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116章 重疊(二合一)
    “……實施靈能振興戰略,要堅持黨管靈能工作,堅持靈能科技優先發展,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堅持靈科融合發展,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堅持因地制宜、循序漸進……”

    臺上的校長,也就是茶修上輩子的小弟衛小龍,正在朗讀宣講稿。雖然大部分都是車轱轆話,但至少表明了三點:

    國家會照顧靈能者,畢業找不到工作也能保證上崗,最差也能當個公務員,不過有許多業務要求——例如進行每日鍛煉;

    國家新設了許多特殊部門,工資高福利好,但需要靈能者參加面試經過集訓后,才能分派他們去相應部門;

    國家鼓勵靈能者研究自己能力,也鼓勵靈能者自主創業,甚至專門建立的‘靈能創業基金’,有意者進行申請零利息貸款。嚴禁違法犯罪,靈能者違法必定從重處罰,甚至會送往特殊監獄。

    基本都在茶修預料范圍內,一手大棒,一手蘿卜,而且照顧到各種心態不同的靈能者。

    想混吃等死等去世的,當公務員是最好的選擇,不僅不用通過省考市考,平日沒什么雜事,待遇還比一般公務員好。當然,這些人前途就沒什么指望,國家純粹是千金買馬骨,花錢養廢物,再過幾年十幾年,等靈能者人數上來,肯定就沒這么便宜的好事。

    想賺大錢當人上人,分為兩種:要錢的,自己創業去,國家借你錢支持你,現在市場正興起‘靈能’熱,靈能者創業想賠錢都難,一上市就必定財務自由;要權的,參加面試政審集訓,有機會加入政府新部門,現在明眼人都知道這個時代的主題是‘靈能’,靈能部門必定水漲船高,越早加入靈能部門就越有機會在日后身居高位。

    比起這些,宣講會里還透露出一個重要消息:

    “靈能符文不僅可以繼續進化,甚至可以衍生出新的符文。”衛小龍說道:“我校新設的靈能研究中心是國家下屬指定單位,多名專家學者參與研究,課題目標是幫助靈能者獲得更多符文。”

    “哇!”

    一直安靜玩手機走神的學生們,此時此刻也忍不住產生些許騷動。

    他們都知道自己的能力是源自腦海里的符文,但他們不知道自己還能獲得新的符文!

    自己會了火,還能再來個冰?冰火冰火冰?

    要是會幾十個符文,豈不是上天入地無所不能,衣食住行一手搞定?

    “每個符文如何衍生出新的符文,都各不一樣,但共同特點是:高效利用符文達成某些特殊目標。”衛小龍說道:“這不僅需要靈光一閃,而需要持之以恒地實驗。靈能研究中心,正是為此建立。”

    “若想加入靈能研究中心,需要配合研究中心進行各種測試,同時也會有更多補助,詳細情況可以關注這個公眾號……”

    茶修旁邊的米汐小聲問道:“你加入靈研嗎?”

    “不。”茶修輕輕搖頭。

    靈研之于茶修,相當于小學生學習小組之于高三生——他知道所有符文的成就,根本沒有加入靈研的必要,反過來他向靈研‘指導一二’還差不多。

    但茶修不想加入靈研進行隱蔽地‘指導’。

    因為那種大隱隱于朝,高人風范的隱士,茶修當不了。他從來不是‘我覺得呢你如果這樣這樣會更好’,說話婉轉潤物細聲的人,而是‘你要這么做’,說話充滿優越感的人。

    畢竟茶修真的知道所有符文情報,而且他也挺喜歡好為人師,但這就不利于隱藏了。

    ‘仙人指路’這種事讓希路達來還差不多,茶修做不了。他就像黑夜里的螢火蟲,再這么隱藏,也會因為照亮附近的傻逼而被發現。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茶修可以通過奈瑟社進行情報輸出。靈研這種現實情報渠道,風險太高,收益太小,而且說不定還會占用他本來的學習時間,不可取。

    “我也不想加入靈研。”米汐說道:“我還要忙著考獸醫執照呢……對了,國家鼓勵靈能者貸款創業,那我是不是可以向國家要錢開寵物之家?”

    茶修:“如果你的靈能對你的事業有幫助的話,或許能薅到羊毛……”

    “什么薅羊毛啊,這明明是我積極響應政策。”米汐不爽。

    旁邊的游竹笑好奇問道:“米姐你也不加入靈研嗎?米姐你的符文是什么?”

    米汐輕輕搖頭,豎起手指貼著嘴唇:“秘密。竹子你也不加入嗎?”

