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網游小說 > 吾乃游戲神 >章節目錄第二百三十七章 紅屍龍之殤
    不知諸君是否有過這樣的經歷?

    在房間的角落里發現了一只蟑螂,拿起拖鞋或卷好的雜志,小心翼翼地朝著對方靠近,正打算要將這位不速之客一擊斃命的時候,對方卻突然扭過頭來,以無比靈活的動作,直接朝著你的臉撲了過來,仿佛在說‘沒想到吧,這才是我的逃跑路線’一樣。

    而當這種蟑螂的數量再翻上幾倍,迅速爬上你的身體,并朝著不知道什么地方爬去時的那種恐怖,即便將畫面放入恐怖片中都不為過。

    此時紅屍龍薩卡斯基就在經歷這樣的狀況。

    許許多多的玩家在愛德華的指揮下,放棄了用技能進行強制扣血的操作,開始試圖爬上紅屍龍的身體,把自己掛在對方身體上的同時,尋找有沒有可以作為弱點的地方。

    而薩卡斯基則就像是被蟑螂掛滿了全身的人一樣,不斷用力晃動著身體,并發出震耳欲聾的可怕咆哮。

    對于那些不敢接近戰場,只敢在邊緣處徘徊的其他教會斥候,聽到這種聲音,幾乎都以為是那些‘雜牌軍’激怒了屍龍,對方終于要認真起來消滅他們了。

    只是在玩家們聽來,薩卡斯基的這聲咆哮,更像是被蟑螂騎臉的人歇斯底里的慘叫……

    薩卡斯基作為傲慢的紅龍,生前一般人連它的身都近不了,自然也不可能碰到這種被一大群不受到龍威控制的人類爬上身體的經歷。

    這種完全超出他生前數百年經驗范圍之外的情況令它變得有些手足無措了起來。

    不僅如此,扒上了紅屍龍身體的玩家們也有了些許新的發現。

    龍類有著極為強悍的身體,即便是死了上千年,薩卡斯基身體中也只有部分軟組織徹底爛沒了,而諸如龍鱗之類的地方更是和生前沒什么兩樣。

    但實際上不知道是亡靈化的后遺癥還是其他什么原因,紅屍龍的肌肉與表皮組織也出現了腐爛的癥狀。

    正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龍鱗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從龍類表皮上長出來的,幾乎可以說是結附在了表皮和肌肉上。

    之前玩家們的技能攻擊都是從外部擊打,在大部分身體保持完整的情況下,這種來自外部的攻擊造成的傷害完全被龍鱗化解。

    不論玩家們原本使用的是什么技能,在被龍鱗阻擋下來之后,能夠攻擊到紅屍龍本體的自然只剩下了技能本身的沖擊力,然而僅剩的那點沖擊力也因為亡靈免疫大部分打擊傷害的特殊性而對紅屍龍幾乎無效。

    然而在爬上紅屍龍的身體之后,玩家們卻發現這種防御機制并非是萬能的——只要找到表皮的腐爛之處,他們完全可以徒手把那塊皮肉上面的龍鱗硬生生的扒下來!

    沒了龍鱗礙事之后,那一塊不過是巨龍腐爛的皮肉,技能攻擊完全可以深入腐爛的傷口,直接造成高額的傷害!

    要知道,玩家們之前花了一整天,對于紅屍龍造成的幾乎所有傷害,都是沒有破防的強制1點扣血!

    也就只有持有傳奇武器‘巨人腳趾’‘AWM’的喬和狗蛋能夠有效破防,造成兩位數的傷害!

    在發現了這一點之后,玩家們更是像打了雞血,拼命地尋找著可以扒下來的鱗片,然后一股腦地對爛肉輸出,就好像是要把這一整天都無法破防,反而被紅屍龍各種凌虐所積攢下來的抑郁之氣全部發泄出來一樣。

    “真的成功了……”即便是組織這次敢死隊進攻的愛德華也對于這巨大的戰果感到驚喜萬分,他原本也只是想要嘗試一下而已,并沒有對這種攻略方式抱有太大的希望:“原來這就是正確的攻略方式嗎!”

    雖然不像玩家們那樣能夠直觀地看到自己的血條,但薩卡斯基自然也能夠感受到自己體內的‘生機’正在這些凡人的攻擊下迅速流逝。

    它的龍魂之中騰起了一種憋屈的感覺……從來沒有人敢如此褻瀆巨龍!

    生前高傲的個性被它生生壓下,薩卡斯基屈辱地低下頭,使用了一個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用出來的懶驢打滾,想要將自己身上的玩家給碾死。

    這一招雖然非常不雅觀,但是傷害毋庸置疑,不少沒來得及做出反應的玩家直接被壓成了一灘肉糜,暫時緩解了薩卡斯基渾身大漢的糟糕狀況。

    “你們這些無禮的、該死的、下賤的人類!我記住你們的味道了!下一次絕對會把你們一個不留,全部殺光!”

    薩卡斯基撂下一句狠話,張開長滿了孔洞的巨龍之翼,打算暫且先撤退一下,等休養完成,徹底熟悉了自己這具身體的狀況之后,再來料理這些該死的人類。

    雖然紅屍龍的翼膜上出現了不少腐爛的孔洞,但實際上這并不影響它的飛行。

    在這個沒有牛頓的世界里,龍類中的真龍和雙足飛龍之類的亞龍不同,飛行依靠的從來都不是那對和自己的身體完全不成比例的翅膀,而是巨龍自帶的類法術能力,翅膀不過是施展這一能力的媒介而已,哪怕爛到只剩骨頭都能飛行。

    然而紅屍龍剛剛騰空而起,一聲清脆的槍聲便打斷了薩卡斯基接下去的行動,它左邊的翅膀從根部被直接打斷,巨大的身軀轟然落地,不少還掛在對方身上的玩家都被這一劇烈的震動給拋了下來!

    遠處的一棵大樹上,一槍建功的狗蛋吹了聲口哨。

    “幸虧他們提前把大個子翅膀根上的鱗片扒走了……哦哦,貢獻值直接漲了1%,原來如此,這個不是純粹按照傷害來算的嗎?”狗蛋一邊感嘆著,一邊迅速收起自己的AWM,從樹上一躍而下,準備尋找新的狙擊點。

    自從之前被夜啼魔鬼一炮轟上天之后,他就無師自通了狙擊手的一些基本操作。

    果不其然,在狗蛋離開沒多久,他剛剛待著的那棵樹就被暴怒的紅屍龍一發龍息給蒸發了。

    做完這一切,薩卡斯基心中帶著無比的不甘和憤恨,在依然掛在它身上的那些玩家‘用生活技能屠宰或解剖扒下來的龍鱗不會消失,是紫色素材!’‘搞快點搞快點!’‘瑪涅先生穿過那團爛肉掉到屍龍的胃里去了!’‘好巧哦,你也來屠龍啦?’之類的交談中,緩緩倒在了地上,胸腔中不斷跳動的龍魂之火也逐漸熄滅,消失不見……
3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