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娛樂之電視臺大亨 >章節目錄第495章:
    一個攤位里,掛著那件連體裙,走近看去,和之前看到的幾乎一摸一樣,只不過這里是低檔服裝區。

    所謂的低檔區在除了收費低一些就是印象而已,好多的時候同樣的商品價格卻有著非常大的不同。

    價格出奇的便宜,老板只開出了120元,方霞把連體裙放在手里仔細的檢查,就連楊佳慧和王姨也在幫著找毛病,可惜的是三個人從上到下也沒找出一點與眾不同的地方,方霞直挺挺的看著攤主半晌,攤主是個中年婦女,被看的有些發毛,連忙說:“誠心買,100元就拿走!”

    年紀大些的王姨接過這件連體裙仔仔細細的又檢查了一遍,沖著方霞點點頭,方霞會意,從小包里掏出一張百元鈔票遞給了攤主。

    “咱們到那邊的童裝區看看吧。”王姨說。

    “又給你小孫子買衣服了,”楊佳慧說。

    “他爹媽沒時間,我就代勞了,呵呵。”

    “他們給你報銷服裝錢嗎?”楊佳慧樂呵呵的說。

    “不要就不錯了。”王姨打著哈哈說。

    當三個人走出市場的時候,已經快到下午的一點半了,天還是那么的巨熱,太陽象充足了電,拼命的散發著熱量,平時歡快的小鳥兒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乘涼了,遠處的小樹也被照的沒了精神,垂柳懶懶的垂著枝條一動不動,龍爪槐則是將葉子微微的卷曲,以回避這毒毒的陽光,好在有園林的噴水車在作業,車上的工人手里拿著噴水槍無精打采的做著習慣性動作,偶爾的一個哈欠卻將水噴向了路邊的人,大熱的天免費過一下潑水節也是很樂于被人接受的。

    三個人望著這一切,連走出市場的勇氣都要盡失了,你看看我;我望望她,互相推諉了一會兒,才魚貫的走了出來,打著漂亮的太陽傘,走在人行道上,一輛飛馳的車從一旁掠過,帶來了瞬間的涼意,片刻過去,倒覺得更加的熱了。

    “叮咚、叮咚。”一陣短信的聲音從王姨的小包里傳出,她翻開手機看去只見上面寫著:今日拉升股份,有意請與進行聯系。

    “你怎么還有這種垃圾短信呢?王姨。”楊佳慧好奇的問。

    “哎,不知道什么時候電話被竊取了”王姨帶著苦惱的說。

    “那一會回去看看,這個票是不是有戲。”方霞淡淡的說。

    楊佳慧肯定的說:“一定是漲停,明天高開就關門。”

    心滿意足的三個女人,徑直向交易所走去。

    第17節垃圾短信

    第17節垃圾短信

    大戶室里的門窗打開著,嘩啦嘩啦的麻將聲傳出多遠,坐在東面的劉老爺子一手摸上一張牌,看了一眼,頓時呵呵的笑出聲來,他的臉上堆滿了笑容,臉上的皺紋顯得更加的多而且密,幾只花白的短胡須微微的上翹,看這表情一定是和牌了。

    張軍從樓下拎來一大暖瓶開水,給每個人都沏上了一大缸子茶水,他自己也泡上了一大缸子茶水。

    北方人喝茶不像南方人那樣用小杯慢慢的品,而是用大號的缸子泡上濃濃的茶,他們覺得這樣喝起來更加的過癮、爽口。

    老爺子見張軍辛苦就說:“一會給你賞錢哈!”

    張軍連忙搖搖手,便坐到了電腦前,一個人慢慢的研究行情。

    他懶懶的斜坐在椅子上,右手敲擊著鍵盤,認真的分析著每一根k線,他的腦子里不停的展現出書上的各種圖形,他要將每一個形態牢牢的記住,在實盤中慢慢的對號入座。

    時間過的蠻快,張軍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午一點半了,他心想:這幾個女人,頂著火辣辣的太陽去逛街,還不曬成非洲人?想到這里不由的暗自發笑,喝上半缸子熱茶不知不覺額頭浸滿了汗珠,雖然是熱茶,卻是最解渴最避暑的,他用手輕輕的擦拭了一下,兩臂伸直長長的伸了個懶腰,頓時精神了許多,他回過頭看了看幾個打著麻將的人,這幾個人完全不像真正賭博的那樣靜悄悄,而是大呼小叫、互相開著玩笑。

    老侯是個大嗓門:“老劉頭,今天手氣不錯呀!”

    劉老爺子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晃了晃腦袋,那副有點大的眼鏡被晃動的向下出溜,他用手推了推,然后翻著眼睛看著老侯說:“小侯子,什么叫生姜還是老的辣?”

    “生姜就是沒下鍋的姜唄!當然辣。”老侯說。

    老爺子的上家是王俊來,他插話說:“一會把您炒你成姜末,呵呵。”

    “我今天的手氣,皇帝來了也擋不住。”老爺子顯得非常的驕傲。

    老曹一只手拿著一張牌,眼睛卻盯著老爺子的臉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只看的老爺子有點蒙頭,只看的另外兩個人疑問加好笑,老侯碰了一下老曹問:“看什么呢?長花了?”

    王俊來看了看老曹,旋即看著老爺子滿腹的疑問說:“沒長花呀?”

    三個男人就這樣直挺挺的看著老爺子,把個六十來歲的劉老爺子看的有點飄的感覺、有點暈的感覺,他看了看幾個人,最后把目光鎖定在了老曹的身上,說:“發現黑馬了?”

    老曹也不說話,依舊是直挺挺的看著,就連一邊的張軍也看著有些不解,便走了過來,老曹拽了一下他,然后用眼神指引張軍看著老爺子。

    老爺子有點坐不住了,臉色一沉問:“你沒病吧。”

    “我就是發現點問題,不敢說。”

    “什么問題。”

    老曹用手拄著下巴,有點憂心忡忡的說“發現您老的腦袋沒以前大了。”

    大家互相看著,心中更加的疑問,老爺子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頭,用手推了推出溜下來的眼鏡,沒太明白他的意思。

    “說你的眼鏡太大了唄,這個死老曹!”楊佳慧站在門口大聲的說。

    人們這才明白話里帶話的意思,頓時滿屋的大笑。

    正在喝水的張軍一口沒忍住,便噴了出來。

    哈哈哈……

    方霞用傘把輕輕的敲了老曹一下,笑嘻嘻的說:“沒發現你這么有才呀。”

    “這是炒股人特有的靈感。”老曹打著哈哈說。

    “拉到吧,那是老劉不和小孩見識!”王姨說完用鼻子“哼”了一聲。

    劉老爺子見有人替自己說話,便感激的看了一眼王姨,然后說:“這幾個小年輕的,特討厭,呵呵!”

    麻將桌撤了下去,人們都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看著自己手中的個股,現在的行情簡直不可思議,指數還在平穩的上升,只要你去持有就有獲利的機會,行情好的時候幾乎都在賺錢,現在就是那樣的行情,就如同現在的天、現在的陽光。

    王俊來對著方霞說:“你們真能逛街呀,就不怕這太陽把你們曬成黑人?”

    “這才顯得我們有誠意逛街。”

    “誰像你們就知道麻將!”方霞繼續說著。

    “呵呵。”

    “王姨。”楊佳慧喊了一聲。

    “某某股份。”王姨早就明白她
3d综合走势图