    游竹笑連連搖頭。

    她也沒有加入靈研的需要,畢竟奈瑟社可以提供她完整的符文成就體系,加入靈研只會分散她的精力。至于靈研那點補貼,她也不在乎。

    更何況,游竹笑現在可是有好幾個符文,萬一在靈研時不小心暴露出來,那……那也沒什么事,只是游竹笑可能會成為靈研的科研人才,她就算不愿意做,但別人很可能會求到她爸爸媽媽那里,到時候不愿意也得愿意。

    但游竹笑只想偷偷摸摸地變強,平日沒事還能看看劇玩玩游戲,才不想工作呢。

    她其實也是很害怕承擔責任和期待的那種人,像這樣跟著‘天災信使’隱姓埋名痛扁外星人,恰好符合她的英雄主義,成功了能自我滿足,失敗了也不會遭受責難。

    她將大多數情報都告訴媽媽,但唯獨將奈瑟社的事隱瞞下來——游竹笑雖然覺得自己是臥底,但她并沒有做好這樣的準備。

    或許只有當奈瑟社讓她去做一些違反她原則底線的任務時,她才能真正確定自己的立場。

    此時,校長衛小龍離開講壇,上來一名律師為大家詳解目前頒布所有關于靈能者的法律法規,以及刑法修正案的最新規定。

    茶修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不是因為累。

    而是想確認眼球是否還在。

    自從昨晚完成「討伐作戰」后,茶修就隱隱感覺眼睛有點癢,仿佛里面孕育著兩條水銀蛇。

    他知道這只是一種因為恐懼而誕生的幻覺,是意識導致的人體錯覺。但就像他沒法避免人體分泌激素導致意識發情,他也沒辦法避免意識影響人體產生恐懼。

    銀燈師紫歐奏的真理銀燈,給茶修的印象太過深刻,哪怕在他仍是奈瑟世界的‘天災信使’時,也沒遇過這么詭異怪譎的攻擊。

    “只是一天不見,你怎么心情又變壞了?”米汐小聲問道。

    上次見面是星期四的兼職,現在星期六……茶修反問道:“你又知道?”

    “你比貓還好懂,心情好壞全寫在臉上。”米汐笑道:“發生什么事了……不過我這樣問你好多遍,你都不會回答我,忒神秘。”

    “是的。”

    米汐想了想:“中午下午有空嗎?”

    讓分身諸葛武侯去學習,盡快完成嵌入式系統的課程設計,跟希路達討論紫歐奏的能力,繼續推進‘冰霜’和‘饋贈’兩個體系符文成就……茶修早就將自己的日程安排得滿滿當當,根本不會讓自己閑下來。

    但不等茶修回答,米汐就說道:“算了,你不用回答我。等下陪我去一個地方吃飯,我保證可以讓你心情好起來。”

    “沒空。”

    “我可不是在詢問你的意見哦。”

    茶修忽然感覺左手被人抓住,側頭看見米汐一臉古靈精怪的模樣。

    “我早就發現了,想約你出來,跟讓貓主動去寵物醫院差不多一個難度,必須要用點強制手段。”米汐嘻嘻笑道:“你還記得你欠我一個人情吧?寵物之家的兼職可是我介紹給你的哦。”

    茶修平靜說道:“我已經還了。”

    “不你沒有。”

    “我已經在你不知道的時候還了,你信不信也沒所謂。”

    茶修當初遇到的第一個天魔刺客‘豪哥’,目標是米汐,是茶修用分身偽裝成米汐騙走了天魔刺客并且反殺。雖然米汐不知道,但茶修認為自己已經了斷兩人的人情,反正他自己心安理得就行。

    “我信,那就反過來,我欠你一個人情。”米汐的手指扣入他的指縫,緊緊抓住不讓他甩開,一副‘我贏定了’的表情:“陪我去一個好玩的地方,就當幫我一下吧。”

    茶修問道:“憑什么?”

    米汐一臉真誠地反問道:“幫助別人還需要什么理由嗎?”

    茶修眨眨眼睛,認真思考了一會,感覺自己找不到米汐話語的邏輯破綻。

    但總覺得哪里不對……

    “你下午果然沒什么事……那就這么說定了!”米汐轉過頭看向游竹笑:“竹子你要來嗎?我們打算去一個特別有意思的地方吃飯。”

    “好啊好啊。”游竹笑聽見米汐這么強力推薦,便欣然答應,她跟米汐還挺玩得來的。

    宣講會此時也差不多結束了,校長衛小龍上臺宣布散會,大家如果還有問題可以私下進行咨詢。

    “走吧!”米汐將游竹笑和茶修都拉起來往外走,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

    “能放開我了嗎?”

    “不行,感覺一松手你就會馬上逃掉,比野貓還野。”

    “我要不要喊我的舍友……?”

    “不要,這里只有我、竹子、茶修我們三個互相認識,其他人跟過來,茶修會社交障礙的。”

    我沒有社交障礙……雖然茶修很想這么反駁,但一想到游竹笑或許將她的舍友也拉過來,他就乖乖閉嘴了——跟米汐和游竹笑交流已經要消耗他不少精力,他就不要再為接下來的活動增加難度。

    這時候游竹笑轉過頭一看,哎了一聲:“她們呢?”

