著少女站起來說道:“我好了,隊長我們回去吧。”

    “嗯。”

    茶修雙手垂下,看著地上的天魔刺客灰塵說道:“我快檢查天魔的尸骸了,你再等一會。”

    檢查尸骸?

    千夏有些奇怪地撓撓頭——以前有這個步驟的嗎?還是說這是隊長的新能力?撿尸體?

    千夏不知道的是,茶修心里正在默數。

    ‘……58,59,60。’

    「無光之盾」冷卻完畢!

    下一秒,茶修對自己的長劍附加「無光之盾」,然后轉身甩動手臂,對準千夏發動爛膠斬,手臂瞬間延長,無光之劍劃破長空!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