    游竹笑此時才發現,她的舍友在散會之后就迅速不見了!

    白蓮花和學婊就算了,但蹭吃怪可是一直都跟她一起吃午飯的,因為可以蹭到她許多好菜——游竹笑去飯堂點菜從不點3元4元的便宜菜,起碼5元起步。

    她們走了怎么不跟我說一聲……

    游竹笑手機震了震,來了幾條微信,是蹭吃怪單獨發給她的。她看完之后,表情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茶修看了一眼袁方,袁方朝他擺了擺手:“那我回宿舍繼續睡覺了,等你回來我再跟你說說懶鳥剛才的操作——太精彩了!我都不知道他是裝傻還是真傻,反正是真的牛批,我都想記筆記了!”

    雖然不感興趣,但袁方如此盛情,茶修只好說道:“下次一定。”

    米汐催促道:“走吧走吧,我們現在過去,剛好能趕上開門!開門的第一波,特別好玩,特別爽!”

    一路上被米汐牽著去地鐵站,茶修心里也忍不住燃起些許好奇——被米汐如此強推,說是能讓人心情好起來的地方,到底會是什么店呢?

    ……

    ……

    我真傻,真的。

    “喵~”

    茶修低下頭,看見一只小奶貓在腳邊蹭來蹭去,一臉呆萌求摸摸的模樣。

    不遠處,游竹笑坐在玩具區的地面,用玩具鳥玩具玩具蜻蜓玩具老書逗貓,跟貓咪們廝混在一起,智商仿佛倒退十年。

    米汐抱著一只布偶貓坐在沙發上,一副心滿意足的模樣,還轉過頭極其自信地問茶修:“看,你在這里心情是不是好很多了?這間‘貓神咖啡屋’可是我十分推薦的貓咪咖啡館,這里的貓特別粘人,在這里待久了身心舒暢~”

    能讓米汐感覺快樂的地方,怎么可能少得了寵物呢……茶修揉揉太陽穴,懷疑自己是不是被米汐降智打擊了,怎么連這都想不到,但基礎符文都沒有‘降智’效果啊。

    “吃完飯我們就走吧。”茶修平靜說道。

    “來都來了,就放松一下嘛。”米汐笑道:“你心情沒那么壞了吧?”

    茶修愣了一下,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

    來到這種周圍都是陌生貓的地方,他還真是沒心思繼續思考銀燈師紫歐奏的事。從這個層面上來說,他心情的確是變好了。

    “算是吧,謝了。”

    “你不是很喜歡希路達嗎?我推薦一只這里的招牌橘貓,特別好擼。”米汐轉頭問道:“趙老板,抹茶呢?”

    正在柜臺里打游戲的青年頭也不回,大聲喊道:“抹茶!”

    “喵~”

    米汐循著聲音找過去,忍不住笑起來:“茶修竹子你們過來,哈哈笑死我了,這只貓怎么躲在這種地方。”

    茶修過去一看,發現有只肥橘躲在臨街玻璃與貓咖招牌的縫隙里。招牌非常貼緊玻璃,留下的縫隙頂多只有手臂寬,但橘貓居然擠到最里面去,而且還站起來貼著角落,仿佛害怕被人發現。

    看見茶修米汐這幾個‘巨人’出現,橘貓縮到更里面去,一臉‘我不想工作’的模樣。

    “怎么辦?用零食勾引它出來?”游竹笑提出一個建議。

    “不需要這么麻煩。”米汐拍了拍茶修肩膀:“茶修,輪到你出場的時候了!竹子你應該不知道,在我們寵物之家,茶修可是被人稱為貓咪德魯伊!”

    “寵物之家就只有兩個人:你和我。”茶修冷漠回應一句,蹲下來跟橘貓對視。

    他的聲音音調明明沒有變化,但聽起來卻充滿磁性,溫柔儒雅:“你是我見過最聰明的畜生,你的勇敢獲得我的認可,你已經不需要再努力了,出來吧……”

    隨著茶修一聲聲不似人話的勸誘,藏起來的橘貓慢慢放下戒心,主動走起來蹭蹭茶修的手。

    米汐看得連連嘆氣,似乎在感嘆自己為什么沒這種擼貓技術。

    他們兩個都沒發現,在茶修說話時,游竹笑的視線猛地轉移到茶修臉上。她捂住自己的嘴巴,退后兩步,不讓自己驚訝的聲音從喉嚨里跳出來。

    這個明明在表揚但看上去像是在嘲諷的平靜表情……

    這個聽上去毫無起伏但動人心魄的溫柔聲音……

    這個拙劣得像是在罵人的贊美方式……

    兩個本應聯系不到一起的人影,在游竹笑的視野里,漸漸重疊在一起。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